多年來我一直以為自己是無病呻吟界的第一把交椅,但嫁給大白之後,才發現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與這隻誤闖叢林楚楚可憐日本小白兔相比,我根本就是頭驍勇善戰莊敬自強的台灣山豬。

光是生病該怎麼處理,我們兩夫妻的觀念就有天壤之別。我重視平日的運動保健、飲食調養,不喜歡依賴藥物,感冒只要病情不嚴重,就在家多喝水多休息補充維他命,讓身體自然療癒。大白則是完全忽視平日飲食保健,不吃青菜水果維他命,對身體發出的警訊也視而不見(例如肚子上由肥油打造的游泳圈)。

基於某種眭澔平才會懂的神秘理由,這麼一個不注重保養的人,腦中卻內建了一個叫做「感冒絶對要在第一時間看醫生吃藥打針」的程式。只要打個噴嚏流點鼻涕,大白就非要在打完第三個噴嚏以前,衝到最近的大醫院去掛號不可。醫生若認為病情不嚴重,沒必要下抗生素之類的猛藥,他還會惱羞成怒,堅持自己明明病得很重,嫌棄醫生不夠專業。

這種狀況在婚前交往時還不明顯,但婚後大白的「恐病症」愈來愈誇張,已經讓我有錯覺是不是活在日本綜藝節目《恐怖的家庭醫學》中。

這兩天適逢大白與天皇八字不合,選在天皇誕辰玉體微恙,正好容我羅列罪狀說分明:

情境一:大白昨夜開始輕微嘔吐腹瀉,竟然立刻要我打119叫救護車。

↑  119!救護車!那不是老人家心臟病發或中風、黑道在槍戰中負傷、丈夫那話兒被妒婦剪下來,才會使用到的珍貴醫療資源嗎?我這輩子只坐過一次救護車,那次是陪我在颱風天從樹上跌下來摔傷背、動彈不得的天才老爹掛急診。

情境二:拉完肚子後,大白極度慌亂緊張,整晚瘋狂碎碎唸,說萬一得了influenza 流感就完蛋了,很嚴重很恐怖會死掉,只差沒有開始寫遺書。

↑  日本人聞流感色變,不知道是他們的病毒特別恐怖、國民抵抗力特別弱、或是對flu的定義與我們不同。我不懂,不就是比較嚴重的感冒嗎?

情境三:因為他鬼叫不停,而我拼命壓抑情緒,和顏悅色餵水遞藥,一夜無眠頭暈腦脹,早上起床表情很「冷靜」。大白見狀,立刻嘟嘴生悶氣:「妳是不是不愛我了,以前我生病妳都會很緊張,可是現在變得好冷漠......」

↑  有精力鬼叫哭鬧的人怎麼可能病得多重,而且我明明前兩天才重感冒痊癒,前一個禮拜每晚都咳到不能睡,騙你祖媽沒生過重病喔?但當然,我刀子嘴豆腐心,對病人說話沒這麼歹毒,只跟他說:「我很愛你啊,只是昨天沒睡頭有點暈......」

情境四:今天適逢日本天皇誕辰,國定假日不上班,醫院也沒有門診,但大白一早就堅持要坐計程車去掛急診。

↑  或許是我家孩子都「照豬養」,可是我真的覺得,不過就是輕微的嘔吐和腹瀉,又不是狂拉二十四小時成人乾,而且馬上就要聖誕新年假期,有的是時間休養,真的有必要搞到上急診室嗎?在家休息觀察一天會死嗎?不過我還是乖乖攙扶老佛爺上計程車,以免到時候他病得更重,第一個怪罪的是草民我。

情境五:到了急診室,護士先發一隻電子體溫計給他量體溫,大白量完溫度後露出「天國近了」的招牌悲悽表情,驚呼「我發高燒了!」害人妻的小心臟狠狠抽了一下。結果定神一看溫度計,猜猜看幾度?

↑  37.6度!拎涼咧,大哥你真的很好意思說「發高燒」這三個字。我從沒想過會在急診室外的走廊,把自己的大腿掐到快流血,不是因為痛失親友,而是要忍著不用台語罵髒話。

情境六:繼昨晚打119叫救護車的荒謬提議被我否決後,大白還異想天開,提議要請大白媽來住我們家,照顧他直到病好。

↑  聽完這句我終於崩潰。這位先生你還沒斷奶嗎?老婆二十四小時貼身服侍嫌不夠,還要耳順之年的娘親拖著一把老骨頭搭兩小時車來當你的僕人?別忘了我們家是迷你小套房,你媽要睡哪?當下我真的很想化身馬景濤抓住大白的肩膀用力搖晃:「我不信!我不信!為什麼你會變這樣?」這傢伙婚前雖然有點難搞,但起碼還滿愛裝酷的,婚後怎麼會退化成一個愛哭鬧的嬰兒?

不,嬰兒還比較好搞,因為至少他們不會說話,不會堅持要媽媽打119叫救護車。

※本日家庭作業:抄寫《愛的真諦》歌詞(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和淨口業真言(嗡 修利修利 摩訶修利 修修利 娑婆訶)各一百遍

【酪梨壽司碎碎唸】

我知道寫出來一定會有人來罵我沒有善盡妻子職責、不夠溫柔體諒、早該厲行鐵血教育、把大白寵壞自作自受,或是「生病上醫院本來就沒錯」之類的,不過我管不了這麼多,要罵要唸要勸要糾正都隨便,再不寫我會爆炸,只要靠夭完就得到心靈救贖了,呼。

今天去的是家中型醫院,但天皇誕辰全國放假,急診室一點也不急,整間醫院有上班的工作人員只剩四枚:護士x1、值班醫師x1、藥劑師x1、還有兼當掛號窗口的慢吞吞警衛阿北x1。在等大白吊點滴的兩小時內,我讀格雷安‧葛林的《喜劇演員》打發時間,真真切切覺得人生是一場黑色喜劇。

醫生檢查的結果,大白得的不是流感,而是某種(我聽不懂名字的)腸胃型病毒感染,得病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因為大白沒事愛咬自己的手指,病從口入(我可以說活該嗎?因為每次提醒大白不要把手指放進嘴裡,他都會嫌我煩)。醫生幫大白打了點滴開了藥,就把我家的Attention Seeker +東亞病夫(還是東北亞?)打發回家睡覺了。

【廣告贊助:Google Adsense】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3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