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發表於《數位時代》2008年12月號「部落格地球村」專欄

東京人沒有虔誠的宗教信仰,但這個城市隱約流動著某種催眠魔力。每當見到電車一整排國中小學生聚精會神玩掌上型電玩、街上穿著突顯O型腿缺陷的緊身內搭褲的年輕女性、Krispy Kreme門口排隊買甜甜圈的超級長龍,我總忍不住想起格林童話裡,隨著彩衣吹笛人神秘樂聲撲通跳下水的老鼠群。

近幾個月,讓東京人奮勇向前衝的笛聲,不是NDSL、內搭褲或甜甜圈,而是再平凡也不過的廉價水果:香蕉。

這回吹響催眠笛聲的是東京男子渡辺仁,他將自己吃香蕉減肥的經驗貼上網分享,並蒐集成功案例,集結成《早晨香蕉減肥法》(朝バナナダイエット)一書,主張「早餐吃香蕉配白開水,午餐、晚餐照常吃就會瘦」。因為標榜「不用克制食慾」、「便宜」、「簡單」,香蕉減肥法立刻擄獲日本胖哥胖妹的心。《早晨香蕉減肥法》(台灣譯本為《神奇!巴娜娜 香蕉早餐減肥法》)去年春天出版後,暢銷數十萬冊,但香蕉銷售量爆炸性成長卻是在今年九月十九日,日本TBS電視台的特別節目中,請到以重量級身材聞名的歌手森公美子現身說法,如何以早餐香蕉減肥法減重七公斤;不久之後,女明星深田恭子也傳出靠香蕉減肥法甩掉十二公斤。

在書籍、網路、電視節目的加持下,九月底,東京開始瘋狂流行早餐香蕉減肥法,超市裡出現民眾搶購香蕉,導致香蕉供不應求,新聞報導中甚至將買不到香蕉而悲鳴的人稱作「香蕉難民」(バナナ難民)。

乍見這個新詞彙,我啞然失笑,心想日本人果真擅長炒作話題,哪有這麼誇張?但接下來幾個禮拜,新聞節目主持人隨時將香蕉減肥法掛在嘴邊;超市水果區貼了小海報,強調早餐吃香蕉可保身材窈窕;商店裡販售設計精美的單根香蕉保存盒,讓上班族和學生將香蕉放在手提包裡而不壓壞香蕉或弄髒其他隨身物品。在全民愛香蕉的洗腦氛圍下,原本在日本不常買香蕉的我,偶爾也會像被催眠般伸手拿一串結帳,偷偷觀察前後左右的顧客,購物籃裡也幾乎都有串蕉。

有幾天超市去晚了,只見香蕉區空空如也,剩下一兩條起黑斑的劣質品,我竟心有不甘,黯然神傷。莫非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早起的主婦才有香蕉買?

說來諷刺,在台灣常因「蕉賤傷農」上新聞的香蕉,在日本搖身一變為女明星減肥聖品,而我這個不信邪的鐵齒台妹,也不自覺跟著笛聲噗通一聲跳下水,淪落為一個月前我嗤之以鼻的東京「香蕉難民」。

上網一查,才知道日本人的「香蕉情意結」已有時日,香蕉自二○○四年起取代柑橘成為日本消費最多的水果,每年消費量約一百萬噸,其中多數仰賴進口。日人迷戀香蕉成痴,也難怪東京最暢銷的限定名產,會是主原料來自國外的「東京香蕉」(東京ばな奈)。

不知是進貨量變大,還是香蕉減肥熱潮逐漸消退,十一月底再逛超市,意外發現打烊前仍有成堆存貨。香蕉依然受歡迎,但現在不用搶破頭也買得到,主婦選購香蕉的表情不再殺氣騰騰。畢竟能夠天天吃香蕉當早餐而不嫌膩的人,應該還是少數吧。

笛聲稍歇,老鼠群也如夢初醒,停下腳步。我大口咬下剛買的香蕉,慶祝自己脫離難民身份。下一個讓東京老鼠瘋狂跳下水的,會是什麼呢?

【酪梨壽司碎碎唸】

重讀本文,讓我想起多年前第一次來日本自助旅行,在機場買了一盒「東京香蕉」(東京ばな奈,如上圖)當伴手禮,一方面為柔軟甜美的奶油香蕉內餡讚嘆,另一方面疑惑為什麼東京名產會是香蕉、又為什麼這種絕妙甜點不是來自號稱香蕉王國的台灣?

這篇專欄交稿時是十一月底,現在已是十二月中,香蕉熱退燒的狀況更明顯,逛了我家附近的幾家超市,香蕉陳列區空間比十月、十一月小,進貨量也少很多。常聽人說「家庭主婦容易和社會脫節」,但依我自己當上班族和家庭主婦時的經驗比較,每天逛超市的家庭主婦,反而更能在第一線掌握社會脈動,感受最細微的變化。

提到水果,順便靠夭一下,大白願意賞臉的水果只有草莓、水蜜桃、葡萄、芒果﹝←喔,還有哈密瓜,死孩子都給我挑貴的吃!﹞,其餘管他是香蕉水梨蘋果柑橘奇異果番茄柿子都一律不碰,青菜也要硬塞給他才會吃。壽司家的小孩從小就不挑食,很難想像怎麼會有這麼頑劣的孩子。

我常擔心這傢伙會不會缺乏纖維質或維生素而生病,但可能是日本人和台灣人基因不同,不愛吃青菜水果的他至今還是活蹦亂跳,也沒有便秘問題(但他肚子很大,我擔心他是心血管疾病高危險群)。大白還大言不慚:「妳搬來日本前,我根本就不吃青菜水果的啊,還不是活得很好。現在已經吃很多了!」(←你是屬獅子的喔?)

請問哪位馴獸師有成功教會家中公獅吃蔬菜水果的經驗?拜託分享一下吧。

【廣告:來自台灣的好衣服 - Lativ生活著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