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發表於《數位時代》2008年8月號「部落格地球村」專欄

日本入口網站goo有個排行榜專區,不時公佈題目創意十足、答案令人發噱、參考價值卻頗高的網路民調。近來最吸引我目光的排行榜,題目是「假日最不想被同事撞見的場合是什麼?」

民調結果,日本人假日最怕被同事撞見的場合,排行榜前十五名是: 
﹝後面有顏色的字是酪梨壽司靜思語,藍色是不在乎的,紅色是會介意的﹞

1.    在折扣季購物時                              ←以前常跟同事約著一起去瞎拼
2.    素顏沒化妝                                        ←上班時會化妝,但假日每天都素顏,沒在怕的
3.    在澡堂或溫泉                                    ←身材不好,裸體會害羞
4.    和戀人吵架                                        ←吵完架我還會打電話給要好的同事哭訴
5.    和戀人牽手                                        ←只要不是打野砲時被發現就不怕6.    參加怪異的聚會(例如御宅族網聚)←暫時想不起來我參加過什麼怪異聚會
7.    去便當店買白飯回家吃                     ←又不是偷包ㄆㄨㄣ回家吃,日本人在害羞個什麼勁啊
8.    一個人去唱卡啦OK或吃燒肉            ←我有「一個人進餐廳用餐恐懼症」,所以不會發生
9.    旅行途中                                           ←如果參加的是買春團可能會有點不好意思
10. 參加聯誼時                                        ←聯誼是學生時代的回憶,就算想也沒人要跟女記者聯誼
11. 和家人在一起時                                 ←他不禿,他是我爸爸
12. 邊走邊吃                                            ←日本人大概不習慣逛夜市吧
13. 著日常便服時                                     ←除非我的日常便服是比基尼
14. 在演唱會情緒超嗨時                           ←就算是台客天團演唱會,同事也有去,我就沒啥好害臊
15. 做按摩或美容時                                  ←你看你的時報週刊,我看我的壹週刊,沒影響吧

稍加歸納分析,會發現不外乎是些會暴露個人感情生活、嗜好或習慣的小事,也就是說,日本人不願被同事發現辦公室以外的那一面。 ﹝而我這個厚臉皮的死胖子竟然只有裸體那一面怕被看見!﹞

折扣季如戰場,在戰場巧遇同事,不僅個人品味可能會被評斷,萬一和對方看上同一件衣服,要讓還是不讓?與戀人相處時被同事撞見好害羞,但一個人默默去買白飯、唱卡啦OK、吃燒肉,也可能會被貼上「啊,原來他過著沒朋友沒情人的寂寞生活」的標籤,難堪至極。日本人重隱私、在乎外人眼光的民族性,可從民調中窺見一斑。

我家的日本男人,好幾次和我在東京住家附近牽手散步,遠遠見到同事,都趁對方還沒發現時繞路閃人,我不解:「那位同事是你的死對頭嗎?」他搖搖頭說不是,交情普通。既然如此,何不打個招呼寒暄一下?他也懶得解釋。害我一度懷疑自己是沒有名份的小老婆,正室另有他人,要不就是嫁給一個孤僻的怪宅男。

不久後某次聚會,將大白閃避同事的怪異行徑向幾位日本友人抱怨,得到的答案卻異口同聲:「這很正常,要是我也會閃,迫不得已再點頭微笑致意,儘快逃離現場。」藤原桑說,他週末假日後幾乎從不跟同事聯絡,手機關機,甚至還會將公司提供的免費員工旅遊,視為與上班同等級的苦差事,理由是「看到同事就想到工作。我每天已經工作超過十四小時了,為何假日還要糾纏不清?」當我提到在台灣,辦公室裡的同事經常辦美食團購、標會、週末假日約著逛街喝下午茶或出國旅遊,日本朋友都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嘖嘖稱奇。

拿民調結果與台灣朋友討論,反應也很耐人尋味。多數台灣人都認為日本人太龜毛,除了「和戀人吵架」、「參加怪異的聚會」、「參加聯誼」之外,榜上多數狀況根本無關痛癢。台灣人不想被同事撞見的場合則是「在賓館撞見老闆跟同事婚外情」、「和另一名女友約會」、「被發現晚上在酒店兼職」,要不就是穿得極度邋遢出門倒垃圾或買早餐──但若同事也一樣邋遢,就沒什麼好害羞。

想來也挺妙,日本人假日不願見同事,而讓台灣人膽寒又無從閃避的,往往是多管閒事的長輩親友。同事只需微笑寒暄幾句就能說掰掰,三姑六婆卻會趁機做一次戶口普查,從「在哪高就?」「薪水幾何?」問到「何時結婚?」「要生幾個?」自己人比外人還可怕,也算世界奇觀了吧。

【酪梨壽司碎碎唸】

這個日本趣味民調讓我回想起自己遇過最糗的場景,是多年前還在跑新聞時,某日在自家附近採訪,結束工作後立刻回家換上夾腳拖鞋、破T恤鬆緊運動褲的超級干物女裝扮出門倒垃圾。不巧被半小時前相談甚歡的外資分析師撞見,西裝筆挺的對方張大了嘴,一臉不可置信,心中的對白想必是:妳是去電話亭裡變身了嗎?剛才那個人模人樣的女記者,就是眼前這個蓬頭垢面的邋遢女嗎?雖然不是同事,卻是經常得見面的受訪對象。當時,真糗。

【廣告:來自台灣的好衣服 - Lativ生活著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