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六本木某吉野家裡愛吃牛丼的黑人大哥


雖然這麼說很不守婦道也不太政治正確,但我偶爾會想,這輩子沒嘗試跟黑人交往過,實在有點遺憾。

基於某種科學無法解釋的神秘原因,黑人對我情有獨鍾,而且真愛跨越國界、無關職業,管他非裔美人、非裔英人、還是純正的非洲黑人,全都愛我;建築工、大樓管理員、計程車司機、華爾街的投資銀行家,只要擁有巧克力膚色,十有八九都會對我吹口哨行注目禮。

在紐約留學時,第一次被陌生人在火車裡出手相助,就是名黑先生;隔壁班的黑人同學,會在財務考試前十分鐘,耐心指導我財務計算機的使用方法;在老美派對裡落單,總有彬彬有禮的黑帥哥特意過來陪我聊天,眼裡堆滿溫柔,耐心聽我不夠輪轉的英文;朋友的黑人男友會私下傳簡訊邀我喝咖啡,同班的辛巴威已婚銀行少東,還曾多次欽點我當他的紅粉知己,若非我都堅定拒絕,說不定就此成了「黃」顏禍水。

被捧在手掌心上的飄飄然,曾讓我一度考慮移民非洲,或去美國黑人最多的密西西比州找工作,嫁給一個黑人,生一堆黑寶寶。在黑人的世界裡,我不用減肥、不用美白就是個渾然天成的正妹,老公在他的朋友前一定很有面子。就算選擇單身,在職場和生活上應該也三千寵愛在一身。

不好意思問黑人為何如此偏愛長相身材都不算突出的我,但據猜測,可能是因為:
第一,我是黑直長髮的東方女生,具異國風情,
第二,我是個大屁股,渾身肉呼呼,符合多數黑人肉感=性感的審美觀,
第三,我膚色健康,打扮走運動休閒風且面帶微笑,看似平易近人的陽光女孩。

我從未跟黑人約過會,但婚前也不排斥找一個巧克力情人。身邊的亞洲男性好友知道我受黑人歡迎,很愛拿這個話題開玩笑,警告我「一試黑人,一世黑人」。(Once you go black, you never go back.) 這句曖昧的俚語,其實是美國白人發明的,意指女性只要試過黑人的床上功夫,就再也不會想回到白人身邊。

亞洲男性的黑人情結,應該比白人更複雜吧?從青少年時期就在A片裡見識過黑人男優的驍勇善戰,長大後還是覺得短人家一截,看黑人的眼光混合著歧視、羨慕、自卑和嫉妒。我有幾個男性友人,只要看到街上有黃皮膚女性柔情似水的擁著黑人男伴,必撇嘴淫笑:「這個女的一定是哈人家的大屌,真是個賤貨。」

我也跟著笑。笑的不是那個女生,而是我的男性友人。

唉,屌小的事放在心裡反省就好,何必說出來讓人家笑話?就算人家真是哈大屌又怎樣,有人可以說「我愛妳,因為妳的眼睛水汪汪會說話」,那當然也可以「我愛你,因為你的老二雄赳赳氣昂昂」,眼睛、陽具都是人體器官,怎麼前者就是浪漫,後者就是下流?

很可惜,我已經來不及go black,還背道而馳,嫁給一個冰肌玉骨膚賽雪的老公大白,永遠沒機會體驗當巧克力王國公主的滋味。

天無絕人之路,我和番的目的地是日本東京。全世界對黑人最友善的亞洲國家,大概非日本莫屬,日本的黑人又大量集中在東京。六本木鬧區,一入夜就有無數穿西裝的黑人在街頭站崗,多數來自非洲,附近酒店雇他們來拉客人進店消費。至於酒店為什麼特別愛用黑人攬客,我不清楚。或許是因為他們工資便宜、能操英文、醒目的膚色也有廣告作用?

黑人男性在日本妹間「吃得開」的程度,我也時有耳聞,但一直只停留在傳說而已。直到前天陪來東京自助旅行的台灣友人至六本木丘喝下午茶,她一見面就哇啦哇啦報告,說她方才親眼目擊黑人在街頭對路過的漂亮日本美眉大讚「卡哇伊!卡哇伊!」,不過攀談兩三句,美眉就媚眼含笑跟著黑人走了。被搭訕的女性看上去只是普通路人,並非酒店小姐或援交少女。日本AV裡才有的橋段,竟然活生生在街頭上演,讓我的鄉巴佬女友好生吃驚。

喝完咖啡聊完是非後,我辭別友人,從六本木丘走回麻布十番。一路上人妻胡思亂想,東京的黑人男,在搭訕把妹界,是不是跟台北夜店裡的ABC男一樣,擁有阿宅無法參透的神奇魔力?

>>繼續閱讀〈Once You Go Black(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wyuni 的頭像
cwyuni

酪梨壽司的日記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