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完〈早知道小姐〉後,我對自己心海羅盤的形象有點膩,暗自下定決心,短期內絕不再雞婆cosplay酪梨上人,讓壽司的信箱暫時閉關休息一陣子。接下來的一個月,我也真硬起心腸,很禮貌的請那些拿私人感情困擾或職涯兩難來請教的讀者,遵循部落格終極發問指南,回家自己孤狗、博杯或丟銅板決定向左走還是向右走。

我的想法是,每個人都要對自己的人生負責,不該將自己的爛攤子丟給別人收拾。本人既然當初開宗明義形容自己是個「有隱性憂鬱症的諧星」,就該盡情享受靠夭或搞笑人生,更何況我如此怕麻煩又沒耐心,若被定型成勵志明燈,勢必一步錯步步錯,永世不得安寧。

人真的不可以鐵齒,就當我以為終於擺脫網海冤魂,就收到一封長信。不同的是,這封信不是問該不該換男友或換工作,也絕非丟個十元銅板就能決定的簡單問題。

讀完這封信,我眼眶紅紅,無力感湧上心頭。非常遺憾的是,我對這方面的資訊一無所知,完全不清楚台灣社會中還有哪些政府或公益資源可以協助女主角蘇,只好將信件貼上來,看三個臭皮匠是否真能夠抵過一個諸葛亮。若部落格讀者中有人曾經歷過類似情況、或認識相關專業人士,希望你們能給蘇適當的建議、鼓勵或撫慰。親愛的蘇,如果妳看到這篇文章,代表妳的心聲我聽到了,即使沒有類似經驗,也可以想像妳現在有多無助。或許我無法直接幫上忙,但會衷心為妳加油打氣、替妳們一家人祈福、祝妳父親早日康復。妳是個勇敢又孝順的女兒,希望網友們的留言,能給妳更多面對困難的力量。

我只有一點小小小小的請求:叫我壽司就好。小女子今年剛滿三十歲,擔不起「夫人」這麼成熟的稱號啦。

以下是蘇的來信,如果你嫌煩,可以不要按「繼續閱讀」,但酸溜溜或教訓人的風涼話就省省吧。大家將心比心,好嗎?

※ ※ ※

親愛的壽司夫人:

以前我總偷偷嘲笑那些寫信給你的人。我年齡二十九歲,還沒滿三十,比你小一點點。你知道薇薇夫人嗎?以前有一個薇薇夫人信箱,寫信的人第一句話一定是:親愛的薇薇夫人........年輕的我以前也偷偷嘲笑那些人的煩惱如此微不足道,如此簡單可以做決定。我認為會煩惱的人是沒能力的人,誰叫他沒能力所以他才會煩惱,我以後一定不會成為沒能力的人,我不會有這種無力感的煩惱。但是現在我真的很傷心難過,我真的沒能力解決這種無奈。

事情是這樣的,我爸爸七十歲了,兩個禮拜前他還能爬上爬下四層樓的樓梯,我家住四樓。大約兩個禮拜前,他被我親哥哥拿椅子砸頭,椅子的鐵腳都彎了,他拿手去擋頭,他的手都淤青了。他被打以後躺上床,一躺就沒辦法動,送去醫院,沒多久情況惡化轉加護病房,醫生開出病危通知, 最後他脫離險境,卻癱瘓了,醫生照腦圖,又說腦沒問題。

我哥哥精神有問題,酗酒、打爸媽,有輕度身心障礙卡,沒有盡扶養義務,反而一直靠我爸媽養他,養十年了。我媽六十一歲了,我一個月大概只賺兩萬五,沒辦法支付安養費用,光安養院一個月就要兩萬五,我跟我爸媽在台北租屋,每個月也要支付房租一萬四千五。我爸爸現在雖然不能動了,連翻身都不行,可是他卻還會跟我們開玩笑,會笑。他最有幽默感了,是一個非常好的爸爸。他現在時而清醒時而糊塗,可能被打到頭,醫生說他有腦震盪的跡象。

爸爸今天去安養院了。我爸有中度身心障礙卡,一隻眼睛看不到,所以我們可以申請安養院的補助,還不知道補助多少,從五千到兩萬的補助範圍。我現在真的要偷笑還好我爸有中度殘障,要不然我們怎麼應付安養院的費用呢?可是,我最難過、覺得我最不孝的地方是,我爸的情況並不是植物人,也不是癌症之類無救的情況。他癱瘓了,可是他的意識疑似很清楚,也許就向台中市長夫人邵曉玲一樣,假以時日,良好的照顧復健,家人的陪伴,就可以復原到以前一樣,可是我卻逼不得已要把他送進安養院。今天他還會笑會開玩笑,他在安養院誰會陪他說話?

我是在把我爸爸送進安養院等死,一想到這,我就傷心,慢慢的他就越來越呆,變成活死人。在安養院,她們把他放的樓層是跟癌症跟植物人放在一起的,同一個樓層區域,沒有良好的復健,他膝蓋只會慢慢鈣化下去。我難過我沒有錢可以支付家中看護的費用,退而求其次,我想把我爸送台北的安養院,這樣才可以兩三天去看他一次,不用桃園台北兩地跑。可是社會局規定戶籍在桃園,就只能申請桃園安養院的殘障拖育補助,要送台北就沒有補助,又是卡在沒錢這個難關。

再來,我想申請社會局的低收入戶,申請成功的話,就可以送全省的安養院﹝包含台北﹞,可以完全公費安養,不用付錢。可是申請也有問題出現,我們家四口人,照社會救助法規定,我們家有三口人要算在有工作能力的人口內,所以這樣低收入戶的申請就不會過關。可是最近社會救助法改了,前一陣子才剛三讀通過且施行了,新的內容是,比如我哥,他雖然有工作能力,可是因其他特殊情形沒盡扶養義務,經社工里長幹部訪查,評估認為可不算入工作能力人口, 這樣的話我們家的低收入戶就會過,我也才能常常去安養院看我爸爸,也才能不用負擔安養院的部分的費用。我已經去中壢市公所社會課申請低收入戶了,現在在等社工去訪視評估,等待結果出來,一切都是未知數。 

我其實最希望我媽把登記在她名下的房子賣掉,房子現在我哥在住,我爸我媽跟我三口在台北租屋,賣掉以後可以有大概一百二十萬吧。用這一百多萬拿來照顧我爸的餘生,可是我媽一定會拖,會不肯。我爸現在已經住安養院了,時間一拖下去,他的身體情況一定隨時間越變越糟, 最最最難過的是我必須把我爸送進安養院等死,他明明還有救阿!

很抱歉寫了這麼多、這麼繁雜,如果你看到最後,很謝謝你看到最後。你是否有資源可以幫我解決難題呢?很抱歉讓我的問題打擾你,聽我說就很夠了,也許能幫到我就更好了。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