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後,幾乎不再穿高跟鞋。

還是從台灣空運來不少雙舊鞋,每次也返鄉偶會心癢買一兩雙打折品,但穿不到兩次就全封印在鞋盒裡。

一年半前曾經寫過篇強辯的〈歸國學人〉,將邋遢硬是怪罪於美國人沒品味,現在來到時尚之都東京,每天被光鮮亮麗的名牌拜金女包圍,還有什麼藉口?

奇怪的是,日本女性不論去哪都全副武裝精心妝點,家庭主婦上超市也不例外,我卻絲毫沒有受正妹磁場影響。給自己找了很多藉口,例如不用上班沒人品頭論足,生活舒適就好,高跟鞋傷脊椎和腳趾,穿球鞋走得更快更遠,但真正的轉捩點,應該是丈夫的縱容。只要我抱怨腳痛走不動,大白就說:「幹嘛這麼麻煩,穿球鞋吧!」

以前總是很瞧不起那些不再為悅己者容的黃臉婆,沒想到自己一嫁人,成了個比任何人都黃臉的醜婦,採購清單上計畫要敗的鞋子,從尖頭三吋高跟鞋變成平底圓頭鞋和球鞋。為了搭配球鞋,新添的衣物都是T恤休閒褲,哪天被老公嫌棄也不算太意外。
並不是因為審美觀真的變了,我還是很愛看時尚雜誌上的美女穿美鞋,只是不願再順應主流價值折磨自己。穿球鞋是條不歸路,幾個月不受高跟鞋折磨,腳皮也嫩了,那天臨時有聚會想穿,走不到五分鐘就磨破皮起水泡,轉身痛得齜牙咧嘴,人前還得強顏歡笑。漂亮的高跟鞋盒成了潘朵拉的盒子,只要忍不住開啟就會遭到厄運,惡性循環幾次後就學乖了。

另一個理由,大概因為我在東京仍以「觀光客模式」呼吸,聽不懂日人的冷嘲熱諷、閒言閒語,臉皮自然就厚。觀光客隨身攜帶相機已經夠辛苦,若穿高跟鞋勢必無法盡情享受異國風情,美食特產失去滋味,名勝古蹟不再扣人心弦,都是因為高跟鞋每十分鐘就提醒我一次「該回家了」。

突然有感而發,是因為今天是日本新年除夕夜,下午要回婆家過年,竟然還在猶豫要穿什麼鞋。那幾雙球鞋和平底鞋經每天趴趴走反覆折騰,早已磨損不堪,不登大雅之堂,要買新的來不及。沒有選擇,得挑雙櫃子裡的高跟鞋出門。東京很大,婆家雖然也在東京都,卻要轉車兩次,走路加搭車一個多小時才會到,若新年返鄉人潮擠滿電車沒座位,就得讓高跟鞋折磨腳丫子一個多小時,光想就痛得發抖。多帶雙換穿的球鞋也要忍受老公白眼,因為要帶的年節禮品和過夜用的換洗衣物已經夠多啦。

最後要感慨的是,當其他人都在寫正經、感性或勵志的新年新希望,我卻淨在這兒煩惱些吹暖氣頭會暈、穿高跟鞋腳會痛之類的雞毛蒜皮瑣事,主婦的世界果然目光如豆。

【酪梨壽司歲末年終碎碎唸】

轉眼已是2007年的最後一天。回顧今年,我從上班族變成自由業米蟲、從台妹變成日本人妻、從宅女變成觀光客,至今都還在習慣自己的嶄新身份。

2007年,我終於嚐到傳說中「面對巨大幸福時的膽怯」(註1)。幸福的是,多了一個人陪伴,起床刷牙也有微笑的理由;膽怯的是,這樣的幸福有很大部份由另一獨立個體決定,萬一某天這個人有了萬一,我是否還有能力重拾以往的獨身快樂?總是擔心丈夫工作過勞、睡眠不足、不吃蔬菜只吃肉,好不容易才擺脫的「萬一先生」,在嫁作人婦後竟又回來糾纏,真是始料未及。

2007年,我學到結婚不見得是愛情故事的墳墓,柴米油鹽生活無聊還是有趣,全靠自己決定。我也學到「王子和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只會出現在童話故事的結局裡,現實生活中的已婚婦女根本不是所謂「勝犬」,經常要壓抑謀殺親夫的衝動,才能當那個「偉大男人背後的女人」。難怪日本人用勝敗犬比喻,因為不管結不結婚,上不上班,女人都累得跟狗一樣啊!XD

註1:「人在面臨巨大幸福時,會突然變的膽怯,抓住幸福其實比忍耐痛苦更需要勇氣」。我沒有看過電影《下妻物語》,對朋友傳給我的這句對白卻印象深刻。

  
 
  

【圖說】

1. 蜘蛛有八隻腳卻不用穿鞋,真不公平。圖為六本木Hills地標,十公尺高的巨型蜘蛛MAMAN。
2. 日本新年祈福用的「鏡餅」,下面兩個白色圓圓的是日式年糕﹝麻糬﹞,過完年可以煮來或烤來吃。 要看更多日本新年照片,可以到我的東京新年相簿逛逛。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