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進G公司時,被迫參加某個迎新分組遊戲,規則是每人輪流陳述關於自己的五件事,愈扯愈好,其中只有一件是真的,讓其他組員猜真假,被最少人猜中正確答案的人就算贏家。例如我出的題目是:A、我弄丟過九張郵局ATM提款卡,B、我的皮夾裡一張信用卡也沒有,C、我連續便秘的最高紀錄是一個月,D、我曾整整兩年,每天清晨六點起床慢跑,E、我一口氣能乾掉一瓶金門陳高還保持清醒。

一位剛生完小孩的年輕媽咪同事成為當天的大贏家,現場完全沒人猜出她的底牌。她的正確答案是:「我曾在夏天整整一個月沒洗頭。」答案揭曉,滿室驚呼,因為這位看似愛乾淨又有氣質的媽咪有頭烏黑茂密的長髮,就算是坐月子,一個月不洗頭不發瘋才怪。

離題了,坐月子不能洗頭的傳統中醫禁忌不是本文要討論的重點,我想解釋的是,當初嫁給日本郎的理由,順便一吐愛不對人的苦水。很多人在讀完宣佈喜訊的〈秘密情人〉一文後,覺得我把事情經過交代的虎頭蛇尾,還火速公證,婚戒婚紗喜宴全無,其中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隱情,否則也不需如此偷偷摸摸。有些正義之士甚至勃然大怒,覺得小小心靈遭我踐踏蹂躪,竟然這樣「裝單身」整整一年矇騙讀者,火速成婚後還能得到各方祝福,台灣社會簡直黑白不分、價值崩壞。壽司閃電嫁人,正如玉女明星們總是狂搥肚子堅稱沒男友沒懷孕後,過三個月就挺著大肚皮披嫁紗一樣可惡。

連素未謀面的陌生人都對本人婚訊如此同仇敵愾,可想而知,現實生活中的親朋好友聽到我要和番的消息,有多震撼跳腳。妳為什麼會跟外國人交往為什麼要嫁給日本人日本人床上比較行嗎台灣男人哪裡不好妳不愛台灣了嗎?我好心沒丟紅色炸彈,反而接了無數彩色炸彈──從限制級的黃色炸彈、給人強戴不愛國漢奸大帽子的紅白炸彈、到寶島該不該獨立入聯又妳明年會不會回台灣投票的藍綠炸彈,一應俱全。

要滿足王媽媽李伯伯陳小弟如無底洞般的求知/偷窺慾,傻笑裝死是過不了關的,索性比照前述團康遊戲,設計了各種版本、虛實難分的真心話,讓發問的親友鄰居們來個大冒險:

A、真愛無敵版:「曾經有一份真摰的愛擺在我的面前, 但是我沒有珍惜, 直到失去的時候才後悔莫及......如果上天能再給我一次機會, 我會對這個男孩說『我愛你』,如果非要在這份愛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B、文化殖民版:「因為我一直都喜歡吃沙西米看日劇,連A片都愛日本的,老公也很自然挑日本貨,不然暱稱為何叫壽司?」
C、船堅砲利版:「床上功夫太好,一試成主顧,想趁打折帶一組回家用用看。(百貨公司櫃姊上身) 」
D、生米熟飯版:「肚子都搞大了(大白的),總要給人家個交代,是不是?」
E、捨生取義版:「再不殺個人就開學了。收復釣魚台這麼艱鉅的臥底任務就交給我吧!」
 
可惜我的親友和讀者沒什麼幽默感,不可能這麼好打發。

其實,因為太常被問,這個艱澀的問題也困擾我很久。為什麼會選擇嫁給日本人?更精確的說,我為什麼會選擇嫁給大白?畢竟我也沒有體驗過和其他日本人交往的滋味,大白又這麼龜毛怪咖,拿他當日本男性的代表,我那帥氣瀟灑的日本同學佐籐君應該會哭出來。小女子都甘願為鹹酥雞回台灣工作,日夜加班,每個月領取微薄的遮羞費,又怎麼會為了一個長得沒有半點像金城武或藤木直人的日本鬼子,背棄大好的寶島夜市江山?

所以,如果硬要給個理由,比較貼近現實的答案,應是萬般無奈版:「做人不能鐵齒,愛情總是盲目。」

每次看到有讀者留言:「妳為什麼整天炫耀自己的異國婚姻,當日本貴婦高人一等了不起喔?」午夜夢迴時我也常驚醒,躺在隔壁這個人,有好到值得讓台灣未婚女性怨嘆「我的大白怎麼還沒出現」嗎?

錯得離譜,而且有誤導觀眾之嫌。婚姻生活的本質是殘酷的,沒有人天天活在玫瑰色的夢裡,否則我也不會瞞著全天下掙扎猶豫超過一年,才鼓起勇氣下嫁日本鬼子。遇到這種讀者留言,我都很想回:如果寫不閃光的黑暗面,恐怕不只我會唸到嘴酸,你也會看到頭痛。而且讓一個一心幻想在夏威夷海灘曬太陽喝椰子汁的懶惰男人,願意每天加班賺錢養我,我努力當慰安婦都來不及,怎麼還有時間和臉皮抱怨他的不是?因此,為了負起做人基本的道義責任,大家在「酪梨壽司的日記」讀到的,多半是散播歡樂散播愛的甜蜜肉麻快樂家庭小故事。

鄉親啊今天看到這篇算你賺到,為了破除諸位對神仙眷侶完美婚姻的幻想與迷信,重建台灣男人的自信心,我決定開誠佈公,打開天窗說亮話。

老實說,我不是婚後才上當。在紐約交往後不久,我很快就發現,大白是個不折不扣的壞男人

第一,身體壞。

我堅信「你的健康就是我的財富」,交男友要找身體強健喜愛戶外運動的,偏偏此男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膀胱小腸子短所以出門隨時都在找廁所;不排斥戶外運動,但MBA最後一年上山玩滑雪板摔壞了膝蓋,手術過後不要說跑步了,連逛街多走一段路就要停下來休息;冬天發冷、夏天怕熱的溫度計體質,大概只能活在課本上四季如春的昆明。

先天不良沒關係,後天懂得調養也無妨。偏偏這個不知死活的傢伙又很固執。

前兩天我們一起去吃燒肉,大白突然暈眩,嚷著左邊腦袋裡好像「有東西」。我以為剛結婚就要做寡婦,慌了手腳,急問他手會不會麻,想速速結帳扶他回家,大白卻堅持要把桌上的肉片全部烤完吃完才走。我頓時火上心頭:「萬一這是腦中風,你還要用肥油把剩下的血管塞滿,畢其功於一役才高興?」他根本不理我,忍著暈眩繼續默默烤肉,撂下一句:「我現在頭已經很暈了不要唸我。」

馬的,老娘不趁現在講,等你恢復活蹦亂跳時會聽我的話才更有鬼。

好不容易解決最後幾片肉,我攙著頭暈目眩的大白回家,叮囑他找個休假日看醫生,順便做全身健康檢查,他繼續巧辯:「說腦袋瓜裡有東西,醫生一定會立刻要我做MRI(核磁共振造影)檢查有沒有腦瘤,但MRI最快也要兩個月後才能排到,那時候我已經翹毛了。」

第二,效率壞。

大白動作很慢,又非常愛乾淨,所以一天早晚要洗兩次澡,每次動輒半小時。加上懶人多屎尿,這位先生使用廁所的頻率和長度都讓人大開眼界,邀他出門總要提前兩小時事先預約,否則就是無止盡的等待。我常笑說就算馬桶是恐龍蛋,這樣每天早晚呵護也該孵化了。

這次回台探親,妹妹已經搬出原本我們在台北的住處,改租小公寓。我問妹妹方不方便讓姊姊和姊夫在她家客廳打地鋪,她先一口答應沒問題,接著又像是想到什麼,突然面有難色:「可是我家現在的廁所只有一間耶......」

妹妹妳不用解釋了我都懂,就讓我含著淚去睡大馬路吧。

第三,脾氣壞。

說好聽點,大白有一顆脆弱易感的心,難聽的話就是抗壓性低,超容易為鼻屎大的不如意焦慮跳腳,讓身為妻子的很想幫他報名「抓狂管訓班」。我不是什麼高EQ的人,但能讓大白生氣的名堂,多到連脾氣不好的我都瞠目結舌。

MBA畢業典禮後,我、大白和另一對夫妻檔朋友,決定來個黃石公園畢業自助旅行,策劃了一個月,機票住宿也已訂妥。出發前夕打包行李,才發現有幾件衣服還在自助洗衣店,趕忙衝去領回。很不幸,晚間十一點左右抵達洗衣店,鐵門早已拉下、空無一人,門口告示清楚寫著「營業時間:上午七點至晚間十點」。我們隔日清晨五點就要趕到機場,此行一去就是兩個禮拜,勢必得暫時和送洗衣物說再見。

大白當場抓狂,抓著鐵門死命搖晃敲打,希望引出可能住在附近的店主,事後證明只是徒勞。他忍無可忍,拿剛買的感冒藥出氣,用力將購物袋往地上一丟,頭也不回的揚長而去。

我跟在後面,像個阿信默默蹲下,將散落一地的伏冒碇包裝盒撿起,假裝沒看到剛剛洗衣店門口上演的脫序行為,考慮著要不要跟這個疑似有暴力傾向的男人分手。生氣歸生氣,感冒藥還沒拆封,幹嘛跟錢過不去?

回家後見大白如此沮喪,小心翼翼問他可有貴重衣物送洗,他說沒有,損失僅T恤內褲數件及毛巾兩條。

「那就沒關係,我也留了差不多的東西在洗衣店沒拿回來啊,加上你沒送洗的衣服毛巾還有很多,不愁沒衣服穿。我們可以先請小強同學明天一早去洗衣店幫忙拿,回紐約後再找他領回不就得了?」

「不要!妳不懂,我對這些衣服都是有感情的,沒辦法忍受與它們分離!黃石公園你們去吧,我不去了。」接著翻身睡去。

傻眼。有沒有搞錯啊,為了總殘值可能不到十塊美金的舊T恤內褲毛巾數條,竟然要放棄已經刷卡付款的數百美金黃石公園機票住宿(註1),這個男人的邏輯是留在東京沒有帶來嗎?

類似的抓狂事件層出不窮,到最後我完全採用相應不理的方式「冷處理」。例如這次回台探親,大白的筆記型電腦無線網路連線出問題,無法上網,他先是像愛吵鬧的三歲小孩,雙手大力敲打鍵盤(公司配的筆電耶),然後悶不吭聲回房睡覺。睡了兩三個小時後,大白哭喪著臉起床,說世界要毀滅了,為何事事都不順他心,堅持「我現在就要出門買一台新的」。

大哥,我們過兩天就要回日本了,你可以用我的筆電上網啊。家裏已經有三台電腦,其中兩台是你的,為何一定要在台灣買新的?到時候看不懂中文介面和說明書,你是不是又要跳腳抓狂?當然,以上都是我心中的OS,我只淡淡的說,好啊,你去買啊,心裡很清楚他的中文程度,應該還沒到可以去光華商場或燦坤買電腦的等級,而且此刻夜已深,給他買到我也認了。

我是知名的電子產品殺手、掉東西魔人,到我手中的各式產品少有在半年內不故障或不失蹤的。所以對大白的焦慮特別無法理解,在壽司的世界裡,沒有大白那些所謂「消失了不如去死」的照片文件檔案「當掉就是世界末日」的電腦、更不存在「我對它們有感情」的T恤,所有用錢能買得到(或買不到)的東西都於我如浮雲,隨時可取代,也難免被取代。所以如果大白繼續任性下去,也難保哪一天不會「被取代」。

有本暢銷翻譯書叫《別為小事抓狂》,雖然沒看過,但大白鬧脾氣時,我每次都很想買這本書來K他的豬腦袋,看他會不會清醒一點。

-----------------------「靠夭文太長了再寫下去先腦中風的應該會是我分隔線-------------------

這個男人的缺點這麼多,偏偏我就是「愛到卡慘死」(台語),經過紐約跨年那關鍵性的一夜後(羞),就開始慢慢交往並且逐漸愛上他。老公的缺點當然不只這三項,其他還有個性龜毛、太黏人怕寂寞需要人哄、總是害羞不想參加我的朋友聚會、愛逼我看無聊的《鋼彈》卡通和腦殘動作片......,但基本上我都可以忍耐且轉化成生活情趣,並且盡量欣賞他的優點。

每次回頭看我當年對愛情列的十大條件,總覺得天真的很智障。愛情和婚姻要是有這麼容易開條件、這麼黑白分明、這麼銀貨兩訖就好了,又不是小學生在書桌中間畫條線,就可以隔開討厭的臭男生。壽司的爹娘雖然會為了是否喜歡草莓蛋糕爭得面紅耳赤,還不是數十年同居一個屋簷下。

雖說兩個人交往或結婚,最好是一加一大於等於二,但感情不是數學題,腦袋再好的會計師也無法將這本糊塗帳算得清楚。竊以為,當情人眼中還能出西施,讓你面對另一半百般缺點時可以暫時失明,就姑且繼續賠本經營下去吧。(註2)

近來外電新聞報導,日本人近來熟年離婚率竄升,理由是因為新法實施後,離婚最高可以得到丈夫一半的財產和退休金,讓許多為婚姻無怨無悔忍耐付出數十年的老妻,終於決定荷包滿滿的告別不知感恩的混蛋男人。看到這則新聞,我很興奮的跟大白說:「你看,新聞說要是我跟你離婚,可以分你一半的錢耶!」

大白頭也不抬繼續寫報告,冷淡回應:「這是舊聞。還有,是我『婚後累積的資產』妳才有份。」

可惡的男人,這時候腦袋就靈光起來啦?我才不會這麼傻,要離婚,我也會等日本法律留給妻子百分之九十財產的那一天才會辦,否則就吃虧了啊。(註3)

【註解】

註1:最後當然還是結伴去了黃石公園,衣服也順利取回,否則我們應該早就因為幾件破T恤分手了。事件落幕的很孬:當晚我耐性耗盡,不再理會大白,決定拋下大白跟同學去黃石公園時,他又低聲下氣的問我:「妳可以打電話給小強,請他明天幫我去洗衣店拿衣服嗎?」

註2:不包括家暴案件受害者。活在精神和肉體暴力下的婦女,可千萬別把犯賤當真愛。

註3:結果等到鬱鬱以終,死前還是窮鬼。

【酪梨壽司碎碎唸】

昨晚睡前大白問了個不該問的問題:「我覺得我們結婚後感情好像變得更好,妳現在好像比以前愛我,沒有那麼容易發脾氣。為什麼?」

「要聽實話嗎?因為你個性這麼難搞又機車,我從交往起第一天開始,沒有一天不猶豫要不要跟你分手,癡癡盼望白馬王子跳出來救我。公證結婚後,才對嫁給金城武死了心。」

「那現在呢?」

「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來不及後悔了。凡事要向前看,我會認真等著分你的退休金和贍養費,希望金城武會等我變富婆。」

 

 
【圖說】

沿著熊本城外環道路走回市區。如果可以在這麼美的風景裡牽手走下去,應該比較不會吵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wyuni 的頭像
cwyuni

酪梨壽司的日記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5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