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出差前一小時,我望著他小而美的雙眸深情款款道:「請你答應我一件事。」
「嗯,妳說。」大白緊握我的手。
緊要關頭一定要用保險套。拜託。」「拜託」二字我還很機車的用日文說「お願いします」。
「妳在說什麼傻話!」
「這次出差,客戶一定會招待你去一些有漂亮小姐陪酒的俱樂部吧。」
「熊本是一個很多森林的純樸古都耶。」
「騙人。《女帝》裡面的銀座女王立花彩香,她的故鄉就是熊本。」
「妳是不是漫畫和日劇看到秀斗了?」
不要小看火國的女人!(註1)」
「可是我只愛妳啊!其他的女人都沒興趣。」
「即使她們火辣性感溫柔還脫光光用D奶幫你擦背,也沒有興趣嗎?」
「即使是那樣也沒興趣。」
「那樣還算是個男人嗎?哼。」
「......」大白不理沉浸在桃色夢境裡的人妻,整理行李去。

好吧,我承認,除了「大男人」,我對日本人的家庭生活,還有更多從日劇中累積的刻板印象。

例如,日本老公都是變態工作狂,每天加班到半夜,之後還要以慶功宴或借酒澆愁之名,到六本木的居酒屋或俱樂部續個兩三攤,直到醉茫茫才在街邊東倒西歪,相互扶持攀上計程車回家。

例如,妻子趁老公淋浴時,偷偷查看他的手機,發現裡面有女同事剛傳來的親暱郵件:「現在,很想見你。」

又例如,漂亮的主婦,邊折洗好的衣物,邊用冷靜壓抑的聲音對正在鬆開領帶的丈夫說:「我打電話去公司問過,其實你根本沒有出差。是外面有女人了吧。」

總之,日本丈夫真是糟透了,白天正經八百,晚上衣冠禽獸,愛用加班和出差掩飾見不得人的勾當。不但是過勞死高危險群,還都是對妻子不忠瘋狂搞外遇的說謊精。

日本主婦則是連在陽台曬衣服,也穿著有質感的漂亮針織衫(為什麼在家裡要穿這麼容易弄髒又行動不便的衣服呢?),好像隨時為水電工郵差來敲門做好萬全準備。在我的幻想中,日本主婦們就算在家裡也會化好完美妝容,而早出晚歸的老公直到終於過勞死前,都沒有看過妻子的真面目,憾恨以終。也難怪日本民間傳說有個恐怖故事,是丈夫懷疑妻子為何辛勤工作從不進食,家中米糧卻日漸減少,某天出門後偷偷折返,發現漂亮的妻子撥開頭髮,後腦上露出張血盆大口,頭髮還變成像蛇一樣的觸手將整桶飯糰一個個塞進後腦的大嘴裡。「二口女」的傳說,根本就是日本男人對完美妻子莫名恐懼的潛意識投射吧。

在工作狂這方面,大白非常符合我對日本老公的預期。他口口聲聲說討厭工作,但依然鞠躬盡瘁,這個月幾乎沒有在午夜一點以前回家過,只差沒睡在公司。雖然沒有渾身酒氣香水味(大概在別的女人家洗過澡),領口無唇印(這個女人用的是不脫落唇膏),手機裡也沒有曖昧郵件(以我的日文程度看得懂才有鬼),但加班熬夜是稀鬆平常的事。

在漂亮人妻這方面,我沒有一點符合日本主婦的標準。上超市時,沿途的主婦們都優雅的穿著高跟鞋,推著嬰兒車或牽著名犬,只有本人穿得比日劇《螢之光》裡的「干物女」有過之而無不及,頭髮用土色橡皮筋隨意紮起,一身鬆掉的舊T恤、七分休閒褲、運動外套和球鞋,安慰自己「反正離家很近」。在家更糟,我只穿內衣內褲蹲在茶几前打字看電視,而且內衣還不是自己的,是老公的白色汗衫,因為比較舒適吸汗。雨宮螢在劇中那身刻意扮醜的家居服和髮型,在我看來根本就太過俏麗。

每天晚上大白回家,打開門見到蓬頭垢面不知上進的妻子,總是第一時間抱著我用力狂吻臉頰:「好可愛啊!妳怎麼這麼可愛!」要不就是大白超越外表的層次,愛上我純潔美麗的心靈,要不這就是日本武士道的昇華境界,藉由臥薪嘗膽以淬鍊心志。我深深覺得,嫁到一個了不起的男人啊。

雖然我和大白擁有一份世間難得的真愛,但當他噙著淚水對我報告,他要去九州的熊本出差兩個禮拜,我心裡除了三分不捨,竟有七分竊喜。耶,我自由了!兩個禮拜不用上超市買菜!兩個禮拜不用張羅愛妻宵夜!兩個禮拜不用熬夜陪晚歸的男人聊天!兩個禮拜躺在地毯上打滾看影集吃洋芋片喝可爾必思!兩個禮拜內夜夜獨占整張席夢思床墊,沒人跟我搶被子!兩個禮拜的單身生活!

對出差這件事,大白比我傷心一百倍,要不然至少也演得很像。他出發前每晚都在睡前對我哭訴:「兩個禮拜見不到妳的笑容,我一定會寂寞到死翹翹。」或「我好擔心,擔心妳會不會在這兩個禮拜內愛上別的男人。」別的男人?你是說超市的收銀員山本先生嗎?你當真以為你家像魚乾一樣不起眼的外籍新娘有勾引任何雄性動物的本事嗎?唉,愛情果然是盲目的。

昨晚剛把淚眼婆娑的大白前腳送出門,我後腳就開起單身派對,瘋狂上網看平常想看的台劇,吃光家裏庫存的零食和泡麵,來日本後第一次十二點準時上床睡覺。腳張成大字躺在床上,獨自享用家中最暖的羽絨被。

怪的是,向來最喜歡一個人睡雙人床的我,此刻竟然覺得九坪公寓大的不像話。沒有平常最嫌棄的睡前擁抱(註2),好像少了項必要的儀式。還想起沒幫大白親手栓上貞操帶,行李箱裡忘了打包保險套。難得如願早睡的我,差點夜不成眠。

親愛的,千萬不要小看火國的女人啊啊啊啊。(在世界的中心呼喊大白)

【註解】

1. 九州的熊本縣東北部有著名的破火山口阿蘇山,自古素有「火國」之稱。由漫畫改編的日劇《女帝》中,主角立花彩香出身熊本,總是對打壓她的敵人撂下超帥氣的狠話:「不要小看火國的女人!」
2. 大白睡前的擁抱是超野蠻的熊抱,整條腿跨在我身上重的要命,手箍得人肋骨發疼。非得大聲嚇斥才能阻止他的惡行。

【圖說】

2007年夏季日劇《螢之光》,描寫27歲的未婚女性雨宮螢「懶得戀愛,不想出門,只求輕鬆」,有如魚乾般欠缺滋潤的生活方式,讓「干物女」(在中港台多譯為「乾物女」)一詞一砲而紅。圖中就是被我認為過於俏麗的懶女扮像。

【酪梨壽司碎碎唸】

日本人似乎很常在國內出差,而且一去經常就是好幾天、好幾個禮拜,大概是因為幅員相對遼闊,沒辦法像台灣搭高鐵一日來回吧。老公出個差竟然讓我想這麼多,難怪某位男性好友曾說過,無論如何不能讓老婆待在家裏,以免女人太閒想東想西,男人就沒好日子過了。

全站熱搜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