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孤男寡女曠男怨女集散地 (4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我身邊的姊妹們成天都在唉聲嘆氣,「好男人死到哪裡去了?」「神啊,給我一個意志堅定的好男人吧!」我說怎麼會勒?我身邊一堆好人滯銷呢。

真的,我身邊真的很多好男人啊,其中還不乏高齡處男,多到號碼牌可以領到一百多號等著和怨女約會,但她們一個都看不上眼。

「拜託!好男人和好人不一樣!」怨女A說。

「啊?好男人不就等於「男的好人」嗎?有什麼差別?」我不解。

語言學家可能會說,好男人多一個「男」字(廢話);數學家說,好人是好男人和好女人的集合,所以好男人屬於好人,但好人不等於好男人;生物學家說,學理上沒有好人,只有雄性雌性和基因優良與否。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3) 人氣()

網友akira留言問我:

壽司,我就是被狠狠的咬過幾次,咬人的女生說:這只是我處理事情的一種方法,作我自己,我不在乎別人怎麼想。

別人(除了妳們看上的億萬男)都是沒痛覺的,到現在,對可能目標都沒啥勇氣 (你說我俗辣啊),哪天會無預警一腳踹開,不可以生氣,不可以憤怒, 到死都不讓你知道為什麼。就算我錯,要死刑也要給個罪名吧?你更不可以問「為什麼」。我不想再崩潰了。

* * *

親愛的akira:

你的留言看得出來充滿怨氣,有點錯亂,所以我幫你把格式重新編排了一下,注音文刪掉,方便理解,希望你不要介意。

你現在一定在想,分手就分手,好歹給我一個交代,怎麼可以莫名其妙宣判死刑,罪名是「莫須有」?看看下面兩個情境:

■情境一:

女友冷冷地說說:「我對你沒感覺了,我們到此為止吧。」

晴天霹靂,你捶胸哭吼,扯著她的褲腳問:「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告訴我,我做錯什麼?」

她可能梨花帶雨大眼睛眨巴眨巴地說:「你沒錯做什麼,你是個好人,只是我們不適合而已。」或是翹腳剔牙耍流氓:「問這麼多幹嘛?老娘高興甩你,沒人管的著,你快滾吧你!」

你默默望著她越來越模糊的背影,茶不思飯不想,瘦成骷髏,滿腦子都是為什麼。

■情境二:

你聲嘶力竭大聲怨蒼天為何變了心,女友老實告訴你:「因為...你床上功夫太差。」

你問:「不會吧?我每次都做足三十分鐘到一小時,為什麼差?你哪裡不滿意?」

她坦承相告:「呃...因為你前戲接吻時每次都親的我滿臉口水很噁,大舌頭每次都伸進嘴裡把我搞到差點窒息,還有口臭。」

你還是會問:「為什麼?我以為那是親熱的表現!為什麼妳當時不說?給我一個機會,我可以改,口臭現在就去掛號看醫生。」

明人不說暗話,既然你敢問,她也敢答:「傻瓜,我已經找到一個新男友,他的床上功夫猛的勒,又粗又長又持久,每一個吻都銷魂的要命,每次上床我都高潮十八次!而且他很照顧我又有錢,我評估過是個好老公。」

你:「啊,告訴我,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她:「你沒做錯什麼,是你媽把你生錯了!掰掰~」

你:「老天爺,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結果,她每一個為什麼都回答了,你還是滿腦子的「為什麼」。

愛情不是數學,一加一不一定等於二。當一段感情結束,分手就是分手,不需要任何理由。雖然你以為得到一個真正的理由就會含笑九泉死也瞑目,這次的錯誤還可以當作下次談戀愛的借鏡,但那個她沒說出來的答案可能是她同時劈腿八個人她嫌你口臭她不喜歡窮鬼發現你那話兒太短....聽完以後你可能從此釋懷放手,但更可能一蹶不振永世不得超生。

好吧,我給的情境或許誇張了點,但有時候對方不說明理由,是因為她(他)害怕實話傷人或是自己當上壞人,我們又何必苦苦相逼,屍體都發臭了還堅持開棺相驗?更何況,通常最後要到的,都是檯面上的標準答案,不是藏在她(他)心底見不得光的真正理由。

問「妳為什麼不愛我」或「妳為什麼愛他」是最蠢而且庸人自擾的行為,有時候不知道原因還反而比較幸福。一個「為什麼」得到解答,接下來會生出十個為什麼、一百個為什麼、一千個為什麼...十萬個為什麼。就算等到對方給的答案已經豐富到可以編一本「分手的十萬個為什麼」百科全書,不能接受分手現實、無法起身追尋下一個幸福的人還在問:「為什麼?」

愛情死了不能復生,就讓它早日下葬入土為安吧。願你早日從情傷中康復,重拾談戀愛的勇氣。

【酪梨壽司碎碎唸】

你問我為什麼講的頭頭是道?哈哈,很簡單,因為我也問過「十萬個為什麼」啊。而且還不保證下一次不會繼續問。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

   
 
   

※為了規避刑責寫在前頭的「偷吃守則」閱讀警語(作用跟香菸盒上的差不多):偷吃是不智的,因為女人都是福爾摩斯,男人卻很少是亞森羅蘋。

我的網友女王最近在新聞台寫了一篇〈女人都是福爾摩斯〉。讀著讀著,不禁搖頭大嘆可惜,因為我身邊精彩的偷腥故事足以編成一套四庫全書,無奈主角都習慣閱讀我的日記,為了避免對號入座,只能蜻蜓點水打滿馬賽克,無法將這些偷腥 / 抓猴故事的精彩細節實況轉播,與女王的故事相呼應。

比如說,電視台記者馬克熱愛辦公室戀情,還很犯賤地愛把女人帶回他和未婚妻同居的小套房玩、或甚至就在採訪對象公司的會議桌上搞起來,因為這樣比較「刺激」;竹科工程師傑森喜歡玩「車震」,經常對我分析陽明山、大佳河濱公園或木柵動物園停車場的地點優劣;外商業務艾倫在北中南三地都有「駐地女友」,三地輪流臨幸樂此不疲。

這世上有沒有不偷吃的男人?有啊,我一直以為瑞克是世界上最後一個形象優質保證不外遇不闖紅燈坐公車會讓座過馬路會扶老婆婆的好男人,直到有一天聚會酒過三巡,他以夜店的喧鬧聲作掩護,偷偷在我耳邊告解,上次他幫女同學搬家時,搬著搬著,莫名其妙搬到床上去了。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2) 人氣()

  • May 12 Wed 2004 18:06
  • 情書

現代人好像不流行寫情書了。

我指的情書,是用原子筆鉛筆一筆一劃,在精心挑選的信紙上寫下寄出的;將香水半透明信籤折成愛心形,下課後輾轉請死黨轉交給隔壁班心上人的;屬名是「知名不具」或「愛慕你的人」的;充滿糖蜜般的甜膩,讓收信人小鹿亂撞的,那種。

至於電子郵件、MSN、手機簡訊這類速食文化,恕我霸道守舊,不算。

國中讀的是一所校風保守的私立學校,唯一的優點是男女合班。隔壁班有個男生,據說從國小苦戀我到國中,輾轉從同學口中得知後,我羞的再也沒跟他說過一句話,連在走廊擦肩而過也當他是棵行道樹。

在那個國中男生下課只會到廁所拿長尺「比大小」或大玩「阿魯巴」遊戲的年代,這位品學兼優乖乖牌最大膽的示愛方式,竟然是在過年時寫了一封卡片給我。我臉皮薄,被同學親友奚落後覺得萬分羞恥,收到信火速塞進抽屜,拆都沒拆。唯恐多看一眼,就受索多瑪城的詛咒,變成鹽柱。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3) 人氣()

妳的男人愛看什麼片?科幻片、神怪片、戰爭片、冒險片、懸疑片、災難片、恐怖片...?

其實根本沒分這麼多種。

男人愛看的電影萬變不離其宗,都很「大」。

什麼叫「大」?顧名思義,可以分成四大元素:大爆炸、大機器、大動物、大胸部。

大爆炸很簡單,每隔五分鐘就給他來個超級爆破場面,將車子遊艇洋房摩天大樓兵工廠甚至整個地球一股腦給它炸光光,螢幕上不斷重複出現橘紅色沖天烈焰,就能樂的雄性動物們甘願花250~300元票價外加貴的要死的爆米花可樂進場膜拜。我有時懷疑,歷任男友們的祖先都是歷史課本裡面那個「拜火教」的子民。

真以為男人這麼好滿足?也別小看他們。大爆炸電影很有深度,可以細分為兩種元素,大災難和大槍戰。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

「我不知道妳難過什麼,但我知道我難過什麼。」我話鋒急轉直下,急著脫離「悲憐上帝的小兒子」的橋段。這段NG太多遍了,我有點疲倦。

「妳?妳難過什麼?」Amanda有點驚訝。

「我難過的是,為什麼現在這種男人越來越多?還是只是我們剛好遇到?」入戲太深,我也忍不住感慨起來。

「恩,我不太會覺得這是每個人的問題。老實說,這個過程我並不受傷,我只是為他難過。我還是相信有好的人,雖然我也會擔心我快老了沒人要。」

「最恐怖的是有些人會利用妳氾濫的母愛和同情心,欺騙妳的感情,讓妳以為他有意跟你長期發展,最後再抽身說:啊,我們兩個「認知不同」!」我忿忿不平。如果大家記憶猶深,將這句話運用最經典的,是當年腳踏周玉蔻何麗玲兩條船的黃義交先生。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Amanda和「疑似精蟲衝腦學長」晚餐約會的隔天。照例,我們又在三姑六婆聖地MSN聊開。

「結果,我今天感覺變得很糟。」Amanda語帶沮喪。

「怎麼啦?」啊,該不會妳昨天其實被硬上了不好意思告訴我吧?拜託不要千萬不要,我發誓會買機票去倫敦連夜去閹了這個傢伙。

我屏氣凝神等待Amanda說話。

「事情是這樣的。我的朋友蜜雪兒啊,問她的朋友、也就是學長一個知己的女性朋友這件事,結果那個女性朋友覺得他是有點認真的,因為以學長的個性,是不會去找女生上床的,連跟女生搭訕都不會。」大約是有點激動,Amanda打字速度突飛猛進,一連出現了四次「朋友」,我花了二十秒,才搞懂「Amanda的朋友」當起徵信社從「學長的朋友」下手調查學長是不是有前科。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隔不到一天,我又在MSN上碰到Amanda。

「剛剛和學長出去回來,他一直想吻我,因為妳警告過,我早就知道可能會有這麼一著,所以很小心地拒絕了。結果,他很難過。」Amanda一見我上線,就急著向我報告「戰情」。

「然後勒?」

「我回家以後也很難過,怕傷了他的心。在MSN上遇到,他還是很沮喪。我很婉轉地問,你到底是因為找女生上床失敗難過,還是真的喜歡我而難過?當然,我沒問的很直接,我這個人說話比較客氣。」Amanda畢竟就是Amanda,人好的沒話說。

「結果他說什麼?」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昨天,我在MSN上巧遇正在英國念研究所的好友Amanda。

「前天晚上,我突然接到一個學長的電話,邀我跟他去喝一杯。我問他時間地點,他說:乾脆妳現在直接來我住的地方吧!」她來不及客套打招呼,劈頭就開始說故事。

「但拜託,那時已經晚上十一點了!」她懷疑他居心叵測,又不確定學長到底想幹什麼,因此求助於我。Amanda渴望愛情,是個戀愛實戰經驗值趨近於零的單純女性,雖然有點脫線,卻是男人眼中標準「潔身自愛」的良家婦女。

「很明顯,這是個性暗示。如果你對他有興趣,去也無妨,如果不是就拒絕他。」一天到晚當人家張老師的我,立刻為她分析戰況。這敵人意圖太明顯,連路人的腳毛都知道,根本不需要浪費時間揣測。

「我對他沒那種興趣,所以我說我要去另一個女同學家,他卻堅持要我獨自一個人去他家。這個學長平常也好好的喔,我們不算太熟,所以我聽了只覺得頭昏。」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當我站在那扇幽暗到令人尷尬的門前,羞澀地湊耳向他坦承,我雖然看起來很會玩,其實完全沒有經驗,他下巴幾乎掉下來。

26歲的男人努力控制面部表情,但仍掩不住在焚化爐裡撈到夜明珠、在死刑犯骨灰罈中發現舍利子的驚訝與感動。「不要怕,」他興奮地快步拉著我的手,走向那個不知是通往地獄還是天堂的入口。在昏黃的燈光下,他燃燒著慾望火焰的眼眸在說:我一定要讓妳試試看,那種滋味有多美妙。

「保證妳會愛上,」他語帶誘惑。

「我想還是不要好了......」我拉拉他的衣角,決定還是看場電影就好。在大家心中我一向也算是乖乖牌,雖然以前上課經常睡覺,或是在台下偷偷接力看綠色的小本金庸小說,也會私下用髒話問候人家老母,但沒想過自己竟然有一天,會偷偷摸摸跟一個男人走進這種地方。雖然是男友,但感覺還是很怪、很丟臉。

「沒關係,我會教妳,」男人握住我的手,一股熱流傳進我手心。簡單的體貼卻觸動我脆弱的靈魂。雖然既期待又怕受傷害,但第一次獻給我深愛的男人,我不後悔。

牙一咬,想低頭直接衝進去,他卻一把抓住我。「要先付錢,」他熟練地掏皮夾。沒想到看起來老實的他,經驗原來這麼豐富。櫃臺小姐接過鈔票,對我粲然一笑,我刷地臉發熱一路紅上耳朵,把頭低的更低。唉,她一定正暗自嘲笑我的猴急。幸好燈光昏暗,她應該不會識破我是第一次吧。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我和小胖最近的新遊戲,是研究idiot-proof的「防吵機制」。

眼看再過三、四個月就要分隔兩地至少兩年,說不定還更久,把寶貴的光陰浪費在吵吵鬧鬧哭哭啼啼上,真不划算。所以我們每天都試驗新方法,看如何能讓兩人關係甜蜜又美滿。

這個週末小胖實驗「芝麻開門」。只要他說出「我最愛妳了…」這個magic phrase,加上任何一個請求,比如說「幫我折衣服好不好?」我就會將肥滋滋的肉屁股緩緩移動到床前,整理他剛洗好曬完的衣服;我正要開口數落他怎麼還在網路上鬼混看垃圾信不作正事,他又說「寶貝,妳怎麼這麼可愛!」我要罵的話原封不動吞回肚子裡,化作一個無聲的臭屁。

撒嬌不行,還可以配合餵食法。

禮拜天,小胖問我禮拜一晚上要不要跟他同事聚餐吃泰國蝦,我說好啊好啊,他這個沒神經的笨蛋卻立刻改口說「還是算了,我還沒跟老闆報備,而且同事應該都不會帶女友」,蠻不在乎的表情。期待胡椒蝦蒜頭蝦的舌頭和胃空歡喜一場,我的眼淚竟然很誇張地瞬間撲簌簌流了滿面。(看我有多愛吃。)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昨天看電視不小心轉到沒營養的命理節目「開運鑑定團」。電視機裡某老師口沫橫飛地說,有幾種女人不得男友老公疼,其中一種就是「對朋友好,但對男友很壞」。

我心頭一驚,對,我就是那種不得人疼的壞女友。在朋友面前隨和的要命,吃什麼喝什麼玩什麼問我都滿口「隨便」「都可以」,但一旦變成人家的女朋友,就變成脾氣暴躁的虎姑婆煩人精。

和男友吵架時,我是那種嘴比水泥硬的死鴨子,得理不饒人。這應該是強迫症的一種,我和另一半吵架一定要吵到贏。

大我五歲的前男友是個情場打滾多年的老油條,清楚「贏不用贏在嘴上」的真理,過去每當我揮軍攻城掠地,他就乾脆休兵舉白旗。不管有沒有聽進去,「好好好,我知道了」永遠是他的萬靈護身符。聽到他認輸,一個巴掌拍不響,我想吵也沒得吵,只能乖乖睡覺。於是我們相安無事了五年,直到他長期腳踏兩條船被抓包。

現在可慘了。與我同年的現任男友小胖,最大的優點是誠實,最大的缺點,也是誠實。每當在電話上兩人吵的不可開交,我怒極大吼:「說,你認不認錯!」小胖一秒不差地頂回來:「我又看不出我有什麼錯,為什麼要認錯!」或是,小胖這局先攻:「妳最好是這樣說啦,每次都要贏在嘴巴上!」我給他來個「完封」:「你還不是一樣!先檢討自己再講我!」結局總是他在電話那頭搖頭嘆氣,我低聲飲泣,根本記不清當初爭吵的議題是什麼,究竟有沒有解決問題。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今天我的gay friend書書留言告訴我「一件很好笑的事」。

前幾天他來找我拿書時,他爸媽遠遠在車上仔細觀察我。驚鴻一瞥,兩位老人家不但猜測我就是書書未公開的神秘女友,一直問他什麼時候要把我娶過門,因為他們實在太滿意我了。「看來妳是我最新的不婚擋箭牌了,」書書得意地下了個結論。

我回去愈想愈不對勁。拜託,這件事哪會好笑啊。生平第一次有人的爸媽愛我,他們的兒子竟然不愛女人。

老天爺,你會不會對我太好了一點。


【酪梨壽司說】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上午接到前男友的電話問候。

「你也三十歲了,有沒有想過什麼時候結婚啊?」不著邊際地寒暄半小時後,我終於忍不住丟出個比較有建設性的問題。

「沒有,我覺得我錢賺的不夠多,還沒有準備好。」他的答案聽起來不像炫耀,語氣很認真。

「你還沒準備好?拜託,好歹你也月入數十萬,連你都沒準備好,那還有誰準備好了?」我很生氣。搞屁啊,這藉口也未免太爛。

「還有,我工作這麼忙,交女友對誰都不公平。」發現自己的語病,他連忙補上一句。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

我一直懷疑自己身上有奇怪的磁場,除了吸引白目男之外(詳見「二十年目睹之白目男怪現狀」系列),還能誘惑別人向我傾吐自己的背德小秘密。

白天晚上深夜凌晨,只要不關手機,我隨時可能接受好友心事轟炸。我也很少向網友透露自己的MSN,因為只要一上線,我的電腦就會好像中午辦公大樓附近的7-11自動門,被連續的叮咚叮咚聲淹沒,直到我再也受不了把音量調到最低,或乾脆把MSN關閉。

就這樣,進駐我大腦的小秘密多到快要爆滿。從哪個姊妹暗戀有婦之夫、辦公室裡勾心鬥角的派系秘辛、到哪個企業總經理和他的秘書其實有一腿,我聽到太多當事人的第一手告白,多到讓我以為自己是免錢的心理諮商師或「薇薇夫人」兼「張老師」接班人。

有沒有聽過國王驢耳朵的童話故事?我老早就想學故事裡那個被迫得保守秘密的理髮師,挖個洞把所有的秘密一股腦兒丟進去埋起來,或是沖到抽水馬桶裡也好,以免被秘密弄到窒息。

比如說昨天吧,我一個親愛的男性好友阿凱,就沒頭沒腦傳了三張女人的照片過來。「喂,這三個都是在進行中的桃花,幫我選一個吧。」阿凱長的不賴、形象端正清新,一向很有女人緣,我也很習慣當他的「女友選拔陪審團」團員之一。但我的天,不看還好,一個是車展模特兒級的長腿辣妹,一個是嫵媚動人的氣質美女,一個是青春洋溢皮膚吹彈可破的七年級,這可叫我怎麼選?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續上篇)

麥可從頭到尾不知道自己踩到什麼地雷,看著瑪麗遠去的背影搔搔頭皮,覺得今天的咖啡好苦。轉回茶水間,他多拿了兩包糖和奶精。

兩個禮拜後,瑪麗在泡咖啡時聽到兩個同事竊竊私語,說是復原力超強的麥可最近開始約公司的總機小姐蒂芬妮看電影。「我就知道…」瑪麗覺得又酸又麻,心裡好像被古惑仔用扁鑽捅了一個洞,少了什麼東西。上一次有這種感覺是十八年前,她玩膩的芭比娃娃被媽媽拿去送隔壁鄰居的小玲。但現在的瑪麗是二十一世紀的獨立新女性,在辦公室想哭,頂多假裝眼睛進了灰塵用衣角擦擦。強自鎮定後,她再度確定自己已配備「壞男人無敵鑑定機」,為無知的蒂芬妮掬一把同情淚,同時慶幸自己沒有跟花心的麥可go steady。

唉,又一個壞男人。珍妮佛和瑪麗,幾乎同時探了一口長氣。

珍妮佛的傑克覺得很無辜,為什麼前人砍樹,他這個後人就得曬太陽?明明什麼野味都沒吃到,還得被兇巴巴的珍妮佛貼上愛打獵的標籤。買單卻沒用餐這麼不划算,為什麼不乾脆當一個貨真價實的壞男人?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你愛我嗎?」在和新男友傑克出遊的途中,珍妮佛甜滋滋地問。

「愛啊!珍妮佛,想起跟妳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我只能說一切真是太神奇!」傑克露出潔白的牙齒,臉上掛起「不純砍頭」的大招牌,要不是一手在方向盤上一手打排檔,他一定會把身旁的珍妮佛緊緊擁入懷中,順便來個汁水淋漓痛快的親親。

「哼,這種話我以前也聽艾力克斯說過,結果勒?」珍妮佛的臉變的比川劇大師還快,開始冷笑。她把頭向右車窗一瞥,從鼻孔裡噴出的一團烏雲讓傑克視線模糊,險些釀成高速公路連環大車禍。

你‧是‧壞‧男‧人。好吧,就算你看起來不是壞人,一定也只是和劉德華一樣,是壞男人界派在好男人圈的臥底;OK,就算你是貨真價實的好人,也只能說你現在還不是壞人,就像梁朝偉在黑社會臥底久了,遲早也會黑白不分同流合污,所以我絕對沒有錯怪你。珍妮佛冷著一張臉不說話,自顧自地演起內心戲。就像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盜的故事,傑克門上也被劃了大叉標上「內有未來壞男人」記號。在這一場愛情週年慶大血拼中,傑克還沒開始刷卡,就被通知信用額度只剩下零。

過了三個月,珍妮佛發現傑克在床上沒有以往的起勁。他老是晚歸,電話裡也少了甜言蜜語。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He's not my type.(他不是我的菜)」年紀愈大,愈常聽到朋友們口中冒出這個「魔術句子」。

不管是嫌朋友介紹的相親對象頭太禿太矮或是錢賺得不夠多、婉拒白目追女仔的鮮花情書熱情表白、或是對同事澄清你和另一位男同事並沒有亂搞辦公室戀情,「not my type」都是殺人於無形的七大武器之首。就像「食神」裡的「好折凳」,平常可以坐著隱藏殺機,但拿起來K人後,十有八九,對方會很識相地點點頭露出「我瞭解了」的表情,摸摸鼻子知難而退。

十次裡面有一次,不死心的他會反問:What's your type anyway? (你到底愛吃什麼菜?)

嗯,這真是一個好問題。「我喜歡讓人比較有安全感的。」沒錯,因為你錢賺的不夠多,所以我刷卡時深怕刷爆老是沒有安全感;「我想找一個興趣/價值觀/金錢觀和我比較相合的」,意思是說「你的笑話真的把場子搞的很冷,我說的你也聽不懂,還聊個屁?」或是「連第一次約會也捨不得請我吃頓飯,小氣鬼」;「我喜歡年紀大一點,可以照顧我」或「你年紀和我差太多了,你不會瞭解我」,這招狠,因為年紀無法改變,說這句話通常代表直接判對方出局,或是真正原因太殘酷讓人說不出口:「這位先生,你有腳臭口臭狐臭,床上只有三分鐘。」「禿頭不是罪過,但為什麼要把僅有的三根毛用髮油糊成跨海大橋?」

男人顯然比較沒有這種莫名其妙的迂迴和矜持。我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性朋友M,就坦承他喜歡的類型可以用四個字說完:長腿OL。這位老兄連A片都專挑OL系列看,裡面充滿了老闆掀起女秘書短裙,扯破絲襪、西裝也不脫就在辦公桌上把她搞的嬌喘連連之類橋段。我們一起走在路上,他會突然指著前面穿著合身套裝的女生對我說:「看看那雙腿。啊,真想上她。」要是他以後當老闆不染指漂亮女秘書或員工,鬼才相信。

硬說只有男人這樣,也不盡公平。就像阿基里斯(Achilles)全身刀槍不入,唯獨當初未浸泡到Styx河河水的後腳跟是罩門,每一個人心中都種「致命的吸引力」,沒有什麼道理,偏偏難以抗拒。我有一個白皙漂亮文靜的高中同學L,學了二十年古典音樂,卻告訴我她超愛西洋武打明星「尚克勞德范達美」那樣的肌肉男,最好還有胸毛。

另一位女性朋友C,被我嘲笑迷戀「啞巴」。沒錯,有錢沒錢帥哥醜男都不是重點,男人越是木訥寡言,越令她傾心。每次和她男友打招呼,我都懷疑自己是不是正在對空氣說話。「那個誰長的不錯、有錢、人又好。我昨天跟他聊天差點沒愛上他!」她和啞巴先生分手後,不只一次在電話中對我說。「妳喜歡就去追啊,少廢話!」我沒好氣。「沒辦法,他話太多。」她第一千零一個結論。

主啊,我要告解,因為我並沒有比這些朋友理智多少。我努力想要當一個有智慧有內涵不以貌取人的女性,卻沒辦法抗拒白襯衫深色西裝、打著有質感漂亮領帶的男人。沒錯,燙的雪白筆挺的白襯衫是我的死穴。不是天藍草綠鵝黃淺灰,米白也別想瞞混過關。

每當看到白襯衫黑西裝的英挺男性隨意捲起襯衫袖子,笑容洋溢地吃飯或神情專注地工作,我就從聖女貞德變成尾巴搖到快掉下來的口水氾濫哈巴狗。 “I wanna taste ya (taste ya) take ya home with me. You look so good. Good enough to eat. I wonder if I can peel your wrapper.If I can be your fantasy.” 寫這篇日記時,ICRT正在播放Craig David的 “What's your flava?”,完全能表達我的小鹿亂撞。

除了白襯衫,曾經我也迷上為前男友買領帶,Salvatore Ferragamo的,遠看是樸素的規則花紋,一點也不誇張,近看卻是由密密麻麻的小兔子、小海豚或小骰子等可愛圖案組成,質感中帶著童趣,什麼色系都有。愛瑪仕(Hermes)的設計也有異曲同工之妙,但一條動輒四千四以上,讓我卻步,只能在逛專賣店時流口水。

忘了是去年還是前年,我採訪一個知名企業大老闆,脫口而出的第一個問題超不專業:「董事長,你這條領帶是Hermes的吧!」幸好沒有弄巧成拙,他嚴肅的表情瞬間融化,點點頭笑說「妳很識貨」。接下來的兩個小時問了什麼,我一點印象也沒有,滿腦子都是那條充滿小海豚和小雲朵的可愛領帶,在大老闆的雪白襯衫上對我招手。

勇敢面對個人的特殊迷戀,有助於被沖昏頭時懸崖勒馬、回頭是岸。就曾經有好幾個在工作場合認識,穿西裝白襯衫帥氣無比的男人,在大夥兒週末約出來玩時讓我當場冷感。這種情況一旦發生,可以立刻證明我只是被西裝襯衫領帶所迷惑,而不是這個人,可以當場將他淘汰出局。

命運就是這麼奇妙。當你對另一半列出幾個必要條件與禁忌,老天爺就會懲罰你的鐵齒。現在我的他,週一到週五穿襯衫還是很可愛,偏偏不愛白的,領帶只在夜市買;沒聽過Hermes,更別說Ferragamo;週末總是穿著破爛牛仔褲、舊球鞋、大學社團T恤、灰撲撲的公務員型外套,就牽著我的手出門逛大賣場去。

拜託,這應該不是妳的type?你問。

我會理直氣壯地說,這才是真愛。我看到的是他,而不是他的襯衫領帶。

【酪梨壽司說】

這篇前天就寫了,寫到最後一段時卻感冒加重,家中網路也無法使用,所以今天才貼上來。

【圖說】

電影Mr and Mrs Smith劇照。白襯衫就是要這樣穿啊!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

壞男人:「就跟妳說啊,我身邊有無數乖乖牌變成monsters的例子。因為他們出軌都是天外飛來一筆,所以傷人傷的最重。但如果妳老公之前就遊戲人間,而妳知道,那麼只要有進步,妳就會覺得好多了。」

笨女人:「你說的好像很有道理,但我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感覺被唬。」

壞男人:「我認識很多乖乖牌,他們上好學校、拿好成績、找到一個好工作,大家都覺得他們超完美。And suddenly, shit come out.」

笨女人:「很誇張嗎?很普遍嗎?」

壞男人:「普遍。」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壞男人:「記得我曾經跟妳說過,我有個朋友終於和他的前女友結婚了嗎?他們中間分手了五年,發現厭倦尋覓另一個適合的對象。」

笨女人:「說不定到最後,你也會跟你前女友這樣喔?你有想過嗎?」

壞男人:「事實上我想過啊,而且我也覺得沒什麼不好。省時又安全。如果我們都累了的話。結婚突然變的好簡單。」

笨女人:「也對。不過蠻可悲的。是因為找不到更好的,所以只好認命了嗎?」

壞男人:「只要確定你在結婚前玩夠了(make sure you have all the fun before getting married),就沒什麼好留戀的啦。這就是為什麼那些乖乖牌婚後都變壞。」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1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