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 苦哈哈MBA生活全紀錄 (3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週五晚上下班前,小強和小愛約我去中國城吃晚餐。食神我難得完全沒有食慾,在電話中婉拒了他們的邀請。「Maybe not…Today is really not my day,」我有氣無力。

在小強小愛的盛情邀請下,我終於還是決定赴約。散散心也好,我想。

我會這麼沮喪,是因為當天下午和小主管阿曼達進行一對一Mid Summer Performance Assessment,也就是期中績效評估。出乎我意料之外,向來脾氣很溫和的阿曼達的開場白是:「妳在這裡的這幾個禮拜,整個團隊都可以感受到你的熱誠﹝enthusiasm﹞,但是…」

但是﹝but﹞?

我豎起耳朵,感覺腦袋瓜後那根筋超級緊繃,有種快要中風的感覺。天啊,在這個關頭,千萬不要「但是」我啊。

「但是,我認為妳不夠主動積極地主導整個計畫,總是等待我的指示,詢問我下一步怎麼走。別忘了,這是你的計畫,不是我的。換句話說,在這一項,我看不到妳的表現,」阿曼達用原子筆在績效評估表中的第一大項「drive results」上,劃了一個大大的圈。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9) 人氣()

我的好朋友小愛和小強,這個暑假也在美國知名大企業當實習生。 

天資聰穎反應快的小愛,做的也是行銷。小愛是我的偶像,她永遠都是那麼恬靜放鬆,讓人如沐春風;當所有人都為找實習汲汲營營,每天趕場參加企業說明會networking,她早早回家逛附近的Target;當有同學一口氣丟了上百封履歷,她只默默申請了她身為國際學生唯一可以申請的兩個行銷工作,就一路過關斬將、進入連許多老美同學都沒機會一窺堂奧的大品牌。小愛看似laid back,做事卻效率奇佳,我花兩個小時絞盡腦汁寫的作業,她十五分鐘就清潔溜溜。我沒看過她為什麼事情焦慮,碰到再怎麼討厭的人事物也頂多含笑皺眉碎唸兩句,語氣激烈程度相當於埋怨今天為什麼要下雨。 

進入大銀行工作的小強,則是完全不同的類型。小強是大家眼中的不羈浪子,我最「有禮貌」的好朋友,不管碰到什麼事情都不忘先問候一下八大工業國高峰會或對方的母系長輩。跟小愛交談有心理治療功能,跟小強說話則是健康不足爽快有餘,連我講黃色笑話,他也會一邊斥責我不甜美、一邊以更低級的笑話回敬。

 上上禮拜六,小強約我出來吃拉麵。拉麵上桌,我唏哩呼嚕開始進攻,順便在進食空檔數落自己千不該萬不該,為何要和另一個好朋友為小事吵架陷入僵局。

 「要比慘你比不過我,我還跟我老闆吵架勒!」小強這句雷霆萬鈞,瞬間堵住我的慷凱激昂。﹝其實真正的原因是因為吃麵太快,一度險遭噎斃。﹞ 

接下來的一個小時,小強連珠炮般對我抱怨他那空有美麗軀殼大腦卻裝醬糊的白人老闆如何愚蠢、如何豬頭、做事如何的沒效率。她每天花四個小時conference call卻沒做成一件正事,對他小心翼翼婉轉提出的建議總是故意百般挑釁、句句暴躁帶刺,更別說還有那中年女主管對男員工莫名其妙天外飛來一筆的佔有慾,別的同事請小強空閒時幫忙做一張簡單報表,她就暴跳如雷,打電話命令同事放人,只差沒在小強身上張貼「這個小傢伙只有我可以虐待,你想都別想」的告示。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



我實習的公司很愛開會。嗯,或者是說,哪一個公司不愛開會?

拿昨天來說吧,九點到十點,我以一個「競爭智慧(Competitive Intelligence)」小型早餐會展開一天,一口焙果一口柳橙汁,一邊討論市場上主要競爭者的最新動向及因應策略。

十點到十二點,衝下樓參加本部門的Monthly Town Hall(俗稱的員工大會),聽主管們輪番報告當月的業績表現和人事動態。

十二點到一點,是公司人力資源部門安排的暑期實習生講座。約莫一百名實習生齊聚一堂,邊大啖外燴的中國菜,邊聽三個不同的部門主管輪流介紹他們身屬的事業群,向這些未來的員工們洗腦「來幫我賣命吧!」

二點到三點,和老闆開一對一的進度檢討會議,向她報告我最近兩天內的工作成果,讓她針對我的期末報告方向提出建議。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6) 人氣()



自從成功克服搭地鐵通勤上班和東亞病夫的心理障礙(見MBA實習日記(二):快步華爾街),小小實習生又碰到了一個小小難題。

這難題說來也真不足掛齒,不是工作太難、老闆太機車、也不是跟同事處不來,而是辦公室裡的低溫。

在這裡指的溫度,並不是同事態度過於冷酷或猛講冷笑話造成的「心理溫度」偏低,而是實際的「環境溫度」,天殺的,真的

好、冷、啊。

每天上班搭地鐵又走路熱的揮汗如雨,一踏進辦公室立刻寒意逼人。在辦公桌前坐上半小時後,如果沒有外套,就會落得在辦公小隔間裡凍到逼逼挫的慘況。外面Century 21百貨公司牆上的溫度計閃著紅色的「93度F(相當於攝氏34度)」,但據我人體實驗的結果,我們辦公室內應該不到攝氏20度,室內外溫差之大,讓人不感冒也難。偏偏這冷氣是中央空調,只有on和off兩種選擇,摩天大樓的窗戶又不能開,擺明了就是要你在凍死和悶死中間二選一,客倌請隨意。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5) 人氣()

 

我大部分的朋友都知道,我很不喜歡坐地鐵。過去一年間,我大概是全曼哈頓一個月平均坐不到五次地鐵的少數居民之一。

不喜歡坐地鐵的理由之一,是因為我是個大路痴。在中城上城還可以勉強認依數字排列的街名判斷東西南北,偏偏下城街名不按牌理出牌,明明同一站換個地鐵出口就光景迥異,每棟大樓長的都很像又很高,一點也不友善。

上個學期,我造訪金融區至少有十次,竟然還是每次都迷路。上班的前一天傍晚,我為了怕一步錯步步錯找不到通往公司的康莊大道,緊張到來個實況演習;在好心朋友的導盲下,從我家坐地鐵到世貿大樓遺址,再步行到公司門口,全程分段計時,只差沒把路線抄在筆記本上再三默背。

熟能生巧勤能補拙,現在每天我至少要坐兩趟地鐵,是錢包裡有無限次地鐵月票的卑微通勤上班族。

不幸中的大幸,我坐的是橘色的
RW線,從NYU附近的8th Street到世貿大樓遺址旁的Cortlandt Street只有區區五站,約莫十分鐘車程。RW的班次很頻繁可靠,也不像尖峰時間擠到讓人想罵髒話的456ACE線。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

我上一次擁有「實習生」的頭銜,是一九九九年。

還記得那個溼熱黏膩的台北夏天,我還是個大三升大四的青澀女孩,在某大報當菜鳥實習記者。那是我生平第一次有機會與馬英九對話,兩人的臉只距離十公分;第一次見識到什麼叫做「關說」和「官商勾結」;第一次一邊翻閱死狀悽慘的刑事檔案照片,一邊和正在做筆錄的牛郎兄弟聊天;第一次跟著警員半夜臨檢酒店,望著小姐們的窈窕長腿和透明薄紗下呼之欲出的大胸部自慚形穢。

但什麼都比不上我第一次踏進刑事警察局的法醫室。我一向對「德州電鋸殺人狂」那類血腥電影沒興趣,但當法醫叔叔神秘兮兮地把我領進法醫室,向我鄭重介紹這名被冷血分屍後棄置河中、頭和四肢在數個福馬林罐中被泡到發腫的無名男屍,我終於忍不住帶點戰慄地興奮失態大叫: 

「哇!人頭耶!」

法醫叔叔得到預期中的鼓勵,接著講起鬼故事:「你看,他的鬍渣在死後還長長了一點,很靈異吧?哈哈,別怕,這是自然現象

那一個暑假,活像台北版的Law and Order影集,每一分鐘都滿溢著緊張、刺激、驚奇、新鮮,既真實又荒謬;看完了拍拍屁股走人,只融你口不融你手,劇情成為茶餘飯後加油添醋的唬人題材。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距離我上一次閃著眨巴眨巴的大眼睛看世界,已經咻咻咻咻咻咻過了六個夏天。六個夏天或許不長,但足以讓一個還不會綁鞋帶的幼稚園小朋友開始迎接填鴨教育,一個職場菜鳥變的成熟穩重。﹝或鬥志全消、老奸巨猾、憤世嫉俗?﹞

六個夏天過後,我的字典裡少了白目天真,多了networking﹝拓展人際網路﹞和ass-kissing﹝拍馬屁﹞。

今年五月底,也就是三個禮拜前,我在一家美國知名大企業的行銷部門,正式當起MBA實習生。我的公司在摩天大樓林立的紐約曼哈頓downtown,辦公室隔間上有刻著我英文名字的漂亮銀色名牌,進出用指紋辨識,員工人數後面有好幾個零。

和許多為了找暑期實習煎熬一整年的MBA同學相較,我真是媽祖保佑的狗屎運總共只投了十二份履歷,第一個面試就是我最想進的公司之一,面試兩天後接到電話留言說「恭喜妳!」。從接到offer letter那天開始,我徹底將履歷表和面試拋在腦後,度過一個只需要擔心levered betaoptimal debt ratio的一年級下學期。

先別高興的太早,真正的挑戰,暑假才開始。

 第一天上班,我的小主管關起會議室門和我促膝長談,溫和友善卻沒有一句廢話:「歡迎加入!妳的工作是和ABCXYZ廠商合作,針對不同產業的特性,設計並執行這項新產品的行銷活動,結業報告時要建議產品明年第一季的national rollout strategy﹝全國上市策略﹞。」

啊? ABC我在電視上看過廣告,好像很大,但是到底是連鎖藥妝店還是租車公司?XYZ好耳熟,是電影院,還是那家購物中心?還有,那個新產品,名字聽起來很炫,但到底是幹什麼用的?我腦中跳出幾百個大問號,突然很後悔上一個學期沒有花時間看電視,熟悉美國市場動態。

「這個案子的行銷預算是1.6 Million Dollars,發揮空間很大。妳很幸運,我們讓實習生參與的計畫都是正在或即將在市場上執行的,不是關起門來做完就收進檔案櫃裡的那種喔。」她熱情洋溢,眼裡有Stern校友對學妹的期許。

一百六十萬美金?我一邊在腦中吃力地將這筆天文數字換算成台幣(呃,五千萬台幣?)、祈禱老闆沒有看出我的屁滾尿流,一邊鎮定地點點頭、露出一個自以為甜美又不失專業的微笑。「沒問題,我會在最短時間內讓自己進入狀況。最近可能會問妳很多蠢問題,未來十二個禮拜,請妳多多幫忙啦!」我的聲音活力十足、充滿幹勁。 ﹝註:後來發現還不只一百六十萬美金,是五百萬美金預算-->結果最後追加成一千萬美金!。﹞

和這份god damn seriousMBA暑期實習比起來,大學那份工作像是兩個月的戰鬥營。那個暑假,我發了狠地衝鋒陷陣跑新聞,老記者也不藏私地輪流指導我,但因為公司堅決不用實習生稿件的政策,我嘔心瀝血寫的稿子在組長用紅色簽子筆眉批「Good!」後,仍逃不過葬身字紙簍的命運。但現在?要我為一個一百六十萬一千萬美金的新產品全國上市計畫想策略,還要參與執行?

Oh My God.

坐回位子,我第一件事就是上hoovers.com找出ABCXYZ的小檔案,惡補了一下午,不時厚著臉皮和臨座同事聊天,打探我們和這幾家公司的最新合作動態如何。不聊還好,一聊之下,發現這裡的每個人都臥虎藏龍、身世不凡我的老闆是NYU Stern的學姊,左邊坐著兩個耶魯MBA、後面是華頓商學院畢業的,剛剛開會的同事,分別來自西北Kellogg、芝加哥、和密西根商學院。這裡不但是MBA名校的大本營,還是個「非常美國」的公司,我幾乎可以肯定,除了掃廁所的墨西哥裔阿桑外,我是全公司英文講的最不輪轉的員工。

若說老鳥和菜鳥有什麼分別,就是老鳥已不再年輕,失去了新鮮人天真無知的權利。面對類似「泡在玻璃罐裡的人頭」那樣不定期上演的一齣齣黑色悲/ 喜劇,我們不論再害怕再興奮,都會克制自己失態驚呼,頂多搖搖頭嘆口氣:「唔,這就是人生」。

但說也奇怪,此時此刻,在這個陌生的國度、不熟悉的工作領域、面對毫無頭緒的市場和產品,我腦中忽然湧上當年那股戰慄的快感,有大叫「哇!人頭耶!」的衝動。

當然,我沒蠢到像當年一樣叫出聲,否則大概也沒辦法繼續在這裡寫我的實習故事。

當MBA實習生最享受的事,就是放下自尊和身段,重新學習「眨巴眨巴」地看世界。我是隻「老菜鳥」,在二十七歲的夏天重新開始學飛。

嘿,但別忘了,夏令營早就結束,請把青春無敵豁免權留在六年前。誰管你來自何方、英文溜不溜、槍磨的亮不亮光不光,少廢話,上戰場吧。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

我難過的是,他說的其實沒錯。沒什麼好意外,也沒什麼好抱怨,因為這都是自己的選擇。在二十六歲以前,我在學業和職場上,一直悠遊在擅長領域中,只做我會做的事,任由先天不良的右腦持續萎縮;二十六歲開始,我開始幫我大腦中的數字區塊復健,腳步遲緩不說,每向前踏一步,都是刺骨錐心的痛。

有人問我這是不是虛擲光陰走冤枉路,都這麼老了,幹嘛還要跟自己過不去,半途出家跳進一個讓自己痛苦掙扎的火坑。他們說,或許我這輩子只有百分之十的機率,需要靠數字或財經混飯吃,不學也照樣活的很好。幹嘛浪費金錢和青春。

嘿,接下來要說的話或許有點太勵志,但說真的,我一點也不覺得浪費。

我不覺得浪費,因為來念MBA,我開始懂得從世界的另一個角度思考事情。原來這世界上不只有一種人,人生不只有一條康莊大道,崎路也不見得亡羊。

我不覺得浪費,因為我逐漸明白,術業有專攻,每個人都有優點和缺點,沒有人可以只靠自己。只有魚幫水水幫魚,才能達到「最佳化」情境。

我不覺得浪費,因為每個虛心求教和碰一鼻子灰的經驗,磨掉我自以為是的驕氣。從小到大我都是所謂的「好學生」,大學GPA接近4.0。如今我看到眼高於頂的菁英,只提醒自己千萬不要重複以往的愚昧。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9) 人氣()

在絕大多數心情好時,我對自己的爛數學,抱持著「考前盡人事、考後聽天命」的態度,還能在聚會時當作笑話嘻嘻哈哈幾句。在同學眼中,我是個懂得自我解嘲的阿Q諧星。

但諧星的堅強也有限度。上學期有一回發完經濟期中考考卷,接著上統計。我最喜歡的統計老師站在台上滔滔不絕,同學在台下猛點頭,我努力抄筆記專心聽講,卻完全不進入狀況,那些R-Square、F-Test、T-Test,對我來說好比幾十萬光年以外的星星,那麼奇妙耀眼、卻又遙遠的像個謎。一個半小時的如坐針氈後,下課鐘響,趕著吃午餐的同學作鳥獸散,我心想,交了這麼多學費還在狀況外,也不是辦法,連忙抓住身旁的同學鼓起勇氣問了句:「呃…他剛剛這堂課的重點,到底是什麼?」

「嗯,你沒有學過,真的有點難啦,」同學趕著赴約,安慰我兩句後答應下次再教我。

我楞楞望著同學輕鬆的背影,回頭瞥見我抄的整齊漂亮卻只理解10%的統計學筆記,還有剛發的經濟學考卷,瞬間竟紅了眼。

出國以來的第一滴淚,無聲地落在59分的經濟學期中考卷上。同樣一份考卷,鄰座同學的成績,是我兩位數字的顛倒﹝95!﹞。空蕩蕩的教室裡,只有我和我無限膨脹的挫折。

成績於我如浮雲,那一滴淚,並不是因為考不及格而流。而是在那天以前,我雖然知道自己數學不好,但從來沒有這麼徹底的感覺到,自己是個必須處處仰仗他人的無用笨蛋。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


我的數字感自小欠佳,是親朋好友間公開的祕密。隨便哪個國中高中大學朋友,都可以娓娓道來一連串我扮演數學白癡的笑話。

人生真是充滿了意外,直到兩年以前,我還從來沒想過這樣的我,竟然有一天會來念MBA,每天張開眼睛就在數字和財務報表裡打滾,讀的還是所以財經聞名的學校。個性比較直的朋友聽到我要來念商管,第一個反應是:「妳是不是頭殼壞去?」

我是一個標準文字型思考的人,高中畢業以前,一直以為自己永遠都會是文藝少女,後來也真成了靠文字混飯吃的記者。因為極度痛恨數學理化,國三時我選擇當聯考的逃兵,直升原校高中部。當聯考班的同學沒日沒夜地準備模擬考、我一天上圖書館借兩本小說,還很nerdy的照著圖書館架位排列的順序閱讀,當天看完當天就還回去。上數學也看,上國文也看,老師們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至少我除了數學以外,其他科都可以考個還像樣的成績。

持續訓練同一邊大腦的結果是,我一小時就可以讀完一本五百頁的長篇小說,但只要牽扯到任何數字、公式、圖表,理解能力就立刻遲緩十倍,經常一小時都卡在同一行也不稀奇。

每當認識新朋友,無意間提及自己數學不好,大家都會哈哈哈大笑三聲,把我歸類成那種明明一百七十公分四十五公斤還堅稱「我好肥」的假仙女生,一定是在裝客氣。到最後我也不再辯駁,反正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跟我相處一段時間,自然就會知道我的程度在哪裡。

考GMAT,全世界都說數學部分很簡單,只要有國中程度就會算。我聽了默不作聲心涼了半截,因為天曉得我並沒有國中程度。我有個不可告人的祕密:直到現在,連九九乘法表我偶爾都會背錯:更別說心算程度,僅限於個位數字,加法只要有十進位,我就得很不好意思地掏出紙筆。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

又值學校申請旺季,我的信箱裡湧入一大堆酷似孿生兄弟姊妹的信件,除了問我GMAT考幾分、工作教育背景、推薦信請誰寫、面試技巧,還有更多人關心:「親愛的壽司,妳當初為什麼要決定在紐約/STERN落腳?」。就連隔著螢幕,我都可以感受到寫信者的緊張和徬徨,讓我不禁憶起當初申請學校時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

晃晃悠悠地就過了第一個學期,兩個禮拜前趁著空檔回完一封MBA申請者的信,才發現自己從來沒有在「MBA之路」系列日記裡解釋過為什麼要來紐約。為了節省大家重複詢問的時間,乾脆將這封信節錄重點分享一下。建議大家不管是要找工作、申請學校準備面試或找老公,都可以花個十分鐘,整理一下「Why this School/ job/ man?」的答案。

祝大家找尋真愛之路順利!


* * *



我最愛的學校!圖是從學校網站上偷下來的。

親愛的XX:

(前略)

NYU Stern是所以財務聞名的學校,學校的整體氛圍也不免以財務為「主流」,當初我曾經小小掙扎過,決定放棄行銷排名比較好的學校,但現在我可以很大聲的說,我一點也不後悔來這裡!

你可能會問我為什麼。OK, let me tell you why.

第一,the people。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5) 人氣()



Tell your own story,「說自己的故事」,翻成中文不過就是自我介紹。

當過幾年記者,我的臉皮是經過CAS認證的厚,最擅長的就是問問題,可是自我介紹,拜託,殺了我吧。

自我介紹何難之有?在救國團團康活動或是來電五十、我愛紅娘、非常男女(這些節目太有歷史感,列出來連自己都覺得羞)之類的交友聯誼節目中,哪個人不是拿起麥克風就侃侃而談:

「嗨,我是李美女,三十二歲,職業是國中老師,特殊專長是學了十年的古箏,興趣是寫詩、沈思、看海,希望在這裡認識誠懇又孝順的有緣人。」(語畢擺一個嬌羞的pose。因為媽媽在觀眾席當親友團,所以被逼著一定要加「孝順」)

「我是王俊南,今年三十七歲,在新竹科學園區當工程師,沒事喜歡打籃球、看電影、出國旅行。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希望能和善解人意的妳攜手走完人生的康莊大道。」(意思是說,如果是醜女還出來嚇人,就不太善解人意。)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2) 人氣()

猜猜看,我在MBA第一學期中,聽到頻率最高的兩個英文單字是什麼?

不是accounting 或economics,也不是deferred tax liability或game theory,而是networkingstory

Networking就是所謂的「經營人際網絡」,所有唸過MBA人都逃不了的夢魘(或窮其一生的志業?),是可以另開上中下集討論的博大精深課題,在這裡先跳過不談。每日一字今天要為大家介紹的是Story。來,跟著我念一遍,屎—多—禮—三聲禮

Story這個單字很簡單,就是「故事」,連我這個六年級的老女人都在台灣國中一年級就學過,更不用說現在讀雙語幼稚園的小朋友,不需花大把銀子來MBA學吧?

是啊是啊,我一開始也是這麼天真地以為,完全沒有想到,接下來屎多禮先生會很多禮地糾纏我一整個學期。

要說故事之前,一定要先解釋一下,我是讀了MBA後才意識到,對於大部分人而言,拿個名校MBA學位的動機,不在鑽研商學領域的博大精深奧妙玄奇或探索宇宙既起之生命,而是三個至高無上的目標——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


「妳為什麼每天都可以笑著上課啊?我是說,妳為什麼這麼開心?」

今天中午,我的同班好友愛蜜麗,在和我一起囫圇吞下麥當勞窮人午餐後,丟出一個問號。

說也奇怪,她是這個月第六次問我這個問題的同學。

這可考倒我了。因為仔細想想,這一個月來,實在沒有什麼特別令人開心的事值得我笑口常開。這一個月來,在會計經濟統計課上,同學點頭如搗蒜,爭相發言的手舉的半天高,重度數字白癡的我聽的暈頭轉向霧煞煞,連在老師緊張刺激的「冷酷呼叫」(cold call)中都可以不小心陷入重度昏迷;在企業說明會中,我和無數公司代表握手寒暄自我介紹,腦袋用力擠出下一個看似睿智的問題,其實很心虛(他們公司有哪些產品,我都是兩個小時前惡補才知道);在參加不完的週末派對中,我一個晚上認識兩個麗莎三個班傑明,十二點後,人臉和名字全都混在酒杯裡,隔天手機裡充滿想破頭也記不得卻又不知該不該刪掉的陌生人名。

我身邊的同學,經常有人眉頭深鎖,為茫茫前途或坎坷情路陷入憂鬱。我承認,課業很惱人、找實習很辛苦、想家時很寂寞、更別說握不完的手和不參加會有同儕壓力的late night parties。任何一項都足以把人逼瘋,更別說是通通加在一起。

雖然如此,我還是很開心。因為我在紐約,一個混亂又充滿生命力的城市。我喜歡這個沒有校園的學校,走出系所大門就是市中心;我喜歡我像小的像鳥籠的宿舍,旁邊就是熱鬧的聯合廣場,走路就可以到第五大道(雖然我從來沒空瞎拼);我喜歡在西方超市和中國城輪流探險,挑戰買好吃又便宜的東西;我喜歡身邊一堆財務菁英,下課時熱烈討論一天只睡三小時的投資銀行生涯,或是我永遠分不清兩者差在哪裡的Sales and Trading。身為商學院裡的「詩人」,我每天都過的都像太空船失事誤降地球的火星人,邊做生態觀測紀錄邊驚呼「傑克,這真是太神奇!」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親愛的各位讀者:

不是壽司我故意偷懶不寫日記,但這禮拜,也就是開學的第一週,實在忙到連睡覺的時間都很有限。就拿我昨天禮拜四的行程來說吧:

早上七點起床開始預習昨天沒看完的四堂課指定閱讀作業,大概有幾十頁英文,當然還要趕昨天晚上沒做完的會計習題。

上午九點到十點半上統計的Review,充滿數字和統計軟體Minitab那種,幸好老師是個幽默的老好人,否則我真的會睡著。

十點半到十二點上Managing Organization,案例是Microsoft的組織、文化與挑戰,想舉手發言卻總是慢半拍,懊惱不已;我們這班的老師是個年輕的白人帥哥,但大家似乎都不太喜歡他。

中午十二點到一點半參加MBA女性社團(Stern Women in Business)的說明大會,一邊聽一邊吃便當一邊趁機讀下午Marketing課要討論的個案,發揮「多工作業」的極致。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