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週末在安和路某家酒吧裡和大學同學小聚,巧遇正在同一家店參加派對的阿Q。阿Q是我紐約留學時代無話不談的麻吉,我們不知道一起喝過多少酒、看過多少場球賽,回台後也保持密切聯絡。這次大白來台灣和我公證結婚,還是阿Q開車去接的機。

「好,就留下來陪你喝兩杯!」酒逢知己千杯少,我立刻打消回家睡覺的念頭。

這麼一留,當然不可能只喝兩杯。我和阿Q從午夜十一點半狂乾到凌晨兩點,烈酒一杯杯下肚,什麼狗屁倒灶事都拿出來瞎扯,少不得又交換了幾個骯髒小秘密。直到踏出酒吧門口都還興致高昂,微醺著步行到通化街續攤吃宵夜。

愛玉冰吃到一半,滿臉通紅的阿Q突然冷不防捏起我肉呼呼的上臂,用力搖晃了幾下,酒後吐真言:「妳以前有這麼胖嗎?妳老公容忍力真的很高!」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