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月子回東京後累到快升天,是因為除了照顧新生兒小梅干不時發作的腸絞痛哭鬧、安撫三歲小寶哥的寂寞玻璃心,還得應付豬隊友大白超欠殺的機歪病。

比如週日中午,在家帶小孩快悶出憂鬱症的我,終於鼓起勇氣挑戰一人帶兩小+一老殘(膝蓋壞掉失去剩餘價值的大白)出門放風,行前光是準備小人吃喝拉撒相關瑣事就耗上一小時。

好不容易讓寶哥上完廁所換好衣鞋、把梅干裝進嬰兒揹巾、請大白揹上媽媽包,他的機歪病就發作了:「妳把牛仔後背包的防滑胸扣藏哪去了?沒有胸扣我怎麼出門?」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