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8241_1.JPG 

認識大白以來,他就是個腸道奔放兼膀胱無力的男人(為何還嫁他呢真是世紀之謎),出門在外隨時都在拜廁所,偶爾還會因為臨時hold不住括約肌而就近直奔殘障專用廁所應急,一蹲就是老半天,讓我羞憤之餘嚴厲譴責:「殘障廁所要留給真正需要的人!你的屎就不能在出門前先拉完嗎?」

直到這次懷孕,我除了上一胎的嚴重害喜孕吐脹氣外,還多了個不定時腹瀉的悲慘症頭,徹底粉碎我從小到大只在公廁小便絕不大號的堅持。近來每當在公廁小隔間出恭,我都忍不住腦補外頭捏著鼻子大排長龍人潮該有多不耐煩,焦慮得直冒冷汗,蹲完馬桶出來要是不幸真有人皺著眉等待,更想一頭撞死。 而本人的最後一道防線,無論如何絕不佔用殘障廁所,也在今天被打破了。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