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2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結婚後,幾乎不再穿高跟鞋。

還是從台灣空運來不少雙舊鞋,每次也返鄉偶會心癢買一兩雙打折品,但穿不到兩次就全封印在鞋盒裡。

一年半前曾經寫過篇強辯的〈歸國學人〉,將邋遢硬是怪罪於美國人沒品味,現在來到時尚之都東京,每天被光鮮亮麗的名牌拜金女包圍,還有什麼藉口?

奇怪的是,日本女性不論去哪都全副武裝精心妝點,家庭主婦上超市也不例外,我卻絲毫沒有受正妹磁場影響。給自己找了很多藉口,例如不用上班沒人品頭論足,生活舒適就好,高跟鞋傷脊椎和腳趾,穿球鞋走得更快更遠,但真正的轉捩點,應該是丈夫的縱容。只要我抱怨腳痛走不動,大白就說:「幹嘛這麼麻煩,穿球鞋吧!」

以前總是很瞧不起那些不再為悅己者容的黃臉婆,沒想到自己一嫁人,成了個比任何人都黃臉的醜婦,採購清單上計畫要敗的鞋子,從尖頭三吋高跟鞋變成平底圓頭鞋和球鞋。為了搭配球鞋,新添的衣物都是T恤休閒褲,哪天被老公嫌棄也不算太意外。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5)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需輸入密碼才可閱讀
  • 密碼提示:本文將於2008年10月集結成書,收錄於《愛情,真相大白:酪梨壽司的東京人妻日記》,圓神出版
  • 請輸入密碼:
   
 
   

 

兒時的冬天特別冷,大概是因為當年還沒有溫室效應。國中時有幾年逢冬必酷寒,老家坐落在有點高度的坡地上,更加濕冷,血液循環不良的腳趾頭,十隻裡有六七隻都爆出凍瘡來,又紅又腫,結痂時變成紫黑色,洗澡時凍瘡接觸熱水,痛癢難當。向同學抱怨,他們都大笑:「少來了,你家是北極嗎?」

當某個季節和肉體疼痛劃上等號,照理說會因此厭之棄之,但恰巧相反,四季裡我最愛的還是冬天。冬天賴床最香甜,冬天夜裡的廣播節目特別精采,冬天熱茶格外甘美,我尤其享受在熬夜K書時盯著滾燙的茶杯發楞,直到氤氳煙霧迷濛了眼睛。忘了說,當年最愛的一本書,是雨果的《悲慘世界》,看了要哭,哭了還要看。那是一種追求極端悲劇美感,要不得的文藝少女心態──因為有別人的坎坷幫襯,自己的人生才顯得特別美好;同理,春夏秋季的幸福,都如無腦美女呆坐傻笑,只有嚴冬才夠「跳」、夠戲劇張力。

當年沒有人提醒少女,人長大後會變孬變俗氣的。套句我媽常說的話:「人生夠慘了,不必再看悲劇提醒自己。」生離死別經歷的愈多,大腦會啟動保護模式,自動隔離悲傷的結局,轉而擁抱搞笑喜劇和八卦雜誌──那些文藝少女眼中「沒深度沒文化」的東西。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15) 人氣()


正在收看的2007年秋季日劇中,有一齣《働きマン》,中文劇名譯作《工作狂》。《工作狂》是部由漫畫改編的職場生態喜劇,菅野美穗飾演為事業犧牲生活與愛情的新聞週刊編輯松方弘子,只要進入「工作狂模式」,立刻就忘了自己的女性身份,能以平常三倍的效率工作,被同事們戲稱為「働きマン」(工作狂)。

我一直很好奇,以工作狂為主題的日劇,目標收視族群到底是鎖定哪些人?週三晚間十點,真正的苦命工作狂根本還沒回家,無暇收看;能在此時趕回厝內打開電視的上班族,在日本絕對達不到工作狂的標準;而賦閒在家的純主婦或在學青年,恐怕只能發揮想像力,夏蟲不可語冰。只有像我這種曾經滄海、如今餿水的「退役工作狂」和「現役工作狂配偶」,觀賞時才有「唉,沒錯!」「啊,我也是!」的嗟嘆。

寫這篇文章,並不是想推薦這部日劇有多精彩多爆笑。《工作狂》表現四平八穩,雖具娛樂性,但人物刻畫略嫌淺薄,未到錯過可惜的程度,在眾多以職場女性奮鬥為主題的日劇中,還不如《派遣的品格》(ハケンの品格,台灣另譯作《派遣女王》)有新意。但站在行銷人的立場,不得不佩服日本人包裝商品的巧思。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3) 人氣()



「對了,年底要回東京,到爸媽家過新年喔!」掛電話前,大白順口提醒。
「好啊,回爸媽家過年。」沉迷上網的我無意識重複老公的話。

等一下!回爸媽家 = 拜見公婆,外籍新娘猛然清醒,腦中有跑馬燈打出「大事不妙」。這不是醜媳婦第一次見公婆,公婆也是親切可愛的老好人,並非毒蛇猛獸,何必如此驚慌?

因為......人家還不會講日文啦!(嬌羞扭捏)九月移居日本,和番至今已三個多月,外籍新娘的日語,依然停留在洗澡時高聲歡唱兩句「海の野菜、海の野菜」的幼稚園程度,根本見不得人。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8)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需輸入密碼才可閱讀
  • 密碼提示:請見上集
  • 請輸入密碼:
     
   
 
偷的究竟是什麼?
Let's Magazine @ Kumamoto
 


本人扮演哥兒們的角色,不是一天兩天的事。能夠和男人把酒言歡聊辣妹開黃腔,也絕非浪得虛名。

例如我的男性友人邦哥。每次我出國前隨口問邦哥要不要禮物,他都會回答:「幫我買本成人雜誌吧」。邦哥蒐集世界各國的成人雜誌,就像蒐集風景明信片,愈原汁原味、愈本土的妞愈能討他歡心,攝影和排版要務必表現出當地辣妹的特色。

這個要求看似簡單,但國際機場書店氣質高雅,經常未售《Playboy》、《FHM》等男性成人雜誌,臨走前再找肯定失之交臂。為了使命必達,我還得記得在異國逛街時,特地將「書報攤選購本土A書」排入行程中。因為有邦哥這樣的好朋友,我,一位普通的異性戀女子,不知不覺養成留意男性成人雜誌的壞習慣。只要出國,「A書雷達」就會自動啟動。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7) 人氣()

   
 
   

七點整鬧鐘鈴聲大作,平常準時勒令它閉嘴的人沒有動靜,放肆地多響了兩分鐘。我摸黑尋找鬧鐘開關,發現身旁的丈夫仍裹著羽絨被發抖。摸摸額頭試溫度,哇,好燙。

「發燒了,今天還要上班嗎?」

「不能不去。」

大白手上的專案正進行的如火如荼,每天都加班到凌晨兩點才回家。如果拖了一天進度,不知會有什麼後果。話雖如此,這傢伙明顯四肢無力頭暈腦脹、高燒至少三十八九度,現在放他去上班,不如給他一把武士刀表演切腹,還死的比較壯烈淒美。

「別了吧?我幫你打電話跟主管請假。」

男人無力抗議,虛弱地點點頭,細聲背出專案經理的手機號碼,並指導我「田中」這個日文姓氏的正確唸法。

「摸西摸西,田中桑嗎?我是大白太太,今天大白重感冒,正在發高燒。我看他病得挺嚴重,得帶他去看醫生。」

陳述完大白的病情,我很自然的停頓了兩秒鐘,等待對方接話。一般來說,儘管再不情願,正常的主管都會稍微問候一下,慷慨附贈「真遺憾,他還好吧?」「祝福他早日康復。」「今天就請他放心在家休息吧!」之類的場面話。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87) 人氣()

   
 
   

大白接到一個專案,必須在熊本出差四個月,每天都工作到半夜一兩點才回家,連週六都得加班。作息跟他原本在東京差不多,不同的是回家只能面對冷冰冰的旅館床舖,少了彩衣娛夫的嬌妻。這樣的人間煉獄過了一個月,大白終於下定決心,攜眷出差。即便公司高層建議他不要讓老婆跟、也不願支付配偶去熊本的機票錢,他仍堅持忤逆上意,自費將苦守東京寒窯的妻子打包帶走。

於是,這個冬天,我就糊裡糊塗從東京的文盲外籍新娘,變身為「火國的女人」了。

日本九州熊本縣,因為有座阿蘇火山,素有「火の國」之稱。在陪大白出差以前,我連此地是圓是扁、在東京的東南西北都一概不知,只記得它是漫畫(最近改編成日劇)《女帝》的故鄉,那個整天把「不要小看火國的女人!」掛在嘴邊嚇唬人的女主角立花彩香,就是熊本長大的。無所謂,當米蟲的優點,就是不管身在何方,都能稱職扮演這個角色。反正宅在東京和宅在熊本,本質上並無差異,管他上山下海,賤妾都捨命陪君子。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