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5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人家說水瓶座都是怪咖,在我和大白身上可以印証。我們生日只差十天,不過他白我黑,他龜毛細心我神經大條,唯一的共通點是都很實際。

什麼鍋配什麼蓋,大白和我雖然對日常生活小事有吵不完的嘴,遇到婚姻大事卻有共識。我對拍婚紗照很冷感,大白也不愛擺酒宴客,所以兩人決定一切從簡,把法律上該辦的手續完成。佛祖保佑,雙方父母也夠豁達,對結婚儀式沒有任何偏好或堅持,隨兒女自己去張羅,省下兩場家庭革命。

讓看熱鬧鄉民們失望的是,大白沒有跟我正式求婚,結婚這檔子事是兩口子在MSN上商量出來的。

MBA畢業以後,大白回日本工作,一天平均工作時數超過十八小時,早則午夜十二點下班,晚則徹夜不歸,連續工作到隔天才能回家。在這麼瘋狂忙碌的狀況下,他還是小心翼翼呵護這段遠距離戀情,只要有年假就必定往台灣跑,在MSN上逮到機會就問:「妳什麼時候要來日本跟我一起生活?」

我說一年吧,工作滿一年後再說。轉眼一年要到了,我們發現彼此還深愛對方,開始認真商量婚期。五月初來台時,大白拉我去逛婚戒,說要送我個結婚定情物,預算是一萬美金,款式大小隨我選,如果不喜歡大顆鑽戒,買戒指剩下的金額可以折現。平常幾乎不戴首飾的我看了半天,只覺得十分無趣,就說下次來再討論吧,戒指不重要。

我們自己辦家家酒玩的很開心,旁人可不這麼想。三天前在部落格上公佈婚訊後,一如預期,所有平常久未連絡的一干同事同學朋友鄰居都興奮地追問「你要去哪裡拍婚紗?」「什麼時候要發帖子?」「請客是在日本?在台灣?還是兩地都請?」「要穿西式婚紗還是日式白無垢﹝註1﹞?」

「沒有耶,我不拍婚紗照,不發帖子,也沒有要擺桌請客。」

「那怎麼行!」朋友看起來既驚慌又失望。他們說,雖然我很早以前就提過,但當時以為我是嘴硬開玩笑,沒想到真的要當新娘的人還這麼任性。他們苦口婆心,正色警告,彷彿我和大白的不按牌理出牌,會造成世風日下禮教崩壞。三姑六婆頓時成了神算,鐵口直斷我如此草率成婚,將來「一定會後悔」。

不拍婚紗照,妳一定會後悔。就算自己不喜歡,也算給孩子留下一個紀念啊。﹝孩子們可細細品味〈秘密情人〉一文,還兼有教育意義,從小就讓他們知道喝酒過量的嚴重性。﹞

不買大鑽戒、不收聘金,妳一定會後悔。太便宜了男方,對方家會不把妳當一回事,而且身邊留顆大鑽戒,萬一以後有什麼事,也算有點保障啊。﹝開玩笑,釣魚台是我們的,當然不能吃虧,所以我考慮將那一萬美金換成等值金條放在保險箱,當作日後贖回台灣領土的基金。﹞

不擺酒請客,妳一定會後悔。長輩親友會覺得你們失禮,更何況你爸媽之前包給人家這麼多紅包,不趁現在賺回來就血本無歸了。﹝我爸媽堅信施比受更有福,那些錢就算作功德吧。至於眾親友因此省下的紅包錢,如果真的沒處花,建議可以捐給公益團體。﹞

不挑好日子,妳一定會後悔。日子不吉利,到時候婚姻不幸福可就慘了。﹝大白很忙,能放假來台灣的時間就是那幾天,好日子就是我們兩人都有空、又不用人擠人的日子。又,想要婚姻幸福,挑好日子不如挑個好老公。﹞

最重要的是,就算要後悔也是我後悔,各位老爺夫人不用急著代勞。要兩人綁在一起高空跳傘結婚、路邊搭棚擺三天三夜流水席結婚,開二十四小時性愛轟趴結婚,都是我家的事,新郎新娘和雙方父母都歡喜就好,哪容得旁人說嘴。真的那麼愛搞排場,不妨自己嫁,已經嫁過的可以回家跟老公商量再請一次。

我只知道如果不嫁大白,現在就會後悔,所以我們要用自己選擇的方式開心結婚。其他小事請先到旁邊領號碼牌,看在有生之年能不能候補上「壽司的後悔名單」吧。

註1:傳統日本婚禮中,新娘穿著象徵潔白無暇的純白絲綢大禮服「白無垢」。

【酪梨壽司說】

大白是日本人,我是台灣人,我們在台結婚就算一切從簡,還是要辦一大堆手續。上網查詢,歸納出步驟如下:

1) 大白先在日本申請三個月效期內的戶籍謄本
2) 大白拿戶籍謄本去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認證
3) 大白抵台後親自拿著認證過的戶籍謄本、護照、印章去財團法人日本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申請「婚姻要件具備證明書」,也就是俗稱的單身證明 
4) 大白領取「婚姻要件具備證明書」後,去外交部領事事務局辦理認證,約須兩個工作天 
5) 我持外交部認證之「婚姻要件具備證明書」和護照到地方法院公証處申請登記,須在預定公證結婚日三個工作天前
6) 我、大白和成年的証人兩名至地方法院公證結婚,並領取中英文版結婚證書
7) 我持地方法院發給的結婚證書去戶政事務所辦理結婚登記,並申請戶籍謄本。
8) 大白持結婚證書﹝須附日文翻譯本﹞、印章、和我的護照影本,及辦妥結婚登記的台灣戶籍謄本一份﹝須附日文翻譯本﹞,回日本後至所屬戶籍事務所辦理登記。

以上還不包括辦理配偶赴日居留簽證。我最近還在上班,光是看完結婚手續就頭痛欲裂,剩下的等辭職後再慢慢研究。

【延伸閱讀】

結婚的勇氣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2) 人氣()

任何秘密之所以成為秘密,都有見不得光的原因,尤其是秘密情人。已婚富商金屋藏嬌,正妹同劈八男,熟女教師和未成年男學生畸戀,每天抖抖社會版可以落下一狗票的苟且勾當。身為壹週刊的忠實讀者,我對這類偷偷摸摸的關係既愛看又不屑。倒也不是衛道主義,而是認為敢作敢當,愛不怕說出口。像我,不要說正式交往,出去看過一次電影甚至暗戀隔壁班同學,都忍不住要第一時間稟報至親好友,臉皮厚的可以。

凡事總有例外。

2005年12月31日,我的MBA剩下最後一學期,已經決定畢業後要回台工作。最後一個紐約的新年特別值得紀念,於是約了好友小強、阿Q和大白去曼哈頓西村的秘魯餐廳Lima Taste共享跨年晚餐。可惜當晚小強堅持去時代廣場倒數,阿Q則忙著和遠道而來的女友約會,兩個人都爽約,四人幫最後只剩大白和我。

祕魯餐廳似乎不是紐約人的跨年首選,平常人聲鼎沸的Lima Taste當晚異常冷清,包括我們在內只有兩桌客人。但管他呢,這樣更好,哥兒們早就熟到忘了尷尬兩字怎麼寫,不用費心想話題,吃喝才是正事。我們點了火烤牛心串(Cow Heart Anticucho)、洋蔥番茄馬鈴薯佐煎小牛排(Lomo Saltado)、檸檬漬生魚沙拉( Ceviche Pescado)等一桌好菜 ,還有兩大壺的西班牙甜酒Sangria開懷暢飲。整晚發了瘋似的大吃大喝,潛意識裡似乎想一口氣吞下紐約、青春、和校園生涯的尾巴。

酒足飯飽時距離午夜還早,決定回大白在格林威治村的公寓續攤,路上順道拎了兩瓶紅酒,兩隻懶人打算配著跨年電視轉播慶祝新年,一人一瓶,杯底嘸通飼金魚。吼搭啦!乾杯!Cheers!

當酒意稍退,勉強將眼睛撐開一條縫,New York,New York的跨年散場曲已經唱到最後一句。「搞什麼,錯過倒數了啦,」我用力推了推癱倒在地毯上的大白,想說聲晚安回家去,結束這場荒唐的兩人跨年派對。

「嗨, 新年快樂。」大白側臉看我,沒戴眼鏡的臉上閃著異樣的溫柔甜蜜慵懶。上一次看到這種表情,是朋友的小花貓用背脊在她腳邊磨蹭時,像極了。

我忍不住打了個寒顫,瞬間意識到兩人都衣衫不整,身旁散落兩個空酒瓶。這種狀況只有一個合理的解釋,那就是:

幹,我做了天理不容人神共憤的事,酒後亂性睡了哥兒們。

酒精如暗礁,撞上了方知瀲灩波光下暗藏肉慾洪流。還來不及回味剛剛的綺麗片段,就得思索跟好朋友發生關係算不算是亂倫,後悔到慌了手腳。要知道,我這輩子對超過一百名男性產生過性幻想,但大白絕對不在那串名單上。倒也不是他不夠格,而是我篤信一見鍾情,與任何男性相處超過一週要是沒有火花或性衝動,那就註定一輩子與其稱兄道弟。

好吧,鐵齒果然會有現世報,現在怎麼收拾才好。我用兩聲乾咳掩飾尷尬,盡可能鎮定地問:「怎麼辦?」

大白法喜充滿的臉上彷彿若有光,「很好啊。我想我一直都很喜歡妳。」認真的表情差一點連我也唬過去。但只有笨蛋才相信男人床上的告白,光是上學期我就幫這小子追過兩個不同國籍的女生,現在是在演羅曼史騙國中女生啊,上一次床就突然愛到發狂,我真的不覺得自己功夫有這麼了得。要是以後我的小孩問「馬麻,妳跟把拔為什麼會在一起?」難道要嘆口氣答「喝酒誤事」?我不要,就算是諧星,也該擁有神聖的愛情。

「我們還是維持砲友(fuck buddy) 關係就好。」下定決心,我恢復冷淡表情,只差沒叼一根事後煙演起負心漢。翻過身就睡,假裝沒有看到大白扯著被單一角暗夜飲泣。<註1>

那天晚上我沒有回家,也沒有照原定計畫和大白發展成砲友情誼。2006年1月1日,大白很無厘頭地變成我的秘密男友,我變成大白的地下情人。

新年假期過後,我們很有默契地保持低調,因為聽說留學生在異鄉的感情只是露水姻緣,誰也沒信心這段只剩半年相處時間的同窗戀情能夠談多久,說出來只怕被當成旁人八卦閒嗑牙的笑柄。還有,好兔不吃窩邊草,萬一分手後在同學會上見面還要裝沒事,豈不很糗。最重要的是,吾娘曾經再三告誡,有三種情況下不要貿然交男朋友,以免做出後悔的抉擇。那三種情況是:人在異鄉、身染重病、剛剛失戀。我年近30,單身女性,在慾望城市流浪。結論:這不是愛,只是寂寞,回台灣後腦袋就會清醒了。

所以,當MBA同學開始懷疑我們形影不離的深厚友情,大白嘻皮笑臉應對:「啊就砲友啊,還能有什麼關係。」我油嘴滑舌搭腔:「下個月要結婚了,沒辦法,肚子大了嘛。」門鎖的愈緊人家敲的愈勤,敞開廳堂邀請老爺太太們入坐,好事者反而沒了嚼舌根的興致。

我們繼續一起上課,寫作業,討論報告,喝酒,吃飯,趴替,旅行。然後畢業,各自開始工作,每天沒日沒夜加班。偶爾也會有幾個不知情的熱心朋友介紹好對象,但我們總是沒胃口。

直到有一天,我們發現有些事不是因為寂寞,有些人不應該只當秘密情人。

很幸運的是,現在發現還不算太遲。

喔,我忘了說,大白住在電視廣告上強調「只要三小時♪三小時♪」感覺卻有三十萬光年遠的東京,是個日本人。

我們要結婚了。

【酪梨壽司說】

大白就是〈我在紐約的男朋友們〉中的肯兒,因為皮膚白皙最近肚子也大了﹝真的不關我的事﹞,我和之之都私下暱稱他「大白」,他不知道。我說今天要寫一篇跟他有關的文章,大白說:「你會把我寫的很酷,對吧?」

「那當然。保證沒有人比你更酷。」我笑。

是啊是啊,誰叫你不乖乖學中文。

註1:飲泣場景純粹是我的幻想,但當時大白的眼神真的無敵落寞。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1) 人氣()


影片來源:伊甸基金會部落格

有一群發展遲緩的小朋友,連學吞嚥、坐起來都比別人慢,生來就像動力不足的紙飛機,他們需要接受專業的早期療育,才能飛向更遠的天際。

這是聯眾廣告免費幫伊甸基金會企劃製作的公益影片,請用指尖多幫他們「一點」,在您的部落格貼上公益影片訊息、加入網路書籤(MyShareHEMiDEMi),或是用mail轉寄給朋友這個網址。簡單動作就能將祝福注入雙翼,為他們加裝起動力。影片程式碼如下:

<object width="425" height="350"><param name="movie" value="http://www.youtube.com/v/_DNqt9bIN0s"></param><param name="wmode" value="transparent"></param><embed src="http://www.youtube.com/v/_DNqt9bIN0s"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wmode="transparent" width="425" height="350"></embed></object>

有轉貼影片到您部落格的網友,請至伊甸基金會部落格留言,並留下您的網址,謝謝。



碩碩一出生的時候重達4100公克,雪美只看了他一眼,因為病理性黃疸,碩碩緊急被送到台北長庚醫院加護病房,歷經四次的換血,甚至被醫院發出病危通知,後來在台北長庚醫院中重度加護病房住了一個多月才出院。七八個月大的時候,陸續被醫生檢查出有重度聽障及腦性麻痺,但是雪美擦乾眼淚,積極帶著碩碩展開六年多的早療復健之路。

碩碩在六個月大的時候,被檢查出來為重度聽障,十個月就帶上助聽器,並開始做聽力復健,由於是聽障兒,所以學習語言的同時,媽媽常以實際物品來引導他,讓他透過視覺來學習,並且鼓勵碩碩用肢體動作來表達他的情感。幸虧復健得早,如今碩碩可以不用看人的嘴型就可以與他人對話。除了聽障以外,碩碩在七個月大的時候被檢查出有腦波有不正常放電,為腦性麻痺,所以碩碩的肢體動作發展較慢。

雪美說:「人家說七坐八爬,但是碩碩直到十個月大才練習坐,由於他的張力是屬於徐動型,所以肢體動作時好時壞,到了兩歲都還不太會坐,直到三歲半才會走,但是走路不穩會搖晃,所以常常跌倒受傷,在加上肢體動作不協調,碩碩也常將飯菜吃了滿桌滿地」。媽媽爲了不讓他趕上其他小朋友,經常出入醫療院所進行復健與療育課程,就是希望作為碩碩的前導車,因為雪美知道如果今日遲疑不去做,碩碩的學習將會停頓受阻,因為碩碩復健的早,如今各項發展良好。

六年來,碩碩的媽媽雪美,時時刻刻不斷地在碩碩耳邊輸入語言辭彙,在別的小孩已經會走會跳的時候,碩碩還在練習坐、練習爬,但是日子在積極復健中充實渡過,如今碩碩可以不看人的嘴型即可跟人對話,走路也越走越穩,這些表現都要歸功於雪美對早期療育的努力。

雪美說,這六年來,「忙」是我和碩碩的寫照,但是我的心不盲,我積極爲碩碩安排許多復健課程,如今碩碩除了寫字及說話比較慢之外,其他的都與一般孩子無異,這都要歸功於早期療育的成效,並感謝伊甸協助作了很多資源連結。像碩碩的助聽器相當昂貴,加上居住在觀音鄉靠海地區氣候潮濕,經常要更換零件,另外常要跑各大醫療院所作復健,每個月車輛的油資就高達六千多元,對於單薪家庭而言,是相當沉重的負擔。還有好伊甸協助申請各種補助,才能讓碩碩的醫療能夠持續。

慢飛天使已從生命的跑道上起飛,但後續仍然需要有人在天空幫忙撥開雲層,導引他們的航道。所以伊甸也已決定籌建0-12歲身心障礙兒童課後輔導中心,這樣除了可以延續早療工作接受課後輔導,也可以讓有同樣遭遇的家庭獲得喘息空間。此外,雪美後也參加了伊甸的腦麻成長團體,在參與的過程當中認識了許多家長,在經常的互相鼓勵成長中,讓彼此的情感得以宣洩。伊甸基金會呼籲家長要定期讓孩子接受兒童健康發展篩檢,只有及早復健療育,他們也可以展翅飛翔。

想了解更多,請看:發展遲緩兒童早期療育小知識

【酪梨壽司說】

大學同學子羽寫信給我,說他現在在伊甸整合傳播中心上班,負責伊甸基金會的網路行銷,希望我幫忙宣傳遲緩兒的募款影片。我和子羽在大學的交集不多,對他畢業後的生活很是好奇,恰巧發現他在部落格寫了自我介紹:【部落格伙伴群像】子羽:旅行的意義 ,忍不住點開來看看。

第一眼就瞄到怵目驚心的「現在薪水比我大學剛畢業第一份工作還低」,嚇了一跳,趕緊從頭看起。不看還好,看完以後感動到不行。原來這個大學時很少有機會交談的瘦小同學,竟然是這麼一條鐵錚錚的漢子。說也奇怪,雖然我沒有騎單車環島過,也沒真碰過什麼天大的挫折,不過子羽寫的心路歷程,我竟100%理解。大學畢業七年後重新透過網路認識老同學,感覺真是奇妙。

加油,子羽。加油,所有渴望翱翔天際的小小紙飛機。希望我轉貼訊息的小動作,真的可以為你們加裝起飛動力。

最後,雖然已經違反公益宣傳文簡單明瞭的守則,以下還是要偷偷同場加映子羽這篇超熱血的〈旅行的意義〉。



旅行的意義

作者:子羽
出處:人間伊甸

2005年某天晚上,我曾經試著寫自己的遺書。
 
那是我獨自單車環島的前一晚,我在床上翻來覆去無法成眠;不要說單車遠遊,我甚至從來沒有一個人旅行過。我其實會害怕,前幾天還夢到自己在蘇花公路上發 生車禍,反正失眠,所以我決定爬起來寫「如果回不來要交待的事」。但仔細想想不過是一個人出去騎騎車,幹嘛搞得這麼壯烈?於是我把紙揉成團丟進垃圾筒,慢慢進入夢鄉。

14天後,這個島嶼有了一條我用汗水滴出的路徑,它翻過山嶺、越過小溪、穿過都市叢林,然後、然後它通往那裡呢?其實說真的,我不知道。

很多故事裡都說,經歷了一次冒險後,他從此變得勇敢、一帆風順......。但我的故事卻不是這樣,我繞了一圈回來之後,反而是我最低潮的1年。我離開了新聞界,到一家出版社工作,卻證明是一次失敗的轉型,我從來沒有覺得那麼挫折。

原來不只恆春有落山風,人生也有。

我曾在恆春被落山風吹到翻車,在獨自騎車的過程中,說我不覺得累、不覺得孤單寂寞是騙人的,但我這樣告訴自己:「想回去?當然沒問題,給我用腳踏車衝 啊!」其實就算騎完也沒有什麼了不起,一定還有人在心底認為我頭殼壞去。但這跟其他人沒有關係,這是我的選擇、和我自己的單挑,我心甘情願接受旅程的各種 部份。

來到伊甸也是我的選擇,現在薪水比我大學剛畢業第一份工作還低。但我願意相信,伊甸肯投入更多在部落格等網路的新式溝通,試著創造一個自有媒體的過程,以及網路公益行銷的部份,不但給了學新聞的我發揮空間,也會帶給我成長與感動。

我明白,在人生的旅行裡,我是命中註定會一再被拋回寒流來襲的蘇花公路的;在這裡,我還是會在大雨中發抖、恐懼地看著落石、砂石車和黑暗沒有盡頭的隧道,然後產生強烈的自我懷疑。我也會在狂風裡反覆摔車,承受單人單騎的巨大無聊。

我只希望我下次軟弱時,能夠想起自己曾經有在寒流來襲時,還是跨上鐵馬走蘇花的小小勇氣。能夠想起自己摔車後罵罵三字經再爬起來的漫不在乎。能夠想起堅 持上坡絕不牽車,騎到像虐待自己的一點點堅持。就算我這個人就是會不斷意志消沈沒有自信又想逃避,但我也要不停地鼓起勇氣,不斷忍受無聊,不斷再堅持下去。

能寫下這篇後記,就是我旅行的意義。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是不是全世界都約好了搶當五六月新娘?連續收到三位好友的紅色閃光彈,閃到我幾乎快瞎了。

和紐約求學時意外結交的好友大胖有好一陣子沒見面,這幾個月來我們只偶爾有空在MSN上瞎聊,他卻從沒忘了獻寶。先是寄給我婚紗相簿,接著又展示他用小畫家嘔心瀝血繪製的喜帖﹝註1﹞。

大胖的婚禮,我其實很想親自出席獻上祝福,可是除了新郎倌以外整個婚禮上誰也不識,男主角忙著敬酒,恐怕也沒空搭理我。本人淡出交際花界已經很久,去呆坐吃飯豈不冷到極點。所以雖然大胖不停用「保證安排你坐在年輕律師桌」等邪惡誘因蠱惑我,最後我還是堅守貧賤不能移富貴不能淫的家訓,忍痛對大胖和曉盼說祝你們幸福,對傳說中的年輕律師們唱「再會啦無緣的人」。

唉啊,不管看了幾遍松嶋菜菜子在《大和拜金女》裡中傳授的婚禮釣金龜婿必殺技,和歐文威爾森在《婚禮終結者》裡的把妹心理戰術,我終究還是學不來,註定沒有當律師娘或靠婚禮騙段一夜情的命。

小愛是我的MBA同窗,和男友是大學和MBA班對,去年畢業後隨著良人至香港發展,所以先公證結婚,今年才回台補辦婚宴。距離小愛成為人妻也近一年了,現在才吃喜酒,感覺十分奇妙,外加可以順便開MBA同學會,讓我對這場婚禮充滿期待。前天小愛問我是否能當他們婚禮的主持人,但我怕羞怯場,只好婉拒。

一週內連續拒絕一位新郎和一位新娘並不好過,深怕自己會下十八層地獄。偏偏我這個奴才命上不了檯面,要我收錢帶位端盤子幫新娘梳頭接捧花什麼都好,若把我錯擺在講台上或陌生人堆中,只怕要演出史上第一個因婚禮聚光燈太強而中暑昏厥的笑話。所以大胖、小愛歹勢啦,紅包我會盡量包大包一點。

再來是學姊兼老同事麗莎。麗莎要遠嫁韓國了,雙方都有重視禮數的家長,他倆的婚事籌備了超過半年,終於即將在六月舉辦台北場喜宴﹝是滴,韓國還有一場﹞。麗莎很慎重,先是寄了電子版喜帖給我,接著不顧我「大家都這麼熟了何必如此費事」的白目推辭,堅持再補寄一張實體版喜帖。麗莎說,兩版都得送,代表邀請者的誠意。我哈哈大笑,麗莎正色訓斥:「小鬼不要鐵齒,等妳結婚時就知道了!」

兩張喜帖都收到後,立刻參透其中玄機。過來人有云,不管是再精打細算省吃儉用的新娘,在挑婚紗照時,都會比當初預定的組數多挑上一倍,原來還真有幾分道理。電子版喜帖裡的麗莎夫婦,穿著顏色飽和鮮麗的傳統韓裝,底色是雅緻的茶色和淺灰,點開附上的電子地圖,還有個用紅色圓圈框起來的「Here!」一閃一閃,標示飯店的位置。我的天,簡直是科技與時尚完美結合。至於實體紙本版,則是稍帶霧面質感的另一張西式婚紗照,新娘穿著典雅的純白露肩禮服,手持粉紅和白玫瑰相間的美麗捧花,穿著淺藍色禮服的新郎則呈白馬王子狀。兩組美不勝收的婚紗照和喜帖,想必花了許多時間精力﹝當然,還有金錢﹞製作,若不發給全世界,才真是浪費了。

看著一向精明幹練的好友們,有人孝感動天發揮藝術細胞滑鼠手繪Q版喜帖,有人絞盡腦汁該請誰當婚禮主持人,有人煞費心機秀絕美婚紗照,就連一向對繁瑣婚喪喜慶習俗冷血的我,也跟著興奮緊張起來。難怪人家說想婚、想昏,這一千件讓人光想就昏頭的麻煩事,若能共同規劃完成還甜甜蜜蜜,感情應該也經的起考驗了吧。﹝註2﹞

歷年來參加的喜宴,現場幾乎都要播放一首代表新人心情的婚禮主題曲。最近最常聽見的是蔡依林和陶喆的〈今天你要嫁給我〉。奇怪的是,我對這首國民經典定情曲一直沒什麼感覺。倒也不是難聽,但就像按摩時碰到沒勁的師傅,搔的癢癢而不痛快,感動遠不及那首老調牙的、周華健唱的〈明天我要嫁給你〉。

要不是每天的交通,煩擾著我所有的夢。要不是適當的時候,你讓我心動。〈明天我要嫁給你〉是寫給女人的歌,周華健這個大男人卻將待嫁女兒心錯綜複雜的情緒詮釋的如此貼切,那喜悅羞怯、那緊張惶恐,不知道麗莎、小愛、和很娘的大胖是否也有?

周華健的歌聲有魔力。聽著聽著,唉啊,我也想有點想嫁了。

明天,我可以嫁給你嗎?



明天我要嫁給你

﹝想聽歌的請按網誌右欄的音樂播放鍵﹞

曲:周華健
詞:周華健

秒針分針滴答滴答在心中
我的眼光閃爍閃爍好空洞
我的心跳撲通撲通地陣陣悸動

我問自己要你愛你有多濃
我要和你雙宿雙飛多衝動
我的內心忽上忽下地陣陣悸動

明天我要嫁給你啦
明天我要嫁給你啦
要不是每天的交通 煩擾著我所有的夢
(要不是停電那一夜 才發現我寂寞空洞)

明天我要嫁給你啦 明天我要(終於)嫁給你啦
要不是你問我 要不是你勸我
要不是適當的時候 你讓我心動
(可是我就在這時候 害怕惶恐)


註1:以滑鼠作品而言,成果好的驚人,可見當初他幫壽司畫的背影圖絕對是敷衍我的。
註2:話雖如此,還是沒有改變我只想公証結婚以及不拍婚紗的決心。

【延伸閱讀】

結婚的勇氣
不相親的理由 (好友結婚普天同慶,舊文暫時解碼大放送﹞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終於,夏天還是來了啊。

當整個北半球開始高唱我愛夏天,只有我一個人躲在陽光照不到的黑暗角落焦慮,祈禱夏天別來。要命的,討厭的,魔鬼般的夏天。

「唷,原來妳這麼怕曬黑?」男性朋友對於宅女婉拒週末踏青或海灘戲水邀約,總是帶著戲謔口吻下結論。

才怪。我天生就黑,走在街上被菲傭誤認為同胞不下十次,死豬不怕開水燙,再黑大不了移民到牙買加去當美女。對夏天的厭惡,可不是單純嫉妒滿街的迷你裙熱褲。說來沒人信,外表黝黑肥壯如我,硬要裝陽光少女也勉強能唬過路人,卻和吸血鬼分享同一個致命罩門:見光死。

這世上應該找不到比我更容易中暑的人了吧。

「妳?中暑?」男人聽完大笑。他們沒有說出口的是,中暑應該是王心凌之流白皙紙片人才有的特權,怎麼會輪到妳?

嘖,你以為我想嗎?人生就是這麼不公平啊,老天沒有生給我長腿白膚,只有中暑這點做足了高維修美女的架式。冷到零下30度我都能忍,偏偏對太陽毫無招架之力,一曬就翹毛。為了減少東施效顰的機率,每近夏天我就開始晝伏夜出的蝙蝠俠生活。平常上班日早出晚歸,還能勉強硬撐,週末假日除非清晨和太陽下山後,幾乎足不出戶。

更悲慘的是我人在台灣。台北的夏季尤其溼熱黏膩,悶到人心浮氣燥,頭頂冒煙,臉上長痘,口角生瘡。今年更誇張,不知道是否因為全球暖化效應,連端午節都還沒到,我就已經中暑臥病在床四次。

今年第一次中暑是清明節。每年清明我都拼命祈禱清明時節雨紛紛,以免到時候欲斷魂的不是路上行人,而是我本人。不巧的是壽司家討厭人擠人,所以清明節前一個禮拜就上山掃墓,老天爺像是懲罰我們不守規矩,總以超級烈日伺候。就算掃墓儀式簡化到只剩拈香祭拜,連金紙都不燒了,中暑這症頭還是來勢兇猛,才不管你是否帽子加洋傘全副武裝,只要半小時,保證眼冒金星。

第二、三次中暑都是週末上市場買菜,市場距離我家不過短短兩條街,十分鐘路程,回家就躺了整個下午,吞了兩顆止痛藥才止住嚴重偏頭痛。第四次則是被興致高昂的朋友騙上陽明山擎天崗散心,顧不得丟臉,全程洋傘不離身,還是逃不過中暑命運,臉上還當場爆出五六顆被熱度逼出的小痘痘。

中暑最痛苦的不是前半段的烈日灼身,真正的惡夢始於進入室內或車內後。空調不知出於何種神秘原因,總是瘋狂強冷還直對著腦門吹,瞬間溫差20度,腦血管熱漲後再冷縮,整得我幾乎腦中風。中醫說我體質濕熱,灌水、刮痧、放血、中藥,什麼民俗療法都試過,總是治標不治本。過去也曾有一段時間發奮鍛鍊身體,但直練到一口氣可以跑十公里,還是只能在清晨七點前和傍晚七點後運動,白天中暑症狀依舊。就這樣無計可施,對夏天和太陽的恐懼症越來越嚴重,最後連看《CSI犯罪現場》影集都會下意識跳過熱力十足的邁阿密篇。邁阿密美則美矣,陽光、沙灘、海水,光看了就教人頭暈。

因為怕中暑又不會游泳,人生徒留許多遺憾,例如從來沒有去過綠島浮潛、沒參加過墾丁春吶,連唯一一次的加勒比海之旅,都浪費在樹蔭下乘涼讀書。或許出於某種可笑的互補原理,我擇偶時不愛憂鬱小生,歷任男友都熱愛陽光沙灘海水,夏天一到就雀躍不已,連夢想中的旅行首選都是夏威夷之類的熱帶島嶼。

可是兩個月連續四次中暑也真的夠了,誰再讓我曬暈我跟誰翻臉。白天不懂夜的黑,我命中註定與陽光少年無緣,拜託誰賞個后羿,幫忙把天殺的太陽射下來吧。

【壽司說】

1. 我很怕冷氣,偏偏辦公室中央空調沒得選擇,朋友車上的冷氣也一個比一個猛。怎麼,只有我吹冷氣會生病嗎?
2. 既然提到全球暖化,突然想到可以趁機宣傳一個消暑又環保的網路闖關遊戲「Cool地球之連環36計」。這是由《天下雜誌》主辦的公益活動,酪梨壽司也是守關部落客的一員。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