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1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昨夜夢裡,和朋友一起逛百貨公司,看到手扶梯上有個熟悉的福泰身影,興奮大喊「嘿,爺爺!你怎麼也在這裡?」

爺爺一臉疑惑的看著我。這才發現認錯了,那個笑起來同樣可愛的禿頭老人,只是別人的爺爺。接著我才想起,爺爺早就不在了啊。剛剛在手扶梯上錯認的,甚至不是他最後幾年因病瘦削的身形,而是小時候我最常去他家玩耍時,那個圓滾滾的笑臉。

爺爺過世近兩年了,可我好像慢了不只半拍,此時才深刻意識到這個事實,第一次為爺爺的死大哭起來。凌晨三點醒來時,臉上還掛著淚痕。

爺爺奶奶生前住在學校配給教職員的舊宿舍內,過世後我們把他們家清空,房舍歸還學校,不需要的雜誌書報賣給收舊貨的,還堪用的日常用品各自帶回家使用。兩個禮拜前,妹妹夢到奶奶問她炒鍋在哪,妹妹說拿回家了。「幹麻拿走,我還要用耶!」奶奶埋怨。這夢百分之百符合奶奶的節儉個性和直率語氣,所以我有事沒事就拿來虧妹妹:「厚~妳把鍋子拿走,現在奶奶生氣來托夢了。」

我其實有點忌妒,因為老人家從來沒有托夢給我,我甚至沒有做過任何跟他們相關的夢。就僅有的這次,都是錯把馮京當馬涼的誤會一場。想到這點,悲從中來,哭的特別起勁,半小時後才又昏昏睡去。

爸媽經常開玩笑說我鐵石心腸,有時連我自己都有同感。我在紐約留學的兩年內,陸續走了爺爺、奶奶、外公三位至親。老人家離開的時候,我都不在身邊,得知消息時也只是錯愕靜默,沒有流過一滴眼淚。

得知奶奶死訊時,隨手寫了一篇「我奶奶」。爸爸很喜歡,在家祭時朗誦給全場親友聽,據說在場者都哭成一團,但人在紐約的作者本人卻沒哭。雖然我最後還是趕上回台參加奶奶的海葬,但當時奶奶已經走了近一個月,對生離死別一向豁達的家人們早已釋懷。當我們在船上歡唱「愛的真諦」為她送行,將一把把骨灰灑向基隆外海時,我只覺得參加了一場特別的家族週末遠足,並不能真切的感受到手上的白色灰燼和骨頭碎片,跟我幽默堅強的奶奶有什麼關係。

或許死亡最難耐的不是消失,而是過程。至今我沒有參加過任何一場真正的葬禮,沒有任何一雙手在我緊握時漸漸失去溫度,沒有在誰的遺體前哭著念過經。雖然以前短暫跑社會新聞時看過不少支離破碎的死人,但我從不害怕也不難過,因為根本沒機會去認識那些人活著的模樣,他們對我來說只是一具具死狀比較難看、味道比較難聞的遺體。

每次經過爺爺家門口,我都會浮上「不如進去給他們一個驚喜」的念頭,下一秒鐘才會想起,現在那只是棟殘破的空屋。但我總覺得只要我有空去按電鈴,奶奶隨時會笑著迎我進門,問我吃過了沒,要不要來碗炒米粉或青菜豆腐湯。七、八年前我家狗兒nana在我在台北讀大學時得了癌症病逝,直到今天,我每次回老家都還有錯覺一開門,過動的nana就會飛撲上前,舔的我滿臉口水。

可能是因為無法親自感受他們的離去,死去的親人也無法出現在夢境中。即使真的入夢了,但誰知道托夢是不是真的托夢,還是只是太過思念親人造成的影像殘留?

於是我跟妹妹約定,我們應該現在寫好兩張紙條,放在只有自己才知道的角落。如果誰先死了,就托夢說明到哪裡去找紙條,上面寫了什麼暗號,這樣就能以科學方式「認證」對方真的來托夢了。


【突然想到的事】

我承認我們兩姊妹真的很無聊,可我真的太想知道托夢的真相了。還有爺爺拜託你別躲了,下次出來跟我說幾句話吧?

子不語怪力亂神,偏偏我對不可思議的事一向充滿興趣,國小時還曾經買過一本重如磚頭的「神秘世界」,裡面蒐集了全世界的X檔案,各種充滿怪力亂神的傳說與真實事件。比如進入金字塔就會慘遭橫禍的詛咒、頭埋在土裡只用肚臍可以呼吸的印度苦行僧、非洲哪個部落用巫術控制活死人﹝Zombie﹞替他們做粗工、義大利某村落的聖母瑪麗亞會不定時流血淚之類的詭異事件。這些超越人體極限或正常人理解範圍內的事件,都讓我興致勃勃。

國小時,我瘋狂蒐集所有能力範圍內可以弄到的鬼故事和恐怖童話,讓我最害怕的竟然是本薄薄的藍鬍子。變態的藍鬍子連續殺了六、七任妻子,像屠夫一樣將她們排排掛在走廊最裡面、永遠鎖上的房間裡。栩栩如生的血腥插圖讓我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有一天晚上夢到媽媽變成藍鬍子,在我家廁所裡掛滿屍體,其中包括我當時的寵物小烏龜,害我好一陣子都不敢上廁所。

大學以後,七夜怪談以來所有東洋鬼片我全沒放過,第一次看到貞子從電視機爬出來時,嚇的幾乎要奪戲院門而出。我多麼希望證實世上有鬼,但始終沒有機會親身見鬼。大概是八字太重了。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本文為限制級,正在用餐者不宜閱讀。

雨下了整夜,洗完的長髮吹不乾,生理期第二天。今天的心情一片濕答答,連打字的手心都微微濕潤起來了。(11月22日,星期三,上午8點34分)

上面這段,是今早出門上班前,隨手記下的無病呻吟。

真相是,我並沒有那麼討厭下雨天,以前還寫過歌頌雨天的日記。但「雨天+趕公車上班+生理期」這種魔鬼的詛咒,根本不可能讓任何一個上班族女性笑臉迎人嘛。更精確點說,我受不了的濕答答不是雨,而是一點也不可愛的小紅啊。

生理期第二天量最多,偏偏今天早上特別忙碌,連喝杯水的時間都沒有。等到好不容易意識到該跑廁所,才發衛生棉早就在超載邊緣,差一點就要血賤辦公桌前。一邊想著好險好險,換完新衛生棉穿上褲子,正準備走出廁所隔間,覺得不對勁,怎麼屁股有點濕濕的?伸手一摸,指尖見紅!地板上也有斑斑血跡。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0) 人氣()

回台後最快樂的時光,是每個禮拜五晚上。如果不用加班,我會邀妹妹逛夜市去。

雖然通化街夜市比較大、離我家又近,我最常出沒的還是師大夜市。大概是因為這裡充滿無憂無慮的青春校園氣息,讓人忘記在辦公室受的鳥氣,穿個T恤球鞋 ,熟女也可以暫時混充學生妹。

夜市姐妹花的觀光路線非常固定,先搭公車在「師大一」站下,過馬路拐進龍泉街,停在師大宿舍門口附近的蘭陽派雞排前,點炸魷魚、甜不辣、雞塊各一份。雞排好不好吃我沒試過,但他們家肥美的炸魷魚可是人間極品。

有一好沒兩好,蘭陽派也是我看過最任性的鹹酥雞攤,品嚐美食需要一點運氣。老闆沒有固定的公休日,愛開不開,總是無預警讓顧客撲空。前一陣子有國外友人來訪,我在兩個禮拜內四顧茅廬,四次都敗興而歸。屢戰屢敗後,曾想出應變之道:出發前打電話問住師大女生宿舍的朋友,請友人站在陽台上探頭看看蘭陽派的燈有沒有亮。此計只用過一次便放棄,因為事先的情資蒐集,顯然大大降低「哇!有開耶!」那中樂透般的驚喜。

除了運氣,還要一點耐性。蘭陽派的料不像多數鹹酥雞攤那樣炸過一次放著,現炸費時,炸完還要用脫油機去除多餘油脂。上禮拜我前面只排了八個人,卻整整等了四十分鐘。

提著得來不易的一袋鹹酥雞,我和妹妹一口甜不辣一口炸魷魚,評論夜市裡的風景。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MBA申請旺季又到了,信箱裡照例塞滿MBA相關疑難雜症。有個問題我在留言板回答過N百次,但可能是因為一直以來都忘了收錄在「MBA是什麼,可以吃嗎?」的文章分類中,每隔幾天就要重複一次,講的連自己都煩了。這次趁著有網友再度發問,乾脆把答案公開,大夥行行好,別再轟炸我啦。

以現在大好的就業市場,美國MBA畢業在當地找工作只要多花一點時間、多一點耐心,「通常」不會找不到。主要是看你想找的產業性質和要求的公司品牌/ 待遇,而有難易程度之別。我很早就決定回台灣,所以雖然剛升二年級時參加過一堆面試,畢業前最後一學期就沒有繼續在美國丟履歷。以行銷工作而言,回台灣薪水比美國少、工時比美國長,但那也是我自己衡量整體優缺點和價值觀後選的。

總而言之,要不要留在國外發展,真的是個人選擇,不用找路人甲乙丙丁﹝包括我﹞背書。我又不是你,怎麼會知道你想去哪裡、或適合哪裡?只要權衡利弊得失後能說服自己,歡喜做甘願受就好。

下面的回覆有點長,因為我擔心「我渴望隨時都能吃到鹽酥雞」這個真心的答案,一般人無法接受。如果能接受,大可不用浪費時間繼續看下去。

---------「我愛鹽酥雞這答案有夠膚淺,我要看認真魔人版答覆」分隔線----------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2) 人氣()

看到喜歡的文章就偷偷整碗端去早就是石器時代的事了,這兩年網友們都比較認真也比較有自我主張,除了剪剪貼貼,還會精心改編細節、配上照片,弄成自己想要的樣子。

秉持從閱讀到參與,以使用者為中心的精神,Web 2.0果然比Web 1.0犀利。﹝大感動﹞

受到「雜誌人物專訪產生器」的啟發,我正在考慮開發一個「網誌文章產生器」,讓嚮往他人生活或文筆的網友輸入喜愛的文章網址,代入幾個簡單的個人化關鍵字,就能根據該文打造量身訂作的日記或雜文,滿足角色扮演的美夢。只要繳一千元的VIP年費,產生器還會自動幫你搭配從眾家相簿網站上搜尋出最適合的照片或影音檔,讓你的網誌更豐富,甚至可以代為報名參與角逐部落格大獎。

如此一來,你不必出國也可以寫留學日記,無須談戀愛也可以當慾望城市女主角,省得還要利用「工人智慧」,一個個手動將紐約代換成洛杉磯, NYU換成UCLA、兩年換成半個月、7-11換成全聯社,太low-end、太麻煩了。

以下是最近不知道第幾個消費者,用行動證明文章產生器的確有市場需求。之前的都來不及留紀錄就被網友檢舉關站,非常可惜。這次決定不藏私,給大家觀摩一篇「網誌文章產生器beta」﹝編按:沒有alpha,但不beta一下就不夠web 2.0﹞的未來範例,有興趣幫忙開發程式的人可以開始報名了。

【壽司補充】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