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旅行歐洲行程的最後一天,終於徹底崩潰。

崩潰不是因為前兩個禮拜都在重感冒中頭昏眼花地度過;不是因為旅程中有一半時間都在下雨;不是因為提前一週還連續兩次訂不到TGV高速火車票被迫滯留南法;不是因為法比交界的Lille車站跟紐約的冬天差不多冷;不是因為被阿姆斯特丹某旅館櫃檯人員多次晃點,以昂貴的長途電話高聲吵了十分鐘架;不是因為連續打了一小時公用電話才發現住的起的旅館全部客滿,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不是因為在某不知名車站購物中心裡鬼打牆,迷路半小時找不到出口;不是因為沿途幾乎沒網路可用,徹底和親朋好友斷絕聯繫…

而是因為我想吃飯想到快瘋了。

托業餘美食家肯兒和巴黎網友Alex之福,這趟旅行我全沒餓著。在尼姆,我驚豔於美味到不可思議的鴨肝醬,在布魯塞爾見識到鬆餅也可以令人心蕩神馳,在阿克馬乳酪市集開懷大啖十數種奇妙口味的純正起士…

尤其是住過南法後,才發現過去在紐約吃過的昂貴西餐,大部分都是扮家家酒。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