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從小到大,我一直以鐵打的身子骨自傲。在寒冷的紐約,我衣服穿的不算多,管他零下十度,也是薄毛衣加上長外套一件就踏雪尋梅去;大聲說話、大口吃飯、大口喝酒是我在學校的正字標記,自以為是紐約留學生女中豪傑的代表,台灣快食大胃王界的明日之星。

人無百日好,花無百日紅。上個禮拜,明日之星遇上人生前所未有的重大打擊。

話說上週學校日本社團辦的品酒會,二十塊美金清酒喝到飽,還有壽司佐酒,是千載難逢的超值好活動。我「試」了五種清酒,因為當天的酒很對味,狂飲了十幾大杯﹝呃,我們不是用玲瓏可愛的清酒杯,而是大的紅酒高腳杯﹞。清酒順口但後勁強,活動結束時,我看著隔壁桌的香港同學在一旁狂吐,還沾沾自喜自己還能清醒續攤乾杯喝啤酒,沒有丟寶島姑娘的臉。

果然啊,魚與熊掌不能兼得,有了鐵齒就沒有鐵胃,隔天早上起床,胃酸過多的疼痛和作嘔感陣陣襲來,差點沒殺了我。那天上午掙扎著上完所有課,中午取消了得來不易的搶手義大利餐廳Lupa訂位,爬回家整整修身養息了一天。

在此之前,我從來沒有過胃方面的毛病,每次朋友Q扭曲著一張臉嚷胃痛,我就端出I told you so的一號機車表情,叨念「誰叫你三餐都不固定,亂吃」,或「胃痛到底是什麼感覺啊?真的這麼難受嗎?」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2) 人氣()

警告:此對話紀錄整個是個無聊,整個看完的人我只能說你很瞎。( 到底什麼是瞎,拜託誰用旅美老人聽得懂的白話文講解一遍?)

人物介紹:大胖六年五班,是執業多年還擁有國內外名校法學碩士的有為青年律師(請參考「我在紐約的男朋友們」),畢業後為了捍衛社會正義和公理而持續奮鬥,偉大的程度跟孫中山先生差不多;壽司是六年七班,在紐約念MBA現在正在放寒假的庸俗女子,念MBA的終極職涯目標是買下一家美而美,請老闆每天送鮪魚蛋三明治和中冰奶到我床邊。(轉念一想好像不用這麼複雜,跟一個在美而美打工的好人交往也行。)


壽司 說:
胖哥我整個要睡覺了

大胖 說:
你不是才剛說不要睡?

壽司 說:
(整個是現在七年級生的流行語,什麼都要加整個)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