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9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的字典裡沒有失眠這兩個字。」至少在這個秋天以前,我都還這麼天真的炫燿著。

工作時,我家的大床是逃避截稿壓力的最佳避風港,死線﹝deadline﹞越近,越似睡美人上身,總到長官打電話來罵人時才揉揉眼悠悠醒轉;MBA第一年從來只嫌睡不飽,一沾床就同打了麻藥的大象,一覺到天明;失眠?簡直就是窮留學生逛第五大道名牌旗艦店,奢侈。

鐵齒了二十幾年,最近第一次嚐到輾轉反側的苦。三週前從台灣度假回來後,時差造成生理時鐘大亂,加上每天都有操煩不完的瑣事,前陣子七八點就睡昏過去,三四點醒過來,不知道該繼續睡還是下床做事;最近又恰恰顛倒,總到三四五點甚至天濛濛亮起,才能在疲累不堪的狀況下迷迷糊糊睡去。

是我老了嗎?我不願面對這個殘酷事實,卻得承認身體已經不像一兩年前,可以恣意惡搞胡整、暴飲暴食、熬夜操勞,隔天醒來還是神清氣爽,一尾活龍。

認了吧,那些貓空吃土雞打牌、陽明山騎機車夜遊、松山機場看飛機起降、到國父紀念館附近那家「蘇阿姨比薩」排隊吃到飽的輕狂歲月,早就隨著畢業紀念冊一頁頁泛黃,或是搬家時跟過期雜誌一起丟進回收箱了。

上了MBA二年級,原本以為會輕鬆一些。沒想到開學後第一個迎接我的新聞,就是沒拿到暑期實習full-time offer的噩耗。沮喪一天後,發現這也沒什麼,擦擦眼淚繼續找就是了嘛。難過是不至於了,但潛意識裡總是免不了那麼一點焦慮,焦慮的不是失業﹝每個人都會找到工作,只是遲早問題﹞,而是朦朧中意識到學生歲月不久即將結束,畢業後會在哪兒落腳、跟誰在一起,全都還是個未知數,就更急著在結束前想抓住些什麼。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4) 人氣()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失戀更是兵家常事。當全世界和你的馬子約好一起背對你的時候,究竟該如何重新振作,迎向下一個人生挑戰?

今天不會講台語的壽司,就為大家帶來一首台語經典勵志老歌「男性的復仇」。之前只有聽過歌名從沒仔細研究過內容,前幾天第一次聽,頗有相見恨晚之憾,怪同學不早點轉寄給我,整整自嗨了十分鐘。真希望下次去KTV時有人可以一人分飾二角唱給我聽。

這首歌不只口白經典,連演唱的歌詞也如暮鼓晨鐘,發人深省。不得不說明華真的很帥氣,還有,阿桃被明華識破時可以再驚慌一點沒關係。

想振作的台灣失志男性們,請按首頁右邊那欄的音樂播放鍵,配合本文的歌詞一起聽。﹝可惜沒網路空間,否則歌曲連結就直接放在文章裡了。﹞歌詞紅色部分蕩氣迴腸,讓我真想為作詞者起立致敬。

男性的復仇

原唱:文夏
翻唱:葉啟田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0) 人氣()

或許有人會問,壽司,妳一個人在紐約,難道都不想交男朋友嗎?幹麻成天只跟娘娘腔或gay鬼混?還是妳標準太高了?

大人冤枉啊,我不是性冷感,也沒有很挑,更非只愛娘們。美食再誘人,都沒有寬闊胸膛和溫暖擁抱來得吸引力大。﹝書書和肯尼士懷疑貌:妳確定?﹞

會達到國父也哭泣的「四海之內皆兄弟﹝姊妹﹞」世界大同境界,只能怪愛我的人和我愛的人,總是沒有交集。

我在紐約,也不是完全沒有人追,但這些男性幾乎可以直接歸納為兩大類:不是已經結/訂婚但還到處放電的多情種,就是色急攻心的自大白目男。

我從在台灣時就搞不懂,為什麼自己長的很普通,卻那麼有已婚男人緣,還曾自責過是不是長的一臉淫賤相,命犯狐狸宮。以為出國後整體造型日漸邋遢,身形日益浮腫,應該可以嚇跑蒼蠅,沒想到老外喜食五花肉,反而每況愈下。

先是我們系上剛訂婚的老美同學沒事就給我灌迷湯「妳是全Stern最美麗的女生」,特別學了「壽司,我愛妳」的中文,下課時猛抓著我練習,有天系上活動結束,還仗著力氣大當著所有同學的面把我整個人抱起來轉了兩圈﹝沒錯,就像電影裡面那樣﹞,差點沒把我嚇哭;有個亞洲已婚同學總愛借酒裝瘋傾吐愛意,舞會時毛手毛腳試探我的身體接觸底線,被我警告後,只嘻皮笑臉說「啊我不小心的」,隔天帶著老婆小孩參加聚會毫不以為意;據說有錢到家裡開銀行、老婆也在紐約的非洲已婚同學,今天上課時傳手機簡訊給坐我旁邊的台灣男同學,要他代為跟我打招呼。說他覺得我很可愛,只要我跟他來個午或晚餐約會,就可以把昂貴的教科書線上版免費讓我和台灣男同學使用。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1) 人氣()

在紐約,我從未為我的男朋友們洗手做羹湯過,他們卻以德報怨、不分直彎﹝ straight or gay﹞,個個燒的一手好菜。

香港學長小史三不五時就問我「要不要喝湯?」然後端上一鍋四五個小時火侯燉到軟爛入味、充滿蓮子紅棗人蔘雞腿豬肚之類補品的高級港式煲湯,每次材料和口味還總有不同花樣。運氣好的話,甚至連蠔油鮑魚燴冬菇這種擺明用來炫燿的見鬼高級酒席菜色,都有機會祭我的五臟廟。雖然說這山珍海味通常都用來普渡眾生,不只做給我一個人吃,還是讓我在紐約留學生涯的第一個嚴冬,感到絲絲暖意。﹝註一﹞

台灣律師好友大胖也很天才,念法學院明明應該要忙到斷氣,他老人家沒事就來個可樂花生燉豬腳或祖傳紅燒牛肉之類的台式正港好料宴請同學朋友﹝註二﹞。我感冒喉嚨痛,大律師還準備好川貝枇杷膏進貢給老佛爺養病。

我到美國來幾次記憶中最單純快樂、百分之百享受的的時光,都跟我的男朋友們,呃,或者是說「姊妹」們,有關。排名前兩名的,非「大西洋城喬伊家﹝書書的男友﹞之旅」與「布魯克林麥克斯家﹝肯尼士的男友﹞之旅」莫屬。

我的男同志好友書書在距離紐約市兩小時車程的紐澤西大西洋城當會計師,看似標準的文藝青年,內心卻是十分狂熱火辣﹝註三﹞。書書看過的電影不是普通的多,影評總是鉅細靡遺旁徵博引,沒事還會來城裡溫習早就看到會背的百老匯歌舞劇;他一向有蒐集小熊玩偶的嗜好,整個房間、櫃頭、床上、沙發上都站滿了小熊兄弟姊妹們,最近甚至迷上自己買布料動手縫製泰迪熊,技術和耐心都已經到達出神入化的境界。

我很愛書書,對去他家玩這件事卻是又期待又怕受傷害,因為每次去大西洋城,他都要秉持台灣人辦桌的精神,端出滿漢全席來招待,非得幫我在一天內製造出三磅肥肉才放我回曼哈頓。書書的「治療系」名菜從各種台灣小吃鹹酥雞甜不辣豬腳麵線肉羹麵酸辣湯到蘿蔔糕珍珠奶茶豆花蛋黃酥,包管治好台灣遊子的鄉愁,只要你敢點,他都做的出來。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2) 人氣()

暑假回台灣一趟,親朋好友們都搶著問,慾望城市很精采吧?你一個人搬出來外面住,有沒有艷遇?有沒有交新男友?

「沒有耶。男的朋友是不少,可惜不是姊妹,就是兄弟。」我搖搖頭,眼中有張愛玲式的華麗滄涼。

慾望城市的話題,通常就在眾親友們「妳這孩子真不爭氣,真沒搞頭」的嗟嘆聲中,黯然落幕。

不知為何,從小我的男人緣就很好。我的男人緣,不是被男人捧在手心呵護寵愛的緣分,而是和男人勾肩搭背、蓋棉被純聊天、稱兄道弟、「來,乾杯」的那種。

這種症狀,在出國後變本加厲。或許是我的阿莎力大姐頭性格,被適者生存的紐約精神發揚光大,出國後的朋友,忽然從以往男女比例三比七,逆轉成七比三。

這實在怨不得人,完全是咎由自取。最好的例子就是前天去迎新派對,酒酣耳熱之際,我把手搭上好友小強的肩膀打招呼。小強回頭,嚇了一大跳:「啊,是妳?妳剛剛那一掌超有力,根本就是個男人!」而我上回和大胖回想我們為什麼會變成好友,結論也是「因為妳第一次聊天就跟我講黃色笑話。」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3) 人氣()

今天晚上九點早早就寢,半夜一點起床撒尿後睡不著,到萬金油家逛。很狗屎運的,給我瞄到資深記者董成瑜在中時副刊發表的「一個人的生活」。這篇孤僻獨身熟女的誠實告白,午夜夢迴時讀來特別有感覺,幾乎每段都讓我大嘆「他媽的怎麼寫的這麼深刻」。

我愛的要死,第一時間在msn上與好友大胖熱情分享,雖然他既不孤僻又不誠實更不是熟女。﹝誰教我都一個人生活,沒有朋友。﹞

大胖  說:
幾年前,我已在台北工作多年,某個下雨天的午後,我走過敦化南路上的一個小公園,欣賞著細雨中樹枝上的花苞,正感傷時,一個身影出現在我面前。我十分訝異,他是個看來不到三十歲的清秀男子,只穿了一件大襯衫,下身除了鞋子什麼都沒有,他依然對我掀開了襯衫。那時我已三十出頭,不再是少女。我猜那天因為下雨人煙稀少,他才選擇了一個年紀比他大的女人。但那一剎那卻喚起了我許多複雜情緒,其中包含了對於青春之消逝、某種「古典經驗」不再的感嘆,還有,他這樣「乾淨」地走出家門,不怕家人、鄰居、路人看到?還有,我究竟該用什麼樣的眼光、表情看他?

我還來不及想該露出什麼表情,他便向後轉身跑了。我竟有些感傷,我的複雜眼神必定傷害了他──現在我不已再會被這些人傷害,而且已經到了一個不願傷害任何人的年紀了。他們喜歡少女,除了她們的青春也因為她們單純,成年女人看他們的眼神裡已沒有那種他們所需的純粹的東西了。 ﹝以上引自「一個人的生活」原文﹞

大胖 說:
這會不會太經典了點,不過好長。

壽司 說:
對啊,好妙。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8) 人氣()

這次回台灣,我選了一盒鳳梨酥﹝註一﹞給阿曼達當禮物。

阿曼達是我暑期實習部門的經理、我的直屬長官、也是MBA前幾屆的學姊。

同學朋友們都說,大可不必。暑期實習都結束了,要不要給全職工作機會也早已決定,這時候再kiss ass﹝註二﹞顯得多餘。其實我也知道,偏偏就是想表達我的謝意。

阿曼達個性有點害羞不算多話,我們之間沒有太多共通的話題和私交,無法當姊妹或麻吉,但她對我很照顧,我的每份企劃案、上台簡報、甚至會議記錄,她都會非常仔細挑出錯誤和問題,不論再忙,都會坐下來給我最細節又中肯的建議。

這個暑假多虧有她,否則我不可能在這個近乎純美國人的艱苦環境﹝註三﹞中存活下來,也無法成長的這麼快速。

實習結束的前一天,整個部門的實習生都得在高階主管前面作final presentation。一個會議室黑鴉鴉五十多人,上台前我抱著三個禮拜來重複修改練習至少上百次的簡報,緊張焦慮竟然消失無蹤。接下來二十分鐘,我一次小抄都沒看,一個螺絲都沒有,連先前最擔心的Q&A,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奇蹟似地作出個人史上最精采的一次英文簡報。在台上,我看到長官們在台下猛點頭,放下大半顆心。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0) 人氣()

放完美國勞動節,也就正式進入秋天。(是嗎?我只是裝懂)和煦的太陽,涼爽的晚風。我是個非常容易受氣候影響情緒的人,所以這次回到紐約以後,每天心情都很好。

天氣固然可愛,嚴重的時差卻讓人恨的牙癢癢。自從過了二十五,坐長程飛機必定腰酸背痛,時差還要兩個禮拜才調的回來。天可憐見,我回台灣只有短短兩週,才剛開始習慣台灣作息,又要重新適應美國時間,要命。

昨天的課程有一半都有周公陪讀,草草吞完晚餐八點左右不支倒床,睡到凌晨一點半又百分之百的清醒,不知這算哪國的起床時間。唉,小時候上飛機立刻睡死、下飛機生龍活虎、沒事還可以來個陽明山夜遊貓空吃土雞打牌的氣魄都到哪兒去了?

眼看怎麼也睡不著,只好起床胡謅了這篇沒有內容純靠夭的日記。順便告訴大家,我已經回紐約,正式開始我的MBA二年級生涯啦。

【酪梨壽司說】

1. 我對美國勞動節只有兩個印象,第一個是勞動節衣鞋免稅週,瞎拼很爽,第二個就是「勞動節過後不可以穿白色衣物﹝典故在這裡﹞」的美國傳統風俗。根據最嚴格的禮節,白鞋只能在夏天,也就是Memorial Day和Labor Day之間穿。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2) 人氣()

闊別寶島一年,回台北當然不忘和老朋友聯絡感情。

國中同學、高中同學、大學同學、以前當記者時的戰友…全都在歡聚名單上;連前男友小胖,我都打了電話開心話家常。

正當我在忠孝敦化錢櫃最不划算的週六晚上假裝跟得上蔡依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拍子、划酒拳灌飽台啤和奶茶、連續四天光顧兩次上海菜一次印度菜一次日本料理還差點踏進俄羅斯餐廳(註一),即將回到桃園鄉下老家前一晚,突然憶起還有一個人好久不見。

我的「前前」男友阿寶(註二)。

如果大家記憶猶新,阿寶就是我早期日記有一半都好比得了輕微憂鬱症、沒事傷春悲秋(例如這一篇)的源頭。我健壯的身形雖然怎麼看都不像咳血葬花的林黛玉,但兩人交往將近五年,從二十一歲到二十五歲,我最青春無敵的歲月,都奉獻給了他。結局雖然是不堪對方一再偷吃而分手,但套句選戰後選輸那方總是得掛在嘴上的經典台詞,我們終究是「一起打過那場美好的仗」啊。

這位前前男友,除了交往晚期有連續偷吃和嚴重遲到這兩個致命缺點,對我還真沒什麼好挑剔的。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