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1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一直以為困在鳥籠裡的我命運坎坷,直到我見證留學生好友Q的租屋血淚史。

Q比我早一年來紐約,因為生活費預算較為拮据,住在遙遠的皇后區裡的「土庫」裡,月租約莫六百塊。

土庫是什麼?其實就是紐約華人對地下室的俗稱,分成只有貼頂窗戶露在地表以上的「土庫」,和一半在地上一半在地下的「半土庫」。不過不管土庫或半土庫,都得跟地下室的鍋爐、水管、瓦斯管比鄰而居,因為有安全和健康顧慮,在紐約出租土庫是違法的,住在裡面也總有不見天日的落魄感。

Q的學校在曼哈頓downtown,從他Forresthills的家到學校單程超過四十分鐘。除此了是地下室又比較遠之外,這個one bedroom的土庫其實環境清幽,舒適寬敞,倒也不壞。

好景不常﹝如果一直花好月圓風和日麗,故事也講不下去﹞,Q的房東在一個月前、期中考週的一個晚上,向他宣布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不好意思,我把房子賣了,你得搬家!

根據法律規定,一旦立下租約,房東不可以隨便破壞契約趕房客,壞就壞在租地下室並不合法、當然也從沒立過租約。Q的房東不是惡人,求情後給他一個月的緩衝期覓新居。只可憐Q一邊上網找房子還要一邊忙期中考,搞的分身乏術焦頭爛額。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我熱愛紐約的原因之一,是這裡總是充滿不可思議的驚奇、荒謬與坎坷。

在我進入驚奇荒謬又坎坷的故事之前,先分析一下在紐約的居住環境,有助於理解故事背景。

我住在位居曼哈頓最熱鬧繁華的聯合廣場﹝Union Square﹞旁的紐約大學宿舍大樓。我愛我的小窩,因為它走路到系館十五分鐘,到時尚天堂第五大道瞎拼不用五分鐘,雖然我沒錢也沒空;房間內有隔絕市區噪音功能的氣密窗,水電瓦斯暖氣寬頻網路cable頻道全包外加供應免費廁所衛生紙和垃圾袋、電腦室裡有免費無限使用的十幾台電腦和雷射印表機,樓下還有高級健身房;隨時有一組清潔維修人員待命為走廊吸塵幫大廳打蠟、維修不通的水管和馬桶,大廳二十四小時有三名制服警衛守護、進出還有高科技掌紋加刷卡安全識別系統,安全程度跟銀行金庫有的拼。﹝突然覺得我有幫房地產寫文宣的天份﹞

唯一的缺點,就是它小了一點、又貴了一點﹝好吧,不只一點﹞。我的房間只容的下小衣櫃、書桌、單人床和我的十三吋電視機,如果有人不信邪,霸王硬上弓將雙人床塞進這個空間,恐怕得面對每天房門一打開就得直接脫鞋上床的命運。我有一個迷你小流理台,但水槽的長寬高剛好只能卡進一個中型湯鍋,洗碗洗菜時總一不小心就弄得像過泰國潑水節。紐約大學的生意算盤打的很精,住在這棟大樓,單人小套房﹝Studio﹞一個月1500、就連兩個人共用衛浴和廚具的雅房﹝Shared two-bedroom﹞,一個人也要月付1350。

換句話說,我們這群沒有收入的窮學生每個月平均要為這個鳥籠付出台幣四萬五到五萬的房租,這筆錢很多工作三五年的台北小上班族不吃不喝也不見得榨的出,更別說這還沒算進MBA讓人傾家蕩產的高昂學費。像我這種畢業後不打算進入要錢不要命投資銀行界的人兒,回台北大概要過十年白天上班晚上下海坐檯陪酒的日子,才能將累累負債全部還清。

有人問,啊你怎麼不學學凱莉在外面找房子,她的單身慾望城市生活看來不就挺不賴,在床上用iBook愜意寫寫稿,沒事還可以帶不同的男人回公寓談戀愛。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