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為什麼每天都可以笑著上課啊?我是說,妳為什麼這麼開心?」

今天中午,我的同班好友愛蜜麗,在和我一起囫圇吞下麥當勞窮人午餐後,丟出一個問號。

說也奇怪,她是這個月第六次問我這個問題的同學。

這可考倒我了。因為仔細想想,這一個月來,實在沒有什麼特別令人開心的事值得我笑口常開。這一個月來,在會計經濟統計課上,同學點頭如搗蒜,爭相發言的手舉的半天高,重度數字白癡的我聽的暈頭轉向霧煞煞,連在老師緊張刺激的「冷酷呼叫」(cold call)中都可以不小心陷入重度昏迷;在企業說明會中,我和無數公司代表握手寒暄自我介紹,腦袋用力擠出下一個看似睿智的問題,其實很心虛(他們公司有哪些產品,我都是兩個小時前惡補才知道);在參加不完的週末派對中,我一個晚上認識兩個麗莎三個班傑明,十二點後,人臉和名字全都混在酒杯裡,隔天手機裡充滿想破頭也記不得卻又不知該不該刪掉的陌生人名。

我身邊的同學,經常有人眉頭深鎖,為茫茫前途或坎坷情路陷入憂鬱。我承認,課業很惱人、找實習很辛苦、想家時很寂寞、更別說握不完的手和不參加會有同儕壓力的late night parties。任何一項都足以把人逼瘋,更別說是通通加在一起。

雖然如此,我還是很開心。因為我在紐約,一個混亂又充滿生命力的城市。我喜歡這個沒有校園的學校,走出系所大門就是市中心;我喜歡我像小的像鳥籠的宿舍,旁邊就是熱鬧的聯合廣場,走路就可以到第五大道(雖然我從來沒空瞎拼);我喜歡在西方超市和中國城輪流探險,挑戰買好吃又便宜的東西;我喜歡身邊一堆財務菁英,下課時熱烈討論一天只睡三小時的投資銀行生涯,或是我永遠分不清兩者差在哪裡的Sales and Trading。身為商學院裡的「詩人」,我每天都過的都像太空船失事誤降地球的火星人,邊做生態觀測紀錄邊驚呼「傑克,這真是太神奇!」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