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04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清明剛過,端午將至,不知不覺天氣轉熱,漫長的學校申請季節也即將進入尾聲。

除了兩所學校五月才會公佈結果,我的MBA申請江山大致底定:申請了十三所,命中七所,一所備取、三所槓龜。這對今年初才在兩三個禮拜內,火燒屁股地把所有申請資料搞定的我,無異是媽祖保佑的結果。

我開始和錄取學校的新生們聚會、詢問學長姐、業界人士、親朋好友們的選校意見,認識許多熱心提供建議的朋友。但進入選擇階段,少了之前的緊湊與壓力,多的是莫名其妙的失落感,以及對未知MBA生活「又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徬徨(很老掉牙的台詞,但真是這樣)。到底該選擇都市還是鄉村?東西還是南北?MBA還是IMC?學校排名或台灣校友connectoin?

更重要的是,MBA這玩意兒究竟是不是我想要的?(現在才想這個會不會太遲)

我遲疑了。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我不知道妳難過什麼,但我知道我難過什麼。」我話鋒急轉直下,急著脫離「悲憐上帝的小兒子」的橋段。這段NG太多遍了,我有點疲倦。

「妳?妳難過什麼?」Amanda有點驚訝。

「我難過的是,為什麼現在這種男人越來越多?還是只是我們剛好遇到?」入戲太深,我也忍不住感慨起來。

「恩,我不太會覺得這是每個人的問題。老實說,這個過程我並不受傷,我只是為他難過。我還是相信有好的人,雖然我也會擔心我快老了沒人要。」

「最恐怖的是有些人會利用妳氾濫的母愛和同情心,欺騙妳的感情,讓妳以為他有意跟你長期發展,最後再抽身說:啊,我們兩個「認知不同」!」我忿忿不平。如果大家記憶猶深,將這句話運用最經典的,是當年腳踏周玉蔻何麗玲兩條船的黃義交先生。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Amanda和「疑似精蟲衝腦學長」晚餐約會的隔天。照例,我們又在三姑六婆聖地MSN聊開。

「結果,我今天感覺變得很糟。」Amanda語帶沮喪。

「怎麼啦?」啊,該不會妳昨天其實被硬上了不好意思告訴我吧?拜託不要千萬不要,我發誓會買機票去倫敦連夜去閹了這個傢伙。

我屏氣凝神等待Amanda說話。

「事情是這樣的。我的朋友蜜雪兒啊,問她的朋友、也就是學長一個知己的女性朋友這件事,結果那個女性朋友覺得他是有點認真的,因為以學長的個性,是不會去找女生上床的,連跟女生搭訕都不會。」大約是有點激動,Amanda打字速度突飛猛進,一連出現了四次「朋友」,我花了二十秒,才搞懂「Amanda的朋友」當起徵信社從「學長的朋友」下手調查學長是不是有前科。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隔不到一天,我又在MSN上碰到Amanda。

「剛剛和學長出去回來,他一直想吻我,因為妳警告過,我早就知道可能會有這麼一著,所以很小心地拒絕了。結果,他很難過。」Amanda一見我上線,就急著向我報告「戰情」。

「然後勒?」

「我回家以後也很難過,怕傷了他的心。在MSN上遇到,他還是很沮喪。我很婉轉地問,你到底是因為找女生上床失敗難過,還是真的喜歡我而難過?當然,我沒問的很直接,我這個人說話比較客氣。」Amanda畢竟就是Amanda,人好的沒話說。

「結果他說什麼?」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昨天,我在MSN上巧遇正在英國念研究所的好友Amanda。

「前天晚上,我突然接到一個學長的電話,邀我跟他去喝一杯。我問他時間地點,他說:乾脆妳現在直接來我住的地方吧!」她來不及客套打招呼,劈頭就開始說故事。

「但拜託,那時已經晚上十一點了!」她懷疑他居心叵測,又不確定學長到底想幹什麼,因此求助於我。Amanda渴望愛情,是個戀愛實戰經驗值趨近於零的單純女性,雖然有點脫線,卻是男人眼中標準「潔身自愛」的良家婦女。

「很明顯,這是個性暗示。如果你對他有興趣,去也無妨,如果不是就拒絕他。」一天到晚當人家張老師的我,立刻為她分析戰況。這敵人意圖太明顯,連路人的腳毛都知道,根本不需要浪費時間揣測。

「我對他沒那種興趣,所以我說我要去另一個女同學家,他卻堅持要我獨自一個人去他家。這個學長平常也好好的喔,我們不算太熟,所以我聽了只覺得頭昏。」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Dear all:前天寫完「我為什麼慢跑」這篇日記(應該算是留言回覆),得到很多人在留言版上真情流露的經驗分享、鼓勵和祝福,我很感動,謝謝大家。其中有一封寄至我信箱的讀者感言與我當初的感覺非常類似,算是男性版的「我為什麼慢跑」吧?徵得作者同意,特別放上前台與大家分享。

不論你是慢跑或游泳、跳舞或唱歌,祝每個人都找到自己的快樂與幸福。

***男子漢心聲一***

Hello Sushi:

看了妳的慢跑的理由,覺得心有戚戚焉,也想寫一下自己慢跑的理由,妳就當做是我的日記看吧。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電蚊拍在我心中,是項傳奇性的高科技產品。

從小體溫偏高,蚊子特別愛找我麻煩,每個夏天雙腿照例要化身紅豆冰棒。日前網友頻頻炫耀「一拍在手,萬蚊莫敵」的英勇事蹟,躍躍欲試,卻一直苦無購買機會,對電蚊拍的憧憬也更深了。

這次回老家,發現媽媽床頭竟供奉了這樣新法寶,見獵心喜。原來朝思暮想的的蚊子剋星,長的像個小型的羽球或網球拍,黑色的粗握柄上有個開關,要開殺戒時,只消按一下黃色的圓形小按鈕,黃色「拍面」上的「鐵絲網」就會通電,將蚊子「pia!」一聲即刻引渡至西方極樂世界。快速、簡單、乾淨。

呼,聽起來就很過癮又有效率。不得不佩服發明的那個人,是個嗜血的天才,讓打蚊子這個全民娛樂依然保有挑戰性,卻改良命中率。蚊帳雖然固若金湯,但有故步自封劃地自限的遺憾;蚊香,不論是傳統綠色圈圈狀的鱷魚牌還是雷達之類的插電液體電蚊香,都免不了有怪味,沒毒死蚊子卻先把人薰的發暈,而且隨著蚊子一代代產生抗藥性,逐漸失去威力;只有電蚊拍,讓人感覺像個配寶劍的絕代俠客,拍起拍落,敵人應聲化作一縷清煙,不亦快哉。

老家在鄉下,鄉下什麼不多,蚊子最多。每回到陽台開瓦斯開關,落地窗前徘徊的蚊子就多到可以代表參加昆蟲界的313、410大遊行,不管你再怎麼快速關窗,總有幾隻趁隙偷渡上岸。昨晚我跟媽借了電蚊拍,打算跟這些吸血不眨眼的小惡魔拼了。你們這些不知死活的吸血鬼,有種就來吧!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Dear momo:妳問我為什麼開始慢跑?我想了很久,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我的慢跑故事其實有點悲傷,曾經想過寫成一篇長篇連載故事,又怕造成傷害,所以始終沒寫。這裡給妳一個打過馬賽克的長話短說版吧。

第一次開始慢跑,是在2002年的冬季。親朋好友們聽到超級大懶女開始發憤運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給他們的理由,是再合理也不過的「減肥」,因為我怎麼看都是該運動的虛胖傢伙。我沒說出口的,是我剛發現男友出軌的事實,把這個祕密硬生生吞了下去,沒敢告訴幾個人。深怕一說出口,所有人都會說他的壞話、對他有壞印象、或是乾脆勸我分手。我不想面對現實。

更何況,都五年了,我捨不得啊。

男友要求我再給彼此一次機會,我笑著原諒了他,卻沒有原諒自己。我成天疑神疑鬼,懷疑他是否還繼續腳踏兩條船、到底愛不愛我;懷疑自己身材不夠好、不夠有女性魅力、不夠溫柔體貼善解人意。極度壓抑的結果,只好找一個轉移注意力的情緒出口,像童話「國王的驢耳朵」裡那個理髮師,挖一個洞把祕密埋起來。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2) 人氣()

我想一切都是緣分吧。如果不是因為試圖重振雄風、重拾晨跑習慣,我也不會和林懷民重逢。

只要有路的地方,就有鐵打的老杯杯。我曾說過,他們總選在清晨出沒,跳盪的那樣輕盈,腳上像是有彈簧,你若想跟他們硬拼,不管是耐力還是速度,都是自尋死路。有一種老杯杯是獨行俠,頭上綁著短毛巾只差沒寫上「必勝」,穿著神似「少林足球」裡周星馳歷經風霜的舊跑鞋,繞著跑道一圈一圈公轉,節奏分明,彷彿世界只剩下他和他的呼吸。他們多半瘦瘦黑黑,大小腿上卻有勻稱漂亮的長條形肌肉,搭配「第X屆曾文水庫馬拉松」或「台北國際馬拉松」的背心,不說話就自成一股震懾人心的魄力。

另一種老杯杯是群居的動物。他們三五成群,通常成一橫列,高矮胖瘦各不同、橫看成嶺側成峰,但步伐整齊畫一,邊聊天邊慢跑。他們一派閒適地談天說地,讓人有錯覺他們不是跑了十幾公里,而是正坐在大樹下泡茶聊天下棋。每次經過他們身旁,我總不自覺hold住上氣不接下氣的紊亂喘息聲,假裝和大夥同是武林中人,就算明明已經快要斷氣。

「林懷民」屬於鐵打的老杯杯第二類。「林懷民」不是那個同性戀國際級編舞大師,是我去年我留職停薪在家每天固定晨跑時,幫一個臉頰瘦削、看似弱不禁風的老頭取的外號,因為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這位老先生都像極了雲門舞集的創辦人林懷民。慢跑時,每一大圈我至少與他和他的三位跑友們照一次面,他也總要笑瞇瞇地和我打一聲招呼,眼神充滿了「好樣的,小妞也是個練家子」的肯定。不管是「小姐,體力不錯唷!」或「加油!」林懷民先生都聲如洪鐘,中氣十足,我只能勉強擠出微笑點點頭。

我不是沒禮貌,但記憶中,幾乎沒和林懷民說過話,第一,我慢跑時不喜歡說話,應該是說,體力也沒好到可以應付邊說話邊跑步;第二,慢跑時的我狼狽不堪,臉比關公紅,亂澎澎的頭髮雖然綁成馬尾,不聽話的瀏海還是會隨著步伐震動掉下來黏的滿頭滿臉,像極了瘋女十八年,根本不希望有人認出我,更別說聊天。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在桃園往台北的莒光號上,照例沒有位子坐,小娃兒哭的震天嘎響。真倒楣,老天爺一定和我有仇。

還記得上上禮拜搭公車去公司加班,坐在辦公桌前幾個小時後,才發現皮夾失蹤了。我搔破頭皮使盡吃奶的力氣搜索記憶,研判是我刷悠遊卡時手上拿著太多東西,坐下時忘了把皮夾放回皮包,沒留神就滑落在座位下。當然,也有可能是下公車之後,掉在前往公司的路上……不論是哪一個選項,似乎都凶多吉少。

我難過的想哭,因為這個皮夾是前男友送給我的禮物,有紀念意義。裡面還有信用卡、金融卡、身份證件、健保卡、幾張千元大鈔、幾百元誠品禮券、華納威秀的電影兌換券、剛加值完的悠遊卡……。失去全部家當不說,我生平最痛恨的就是重辦各種證件的繁瑣程序。

沮喪沒讓我失去理智。靈機一動,上網查首都客運的080免付費服務電話,問出公車總站的電話。

「請問你們今天有沒有看到一個皮夾?」
「什麼樣的?」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我昨晚躺到今天中午,發現今天換成夏令時間了。」

說話的人是Lisa。Lisa是我的前同事、大學學姐、最好的朋友之一。去年她去美國念MBA,今年七月,我也將踏上那塊熟悉又陌生的土地。

「妳記不記得一年前我們來美國採訪,就是夏令時間的第一天?」Lisa考我。「好可怕,已經一年了。」

嘿,親愛的,我怎麼可能忘記。

我怎麼可能忘記,25歲的四月,我們一起勇闖矽谷。因為時間太緊迫,手上除了機票手上只有幾個名字,所有受訪者都到了美國才敲定。我們天真的以為朋友代訂的是凱悅飯店,大呼賺到了真是便宜,到了門口才赫然發現那只是一家凱悅體系下的小木屋汽車旅館,從入口走到房間就要十分鐘,附近荒涼的可以。我們沒料到舊金山在春夏之交這麼冷,只穿著薄薄的線衫和小外套,每天早晚出門都發抖到快抽筋。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我站在那扇幽暗到令人尷尬的門前,羞澀地湊耳向他坦承,我雖然看起來很會玩,其實完全沒有經驗,他下巴幾乎掉下來。

26歲的男人努力控制面部表情,但仍掩不住在焚化爐裡撈到夜明珠、在死刑犯骨灰罈中發現舍利子的驚訝與感動。「不要怕,」他興奮地快步拉著我的手,走向那個不知是通往地獄還是天堂的入口。在昏黃的燈光下,他燃燒著慾望火焰的眼眸在說:我一定要讓妳試試看,那種滋味有多美妙。

「保證妳會愛上,」他語帶誘惑。

「我想還是不要好了......」我拉拉他的衣角,決定還是看場電影就好。在大家心中我一向也算是乖乖牌,雖然以前上課經常睡覺,或是在台下偷偷接力看綠色的小本金庸小說,也會私下用髒話問候人家老母,但沒想過自己竟然有一天,會偷偷摸摸跟一個男人走進這種地方。雖然是男友,但感覺還是很怪、很丟臉。

「沒關係,我會教妳,」男人握住我的手,一股熱流傳進我手心。簡單的體貼卻觸動我脆弱的靈魂。雖然既期待又怕受傷害,但第一次獻給我深愛的男人,我不後悔。

牙一咬,想低頭直接衝進去,他卻一把抓住我。「要先付錢,」他熟練地掏皮夾。沒想到看起來老實的他,經驗原來這麼豐富。櫃臺小姐接過鈔票,對我粲然一笑,我刷地臉發熱一路紅上耳朵,把頭低的更低。唉,她一定正暗自嘲笑我的猴急。幸好燈光昏暗,她應該不會識破我是第一次吧。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我明明就已經應該出門上班,結果還在這邊跟一個客服耗,」昨天深夜,應該是美國時間週五上午吧,我念完MBA在美國工作的高中同學Phinn,傳了個MSN簡訊給我。

「啊?」我假裝驚訝,其實早就習以為常。如果大家還記得,我的第一次惡女經驗,那個陪我為了一杯水找店長理論,最後還免費被招待一餐的女記者就是Phinn;Phinn也是我之前提過,有網路購物比價強迫症,買一張機票可以比上十幾個網站,最後拿到的價格,大概比航空公司員工價還便宜。

「我在網路上購物啊,有個東西在Burt's Bee網站上只要6塊,然後有另一個網站賣同樣的東西,說原價是12塊,現在打八折只要9.6。我就打電話跟他們說,你們這樣不對,根本就是欺騙消費者!」Phinn義憤填膺。

「哈哈哈哈,妳超妙。」我笑。

「其實根本只差3塊,我還在跟他耗。」Phinn很堅持。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