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03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和小胖最近的新遊戲,是研究idiot-proof的「防吵機制」。

眼看再過三、四個月就要分隔兩地至少兩年,說不定還更久,把寶貴的光陰浪費在吵吵鬧鬧哭哭啼啼上,真不划算。所以我們每天都試驗新方法,看如何能讓兩人關係甜蜜又美滿。

這個週末小胖實驗「芝麻開門」。只要他說出「我最愛妳了…」這個magic phrase,加上任何一個請求,比如說「幫我折衣服好不好?」我就會將肥滋滋的肉屁股緩緩移動到床前,整理他剛洗好曬完的衣服;我正要開口數落他怎麼還在網路上鬼混看垃圾信不作正事,他又說「寶貝,妳怎麼這麼可愛!」我要罵的話原封不動吞回肚子裡,化作一個無聲的臭屁。

撒嬌不行,還可以配合餵食法。

禮拜天,小胖問我禮拜一晚上要不要跟他同事聚餐吃泰國蝦,我說好啊好啊,他這個沒神經的笨蛋卻立刻改口說「還是算了,我還沒跟老闆報備,而且同事應該都不會帶女友」,蠻不在乎的表情。期待胡椒蝦蒜頭蝦的舌頭和胃空歡喜一場,我的眼淚竟然很誇張地瞬間撲簌簌流了滿面。(看我有多愛吃。)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申請MBA時,每一個人都強調,你要找出自己的「fit」。Fit在這裡不是形容在忠孝東路加州健身房玻璃落地窗前跑步機上喘息的男女,而是「最適合的選擇」。換句話說,什麼鍋要配什麼蓋,什麼人玩什麼鳥,選擇適合自己的學校,也決定你未來兩年,甚至下半輩子的命運。

偏偏我這個人就是有不見棺材不掉淚的劣根性,選校時拖到最後一秒,連寫essays都火燒屁股來不及,根本不可能花大量時間研究「fit不fit」的問題。因為已經逼近最後deadline,我和大部分有機會沒把握的申請者一樣,在前十名選了三所,十到十五名選了三所,十五到第二十名選了三所,最後,在二十到二十五名選再選三所當「備胎」,打算用「包牌」增加自己中樂透的機率。問我憑什麼標準選校?實話是:「排名加心情」。

算過「鳥卦」沒有?驀然回首,我發現我選校的技巧,並沒有比隨機叼籤條的白文鳥高明多少。

我問今年也錄取NYU的Victor,除了NYU之外,他還面試了哪些學校。Victor說他因為上了NYU Stern,其他面試大部分都推掉了。「這樣其他學校的申請費不是等於丟進水裡?」「可是我覺得我已經決定要去Stern,很難假裝對其他學校還有興趣。」

喔,我說Victor親愛的,基本上面試就是作一場戲,好演員讓電視機前觀眾如癡如醉目眩神迷,中等演員至少讓鄉親父老不要砸電視機,願意在下週同一時間繼續收看下去。我演的角色有精神分裂症,因為每一所學校都得掰出為什麼你是我千古不變的priority。我列出一張清單,上面寫滿了「因為你有ABCD幾個優點,所以我愛你至死不渝」,面試前在公車上反覆背誦練習。我早上摟著紐約大學叫Honey,下午就在喬治城大學耳邊呢喃你是我的巧克力!效果呢?我想應該還不錯,至少兩家都給了我獎學金。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昨天看電視不小心轉到沒營養的命理節目「開運鑑定團」。電視機裡某老師口沫橫飛地說,有幾種女人不得男友老公疼,其中一種就是「對朋友好,但對男友很壞」。

我心頭一驚,對,我就是那種不得人疼的壞女友。在朋友面前隨和的要命,吃什麼喝什麼玩什麼問我都滿口「隨便」「都可以」,但一旦變成人家的女朋友,就變成脾氣暴躁的虎姑婆煩人精。

和男友吵架時,我是那種嘴比水泥硬的死鴨子,得理不饒人。這應該是強迫症的一種,我和另一半吵架一定要吵到贏。

大我五歲的前男友是個情場打滾多年的老油條,清楚「贏不用贏在嘴上」的真理,過去每當我揮軍攻城掠地,他就乾脆休兵舉白旗。不管有沒有聽進去,「好好好,我知道了」永遠是他的萬靈護身符。聽到他認輸,一個巴掌拍不響,我想吵也沒得吵,只能乖乖睡覺。於是我們相安無事了五年,直到他長期腳踏兩條船被抓包。

現在可慘了。與我同年的現任男友小胖,最大的優點是誠實,最大的缺點,也是誠實。每當在電話上兩人吵的不可開交,我怒極大吼:「說,你認不認錯!」小胖一秒不差地頂回來:「我又看不出我有什麼錯,為什麼要認錯!」或是,小胖這局先攻:「妳最好是這樣說啦,每次都要贏在嘴巴上!」我給他來個「完封」:「你還不是一樣!先檢討自己再講我!」結局總是他在電話那頭搖頭嘆氣,我低聲飲泣,根本記不清當初爭吵的議題是什麼,究竟有沒有解決問題。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乍暖還寒的初春早晨,灰姑娘忙著清理壁爐煤灰時,接到了Duke王子捎來的信。信是這麼寫的:

「親愛的灰小姐:

杜克王子妃評選小組已經仔細審查過妳的足部長寬高、腳形與玻璃鞋的契合程度,以及逃離舞會時的背影相似度等條件。由於選拔大會環肥燕瘦競爭激烈,我們無法現在就給你最後答覆。妳的檔案將暫時被放在王子妃候補名單中。

在接下來的全國巡迴試鞋大會中,王子妃評選小組將會週期性地重複審查候補名單中的人選。然後視情況和後宮佳麗剩餘名額給你最後的答覆。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希望妳能持續告訴我們妳適任王子妃的新理由。我們也鼓勵妳提交任何妳認為有助於我們做決定的書面資料(例如:減肥後的腳丫尺寸,開刀除腳臭的新進展、找後母幫妳背書證明妳是賢妻良母、最近一次主動幫人打掃壁爐煤灰的社區服務表現等)。......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ear all,

以下是幾篇針對昨天「海葵與小丑魚」的讀者留言、信件和我的回覆,我的留言版難得這麼有深度,任憑他們在版上被沖刷掉有點可惜,乾脆放上前台讓大家看看。版上還有很多精彩的,受限於字數沒辦法分享,請對「工作vs.尊嚴」這個議題有興趣的人到後台沙拉吧自行取食。

順帶一提,這好像是「酪梨壽司的日記」開台以來,讀者意見最分歧的話題。有人請Jerry盡量適應環境、有人選擇離開、有人請他認清現實當個盡職的好sales、有人叫他別這麼沒骨氣...

我得承認,我還是沒標準答案呢。

(圖說:這是之前網路上流傳已久的「海底總動員(Finding Nemo)」網友惡搞照,可愛的小丑魚成了生魚片壽司...還真符合本台主題啊。)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昨天傍晚,一向開朗活潑的Jerry在電話那頭出奇安靜。

「妳覺得我是不是該辭職?」在我再三逼問下,他有氣無力地吐出這幾個字。

Jerry是我的男性好友,一家外商藥廠的業務代表,也就是俗稱的sales。他的工作性質,就是每天勤跑自己「轄區」內的醫院和科別,想辦法跟醫師混熟,介紹自家公司的主力藥品,務必讓醫師能夠多開他的藥,提升業績。

和全世界所有的業務一樣,Jerry為了業績,總是使出渾身解數,照三餐call早午晚診、在醫師喝水撒尿吃飯的空檔解說藥品特色,連週末都加班參加醫師的婚喪喜慶或是醫藥研討會。每到月底或是季末,他的心情就隨著報表上的數字起伏,要不搖頭嘆氣、要不鬆口氣然後重新上緊發條為下個月努力。儘管這麼辛苦,大部分時間Jerry總是掛著笑臉迎接挑戰,充滿幹勁。

但最近不同。每次通電話或是聚會,Jerry明顯變得鬱鬱寡歡。他說自己的業績勉強過的去,去年還領過公司的年度業績獎金,但是對不起,這世界上沒有「太好的業績」,當你上一年賣了三百萬,業績達成率百分之一百二十,第二年老闆就會提高門檻,把業績目標變成五百萬,今年如果還是只有賣出三百萬,達成率就只剩下百分之六十。你就像是追著胡蘿蔔繞圈的驢子,明知道眼前的蘿蔔永遠吃不著,還是得拖著石磨往前衝,除非打算屁股挨鞭子。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壽司我出國這麼多趟,號稱「自助旅行」行腳遊遍幾大洲,背後的真相卻是:

我的自助旅行,向來就一點也不自助!

不要羨慕,我就是這麼幸福,幾乎每次出國,不論是去東京廈門上海蘇杭香港倫敦慕尼黑舊金山還是峇里島,雖然買的行程都是「自由行」,卻幾乎都有朋友幫我訂好機票飯店、爹娘載我去機場、男友送我上飛機,到了當地機場,還有「地陪」專人接送請吃飯。加上我又是那種說好聽「隨和」說難聽有點「隨便」的人來瘋旅行者,只要同行者願意規劃路線,我也樂得當跟屁蟲。

比如說兩年前,我和幾個大學同學相約去上海玩樂。照理說上海除了住宿之外,吃喝玩樂都很花錢,我卻有幸跟對貴人,其中一個同學的爸爸是位在台灣小有名氣的企業家,上海的台商朋友一拖拉庫,聽說千金小姐大駕光臨,搶著招待我們吃飯,還安排了一台九人座小巴士和私人司機,帶我們到蘇州杭州到處去玩耍,白吃白喝了將近一個禮拜,連去蘇杭時都免費住在同學親戚的空房子裡。

所以後來每當有人問我「妳不是去過上海嗎?哪裡有便宜又好吃的?」我都支支吾吾說不出個名堂來。因為有人罩,我們和一般自助旅行的青年男女不同,吃的可是大餐廳的滿桌酒席好菜。啊…我還記得那個橫切面看起來就像豬肋排一樣寬的超大「香煎霸王蛇」和涼拌蛇皮,還有上桌才用燒熱石塊直接燙熟的活跳鮮蝦…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我的gay friend書書留言告訴我「一件很好笑的事」。

前幾天他來找我拿書時,他爸媽遠遠在車上仔細觀察我。驚鴻一瞥,兩位老人家不但猜測我就是書書未公開的神秘女友,一直問他什麼時候要把我娶過門,因為他們實在太滿意我了。「看來妳是我最新的不婚擋箭牌了,」書書得意地下了個結論。

我回去愈想愈不對勁。拜託,這件事哪會好笑啊。生平第一次有人的爸媽愛我,他們的兒子竟然不愛女人。

老天爺,你會不會對我太好了一點。


【酪梨壽司說】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在車站有人跟你說話,不要理他,」送我到紐澤西Trenton車站的路上,蕭阿姨千叮嚀萬叮嚀,把我當成了個孩子。「特別是這區的黑人,很多沒工作領失業救濟金,會搶錢的。」阿姨在揮手道別前,又提醒了一遍。

二月十七日上午六點半,約莫攝氏零下七、八度,風大,沒有陽光。下了開著暖氣的車,瞬間頭痛耳朵痛臉痛手指痛,三秒鐘後才意識到痛毆我的不是街頭流氓,是氣溫。

天冷,人心也跟著冷了起來。

我要搭七點零二分的Amtrak,從紐澤西到康乃迪克州的耶魯大學,參加在美東的第一個MBA面試。上午能配合面試時間表的列車只有一班,是單程就要一百美金的商務快車。雖然貴到可以買一張美國國內機票,但沒得選擇。光想到這點,這個異國寒冬的清晨就灰的不像話。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4) 人氣()

敵人(或情人)總是趁你最沒有防備時,狠狠給你來個痛擊。

今天早上我的白馬王子Kellogg(西北大學凱洛格商學院)用一封輕描淡寫的「status check」當電子郵件標題(這就是他來信一向的風格,冷淡,至少直接明瞭),信件內容很簡單,只給我一個鏈結,指引我去學校網站看申請結果。

不妙。Kellogg這一輪公定的錄取公佈日期是3月12日。今天才美國時間3月5日,早到的通常80%沒什麼好事;更何況,我大概是這一次申請Kellogg的學生裡面,少數沒有被面試到的吧。Kellogg原本今年的interview policy是「所有申請者都要接受面試」,但或許我申請時負責面試的校友人力已經不堪負荷(Kellogg的申請者平均一年約五千多名),約一個月前學校發了封信給我,大意是說:

「對不起,我們一時找不到人面試妳,為了怕耽誤妳的申請進度,直接waive掉妳的interview,交由審查委員繼續審查。我們保證,沒有面試不會對妳的申請機會造成任何影響。如果評審委員認為有需要,會用電話與妳進一步聯繫。」

嗚呼哀哉,這不是等於告訴我這個灰姑娘5831號,試穿玻璃鞋的隊伍排太長了,雖然妳沒有拿到號碼牌,但是王子依然有可能會把妳娶回家的喔,等他來敲門吧,別擔心!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一向認為,男人是一種很奇妙難懂的生物。

開始申請學校之後,才發現男人再奇妙再難懂,也敵不過申請過程帶給我的驚奇、刺激和不解。

這種事情真的太多了,多到我不想舉例,但不舉例又不足以消我心頭之恨。

就好比如說明明是封錄取通知,好歹也來個「Your Application Status」或「Congratulations!」之類的提示吧,但昨天那封UT Austin的email,標題卻是冷冰冰的「UT Austin MBA Program」,害我差點和另一封他們每週都會寄來的無聊電子報一起順手砍掉。

或是打電話給西北大學的整合傳播行銷(IMC),問為什麼我三個禮拜以前確定已經由DHL簽收的推薦信和大學成績單,到現在線上狀態顯示還是「未收到」,她們的答案是叫我再耐心等兩個禮拜,然後…….「到時候再說」。歐,不會吧,處理公文忙到歸檔要歸一個多月?我還不知道IMC有比MBA競爭更激烈呢。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結束緊張卻充實的兩週美國瘋狂面試行回到寶島,確實有些失落。那種心頭空蕩蕩的感覺,恰似我剛考完GMAT加托福的那個月,突然不知道下一個目標是什麼,頓失方向。或者應該說,知道下一個目標在哪裡(努力工作/K書/運動減肥…),但就是不想往前進。申請學校雖然煩人,畢竟是一個耽溺在電腦前不面對現實世界的好藉口。

沒關係,「調時差」也是另一個好藉口。只可惜不能用太久。

下飛機後,我手機沒開,日夜顛倒地賴在家裡整整兩天。白天的我猛睡,醒來的時候第一件事就是繼續check電子郵件信箱,看到「您有3封未讀信件」時,比「電子情書」甜姐兒梅格萊恩看到電腦上跳出You’ve got mail還興奮。用顫抖的手按兩下IBM紅色軌跡球….

「給你最便宜的美東機票!」(我已經傾家蕩產,沒錢再去一次啦!)

「New Scholarship Deadline Coming」(學校都還沒弄到,獎學金是拿怎麼申請?)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2004年2月16日上午十點,我在紐澤西(New Jersey)一張柔軟的不像話的床上悠悠醒轉。拉開窗簾,窗外溫度計顯示的刻度在華氏20~25度間(這是攝氏零下幾度?),人行道旁有厚厚積雪未化,但我絲毫感受不到寒意,因為屋內的暖氣熱得我滿臉通紅,只差幾頭馴鹿就能扮聖誕老公公。

因為時差,頭很重,我在陌生的洗手台前刷牙洗臉梳頭,下樓用渴水而乾枯的喉嚨勉強擠出一句「Uncle、Auntie早安!」,在陽光灑進的落地窗邊餐桌前坐下,大方享用了我在美國的第一頓早餐。半熟荷包蛋、充滿結實果粒的典型美式柳橙汁和塗了奶油和花生醬的烤法國麵包。份量不多,但愛心滿分的家庭式美味,豈是隨便哪個餐館能超越的?

Auntie一邊為我熱牛奶,一邊像老媽媽似地嘰嘰喳喳,問我累不累、昨夜有沒有睡好、棉被夠不夠暖、吃飽了沒,順便向我推銷今天她特意安排的「保證不累普林斯頓大學半日遊」行程。留著落腮鬍的Uncle是個溫文儒雅的畫家,不多話,在旁邊微笑看著另一半點頭。

我學Uncle點頭如搗蒜,其實一個字也沒聽進去。心中早就被某種超現實的感動淹沒。

「生日快樂。」趁兩老回房間找相機的空檔,我舉起柳橙汁杯和牛奶杯輕碰了一下,用只有自己聽的見的細聲說。

今天是我的二十六歲生日。二十六年前,我在New Jersey誕生,在這兒度過前半段的童年生活。但自從六歲隨著學成歸國的爸媽和妹妹回台灣定居後,就再也沒踏上這片土地過。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