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312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Dear all,

連續兩天,忙到晚上四點才睡,現在的壽司已經進入一個飄飄在雲端的境界了。

妳到底在忙什麼啊?或許你們會問。想想把日記版面平白浪費了也很不划算,冷落長期以來支持我的讀者們也很殘忍,乾脆來寫個流水帳近況報告吧。如果大家不介意,我甚至可以經常寫,嫌無聊的人不妨跳過。

最近這個禮拜,白天我忙著各種「瑣到不能在瑣」的瑣事:

1. 張羅推薦信和申請表格用的紙張、信封。聽了學姐的建議到處找那個天殺的一張3元的letter size米白色「柏格紙」,雖然不是必要,但聽說比較正式討喜。柏格紙可不是文具店俯拾皆是,我打電話問了師大附近三家美術社都沒賣,其中一家還標榜是什麼「紙的世界」。最後終於在台大誠品書店給我找到了(聽說羅斯福路校園書房也有)。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我說人啊,真的分成很多種。就連打同一個娘胎生出來的也不例外。

拿辦事效率而言,小我4歲的老妹今日事今日畢,今年的污垢今年清(就像魔術靈放你千變也不厭倦的年前廣告),是報告從來不遲交的乖寶寶。而我從小到大,就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火不燒到屁股不跳腳,早自習要交的日記在校車上搖搖晃晃地趕到最後一秒,暑假作業的毛筆字總在開學檢查前一天,哭哭啼啼求爸爸幫我消化掉。

狗改不了吃屎,這個國小就開始的惡習,一直延續至今。「眼看MBA的申請文件已經火燒屁股,Deadline逼近,今天在下班回家的車上,我開始認真思考每個學校必問的入門問題:Why MBA?」這句看起來很眼熟的話,出自酪梨壽司9月29日的日記。而今天已經是12月27日,我卻連推薦信都還沒完成一封,一篇essay也沒動筆。更尷尬的是,到昨天為止,我還在打電話問學姊要申請哪幾所學校比較好。

也就是說,三個月前就已經在「燒屁股」的那把火,到今天還沒熄,屁股都變成焦黑的BBQ,我還坐在烤肉架上東想西想。

這三個月,除了被工作壓的喘不過氣來,我在幹什麼?你一定會好奇哪有這麼多好想,偏偏我就是上至天文下至地理,無所不想,否則每天也不會莫名其妙生出這麼多日記來。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每當聽到「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一笑泯恩仇」、「以德報怨」、「得饒人處且饒人」、「不要讓小人影響你的心情」、「吃虧就是佔便宜」、「算了吧…」這些阿Q哲學,我的頭就直發疼。

我討厭這種看似豁達、實則苟且的風涼座右銘。中華民族之所以養成這種敷衍塞責姑息養奸的行事作風,就是因為無數個「差不多先生」和「沒關係小姐」成千上百年的縱容。處變可以「不驚」,但不平一定要「鳴」。否則你自己痛的要死悶不吭聲,把你腳踩到黑青的那個人只會搔搔頭嘟噥「咦,路怎麼不平?」

小人囂張,就是因為這個社會上有太多肚裡能撐船的宰相,或是不計小人過的大人。我的原則是,平常待人溫良恭儉讓,但如果對方有意無意侵害了我的權益,我會很溫柔地提醒他一次兩次。要是有人給臉不要臉,我的這張臉,也絕對不是左臉被打完,右臉還會主動湊過去。誰敢揍我一拳,我即使沒有當場回敬,也會把他扭送官府發落。

Sorry,我不是忍者,也不當縮頭烏龜。在電影院聽到後面的長舌婦手機鈴聲大作還接起來猛聊,我會回頭賞他白眼,麻煩他立刻關機;看到公車上有行動不便的老人家或孕婦,如果我自己也沒位子,會過去請裝死的小鬼頭讓座;在餐廳,向服務生招了五次手還不端茶來,或是高麗菜裡有蟑螂腿,會要求店長給我合理解釋,質疑他們是否有資格收我10%的服務費;等廁所或電影院排隊買票時,我會很有禮貌地請插隊人士排到後面去;外帶摩斯漢堡,走遠了才發現店員少給我一個海洋珍珠堡,會回去請她馬上補一個給我,不會摸摸鼻子自認倒楣;百貨公司shopping,如果小姐給我的貨品有瑕疵,或是不符合購買時的描述,我會在七天內憑發票要求全額退費,不屈就於換貨或折抵禮券,專櫃不給退,就記下銷售員名牌找「樓管」。

不只在現實生活,在虛擬世界上也一樣。碰到莫名其妙污辱女性的白目男,我會示意他滾蛋,要求管理者將他停權;遇到耍黑道以言語恐嚇威脅者,我將他的照片、基本資料和恐嚇毀謗文字另存新檔,以備未來報案所需;使用付費或免費服務,受到服務提供者不合理的對待,我會藉由官方申訴管道,第一時間寫信或致電客服中心抗議,要求改善或退費;接到假藉退稅或中獎的詐財電話、簡訊,我會打去電信公司請他們將該號碼停話,避免無知的老爺爺或家庭主婦被騙走畢生積蓄。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He's not my type.(他不是我的菜)」年紀愈大,愈常聽到朋友們口中冒出這個「魔術句子」。

不管是嫌朋友介紹的相親對象頭太禿太矮或是錢賺得不夠多、婉拒白目追女仔的鮮花情書熱情表白、或是對同事澄清你和另一位男同事並沒有亂搞辦公室戀情,「not my type」都是殺人於無形的七大武器之首。就像「食神」裡的「好折凳」,平常可以坐著隱藏殺機,但拿起來K人後,十有八九,對方會很識相地點點頭露出「我瞭解了」的表情,摸摸鼻子知難而退。

十次裡面有一次,不死心的他會反問:What's your type anyway? (你到底愛吃什麼菜?)

嗯,這真是一個好問題。「我喜歡讓人比較有安全感的。」沒錯,因為你錢賺的不夠多,所以我刷卡時深怕刷爆老是沒有安全感;「我想找一個興趣/價值觀/金錢觀和我比較相合的」,意思是說「你的笑話真的把場子搞的很冷,我說的你也聽不懂,還聊個屁?」或是「連第一次約會也捨不得請我吃頓飯,小氣鬼」;「我喜歡年紀大一點,可以照顧我」或「你年紀和我差太多了,你不會瞭解我」,這招狠,因為年紀無法改變,說這句話通常代表直接判對方出局,或是真正原因太殘酷讓人說不出口:「這位先生,你有腳臭口臭狐臭,床上只有三分鐘。」「禿頭不是罪過,但為什麼要把僅有的三根毛用髮油糊成跨海大橋?」

男人顯然比較沒有這種莫名其妙的迂迴和矜持。我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性朋友M,就坦承他喜歡的類型可以用四個字說完:長腿OL。這位老兄連A片都專挑OL系列看,裡面充滿了老闆掀起女秘書短裙,扯破絲襪、西裝也不脫就在辦公桌上把她搞的嬌喘連連之類橋段。我們一起走在路上,他會突然指著前面穿著合身套裝的女生對我說:「看看那雙腿。啊,真想上她。」要是他以後當老闆不染指漂亮女秘書或員工,鬼才相信。

硬說只有男人這樣,也不盡公平。就像阿基里斯(Achilles)全身刀槍不入,唯獨當初未浸泡到Styx河河水的後腳跟是罩門,每一個人心中都種「致命的吸引力」,沒有什麼道理,偏偏難以抗拒。我有一個白皙漂亮文靜的高中同學L,學了二十年古典音樂,卻告訴我她超愛西洋武打明星「尚克勞德范達美」那樣的肌肉男,最好還有胸毛。

另一位女性朋友C,被我嘲笑迷戀「啞巴」。沒錯,有錢沒錢帥哥醜男都不是重點,男人越是木訥寡言,越令她傾心。每次和她男友打招呼,我都懷疑自己是不是正在對空氣說話。「那個誰長的不錯、有錢、人又好。我昨天跟他聊天差點沒愛上他!」她和啞巴先生分手後,不只一次在電話中對我說。「妳喜歡就去追啊,少廢話!」我沒好氣。「沒辦法,他話太多。」她第一千零一個結論。

主啊,我要告解,因為我並沒有比這些朋友理智多少。我努力想要當一個有智慧有內涵不以貌取人的女性,卻沒辦法抗拒白襯衫深色西裝、打著有質感漂亮領帶的男人。沒錯,燙的雪白筆挺的白襯衫是我的死穴。不是天藍草綠鵝黃淺灰,米白也別想瞞混過關。

每當看到白襯衫黑西裝的英挺男性隨意捲起襯衫袖子,笑容洋溢地吃飯或神情專注地工作,我就從聖女貞德變成尾巴搖到快掉下來的口水氾濫哈巴狗。 “I wanna taste ya (taste ya) take ya home with me. You look so good. Good enough to eat. I wonder if I can peel your wrapper.If I can be your fantasy.” 寫這篇日記時,ICRT正在播放Craig David的 “What's your flava?”,完全能表達我的小鹿亂撞。

除了白襯衫,曾經我也迷上為前男友買領帶,Salvatore Ferragamo的,遠看是樸素的規則花紋,一點也不誇張,近看卻是由密密麻麻的小兔子、小海豚或小骰子等可愛圖案組成,質感中帶著童趣,什麼色系都有。愛瑪仕(Hermes)的設計也有異曲同工之妙,但一條動輒四千四以上,讓我卻步,只能在逛專賣店時流口水。

忘了是去年還是前年,我採訪一個知名企業大老闆,脫口而出的第一個問題超不專業:「董事長,你這條領帶是Hermes的吧!」幸好沒有弄巧成拙,他嚴肅的表情瞬間融化,點點頭笑說「妳很識貨」。接下來的兩個小時問了什麼,我一點印象也沒有,滿腦子都是那條充滿小海豚和小雲朵的可愛領帶,在大老闆的雪白襯衫上對我招手。

勇敢面對個人的特殊迷戀,有助於被沖昏頭時懸崖勒馬、回頭是岸。就曾經有好幾個在工作場合認識,穿西裝白襯衫帥氣無比的男人,在大夥兒週末約出來玩時讓我當場冷感。這種情況一旦發生,可以立刻證明我只是被西裝襯衫領帶所迷惑,而不是這個人,可以當場將他淘汰出局。

命運就是這麼奇妙。當你對另一半列出幾個必要條件與禁忌,老天爺就會懲罰你的鐵齒。現在我的他,週一到週五穿襯衫還是很可愛,偏偏不愛白的,領帶只在夜市買;沒聽過Hermes,更別說Ferragamo;週末總是穿著破爛牛仔褲、舊球鞋、大學社團T恤、灰撲撲的公務員型外套,就牽著我的手出門逛大賣場去。

拜託,這應該不是妳的type?你問。

我會理直氣壯地說,這才是真愛。我看到的是他,而不是他的襯衫領帶。

【酪梨壽司說】

這篇前天就寫了,寫到最後一段時卻感冒加重,家中網路也無法使用,所以今天才貼上來。

【圖說】

電影Mr and Mrs Smith劇照。白襯衫就是要這樣穿啊!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0) 人氣()

早上照例下著冷冷的冬雨,我還是勇敢地出門去。或許是因為天氣太惡劣,在今天的場地上,連鐵打的老杯杯們都不見蹤影。「寶貝,終於只剩下我和你!」我對路面溫柔低語,像好不容易盼到「大紅燈籠高高掛」的四姨太,發現今天可以獨佔老爺,又驚又喜。

就這樣靜悄悄地,我一個人在小雨中跑了四十分鐘。眼看剩下最後八百公尺,忽然殺出一個程咬金,緊緊黏在我屁股後。我沒回頭,但聽他呼呼喘氣聲和腳步,加上用眼角餘光牌倒車雷達掃射,應該是一名30歲上下穿短褲運動上衣的男性。

「想超車?門都沒有!」雖然是自言自語,但我逞兇鬥狠的個性再度表露無遺。

明明累到不行,我在他逼近的一瞬間,竟發狂似地跨開腳步油門催落去,瞬間將時速從八公里加到十五公里,氣勢有如衝刺百米。

「衝啊!」我加速,他也火力全開拼了。我寧可冒著走火入魔的風險,也堅持要領先他一步。眼看到了轉角,我的心臟已經逼逼逼跳起搖頭舞曲,只好一個箭步轉進森林公園,假藉換路線才結束了這場火拼鬧劇。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上一集提到,只要和「鐵打的老杯杯」們保持安全距離,基本上晨跑是一種有益身心健康的勵志活動。有些人羨慕長跑者動不動就可以跑個十公里,其實這並不難,就連手無開瓶之力的壽司都能辦到,一般人應該毫無門檻。

游泳要貴死人的游泳券、加入健身房像是被洗劫後再賣到人肉市場、高爾夫網球籃球又太需要技巧,算來算去,晨跑大概是全世界最省錢又不用大腦的的「窮懶人運動」。但是注意!什麼都能省,唯有鞋襪的千萬省不得,否則馬路或操場對膝蓋的殺傷力很大,跑上一個月保證免費贈送「復健終身VIP卡」一張。只要有一雙舒服的氣墊慢跑鞋、運動專用的厚襪(推薦NIKE灰色那種)、起跑時再用相當於健走的龜速前進當作熱身,就成功了一半。

好不容易著裝完畢,把自己逼出門,上路卻有如老牛拖破車,載不動幾多愁?秘訣很簡單,只有三個字:慢、慢、來。慢跑的好處就是一個人也能做,腳下的馬路不會笑你慢吞吞,阿公阿媽不會注意你的狼狽,中途停下來喘口氣也不會滅頂(這對我這旱鴨子而言是超級大福音)。最重要的是,除非膝蓋有傷,應該沒有幾個人不會跑步。

根據運動專家的「三三三原則」,每週運動三次,一次要三十分鐘才有效果。第一週你可以跑十五分鐘、走十五分鐘,第二週跑二十分鐘、走十分鐘,第三週就能跑足半小時。接下來可以輪到練速度,原本五公里要跑五十分鐘,隔週把他練成四十五分鐘,再下一週試著挑戰四十分鐘。

呼吸也是。每個人適合的呼吸方式不盡相同。因為討厭冷空氣讓喉嚨又乾又痛減低續航力,我個人選擇完全不用嘴巴呼吸,以「吸-吸-呼」的節奏行進。如此一來,心跳會變的很規律,跑個十公里沒問題。慢跑鐵則:不管你多有體力肌力耐力,只要你的「氣在亂」,幾乎不可能撐過半小時。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冬天的太陽很懶。清晨五點半,天色和午夜十二點沒有兩樣,還飄著令人喪志的細雨。

但今天的酪梨壽司可不懶。五點三十五分整,我鑽出熱烘烘的被窩隧道,翻出綁統一發票的土黃色橡皮筋兩條,紮了一個很失敗的馬尾,套上聳到極點的寬鬆厚上衣,還有讓原本就很大的屁股更顯大的運動褲(我一定是鬼迷心竅才會買下它),義無反顧地出門去。

這就是晨跑的好處,你永遠不必管自己看起來如何。反正和你一起五點半起床的人絕對不會介意,真的要比,你也一定會比操場上苦練拍手功【註】或蹓狗的阿公阿媽顯的青春有活力。晨跑人不用像我某些女性朋友,光顧健身房跑步機前還得先糊上「超級無敵防水睫毛膏」和「運動後自然好氣色腮紅」,精心挑選讓胸部最集中堅挺的名牌運動內衣。

在「冬天的」清晨慢跑,還能訓練一個人的意志力。當你氣喘噓噓撐完那五公里或八公里,汗流浹背地爬回家吃早點,會覺得全世界大放光明,小天使對你眨眼睛。「我連被窩都能征服了,天下還有什麼不能解決的問題!」你的雙眼會射出讓人無法招架、贏家獨有的犀利。

根據我的經驗,寒冬清晨慢跑通常前十五至二十分鐘最難熬,尤其對於入門者、或是像我這樣在冷凍庫冰存一個世紀後終於拿出來解凍回鍋的「三層肉」。首先,你會覺得自己的雙腿正在做中風後的復健,光是熱身找回「路感」就要花上十分鐘;如果肺活量不巧和正常都市肉腳一樣(也就是很差),再過十分鐘,你會覺得肺部被捅破一個洞無法呼吸、口鼻被冷風灌的好痛、喉嚨變成痰的聚寶盆,嚥下去噁心吐出來又還是生生不息;如果你很幸運地得以邁入第三個十分鐘,那麼恭喜,身體會逐漸靈活、腦袋從昨夜的春夢中清醒。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最近我有了重大的體悟:這世界上最難對付的,不是討厭的老闆、難纏的客戶、邪惡的壞男人,而是愚蠢的好人。

有一種好人,總會在你忙到快要抽筋的時候,探頭探腦怯生生地問你:「打擾你三分鐘...可不可以請教一下你的意見?」然後那三分鐘,就會變成漫長的三十分鐘,如果你本身也是不懂得拒絕的濫好人,還可能變成三小時的問答馬拉松。

另一種好人,喜歡為你的複雜行為,想出很多他簡單腦袋可以接受的理由,然後貼心地為你到處廣播。比如妳要是一直沒有交男朋友,他就會搶著對好奇詢問的外人解釋:「因為她事業心重!」或是「她愛好自由,暫時不想定下來!」絲毫不顧當事人可能三十好幾,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他這麼一說,搞不好當場幫妳推掉了三場相親。或是當你明明就不想跟前男友聯絡,怕勾起傷心的回憶,他卻搶著當你們的傳話筒。

為什麼說這種人恐怖?正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當你被他弄得肝火上升當場痘痘冒了三個,或是煮熟的鴨子﹝例如天賜良緣、賺錢工作﹞被他慈悲放生,看著他像小鹿斑比般的無辜純情眼神,也只能嘆口氣,繼續回答一連串的蠢問題。你得費盡唇舌拐彎抹角讓他明白:「我不是不想結婚,只是沒有人要娶我!」或「拜託,不要再告訴我前男友的事了,我正在療傷止痛!」

在這個時候,蠢好人會瞬間從小鹿斑比搖身一變成心海羅盤葉教授,丟給你一句:「別這麼執著!船到橋頭自然直!」就像我寫過的白目男,他們永遠不會察覺自己的白目。但白目追女仔還可以拒絕,這些蠢好人可能是你的同事或親朋好友,你為了不想撕破臉別無選擇,只能默默承受。

這種人的共同特質通常是「好奇寶寶」,眨巴眨巴的大眼睛中充滿了探索世界的熱情渴求,事事發問,而且希望你立刻回答。但國事如麻的自私大忙人如我,還有自己的工作要做,你要探索地心也沒關係,總之不要太常鑽到我這一頭;這世界上有一支神奇電話號碼叫「104」,想找什麼公司行號餐廳KTV請打去問,有一種好用的搜尋工具叫Google,還有聯合新聞網和中時電子報資料庫,想知道什麼儘管往裡面尋寶,不要雞毛蒜皮芝麻綠豆大的事情都丟給我。

我一直以為自己好為人師、長袖善舞,直到碰到這些愚蠢的好人們。他們總是挑最奇妙的時間找你談工作,比如午夜十二點、午休時間、或是開會中;或是在你憋尿憋到滿臉通紅說過三次「我要上廁所」後,還繼續跟你討論一本勵志好書的讀後心得。

這種蠢好人在辦公室中不是少數。我身處的媒體圈,因為記者的職責就是提問,往往症狀特別嚴重。就曾經有這麼一位離職同事,在員工訓練活動模擬聯訪時正經八百地詢問受訪者:「請問你們辦公室的『小強』有沒有特別多?」對方當場愣住,腦中大概想著「小強」是否就是俗稱的蟑螂大哥。這位天兵還慢條斯理地解釋:「我問這個,只是想知道你們的工作氣氛是不是很愉快輕鬆?」

這位仁兄你嘛幫幫忙,員工工作氣氛跟辦公室小強多寡有什麼關係?今天是採訪企業不是做科學研究!

還有個人曾經在我趕稿趕到如火如荼時,在我耳邊碎碎念他的理想抱負,絲毫不顧我三番兩次對他說「我很忙」。他從我當初投入媒體這行的理由、採訪都怎麼避免冷場,一直問到「我今天該做什麼事?」

要是我知道你該做什麼事,今天我的薪水就會是你的兩倍,而且你要叫我老闆,懂了嗎?

我有個朋友也是個老鳥,經常對我抱怨他身邊的蠢好人。他說蠢好人搶到他的路線卻死不放手,還「好心建議」他換個題目做,讓他好一陣子都氣到不想鳥對方。過一段時間我的朋友又回來向我懺悔:「我是不是對他太凶?」

這就是問題的癥結:他們太蠢卻又太天真,而且通常都很認真,以至於讓我們明明是受害者,卻又懷疑自己是欺負好人的大魔頭。

我忽然想起採訪過的一位知名外商CEO曾經說過:企業用人寧可要「聰明的壞人」,而不是「愚蠢的好人」。因為聰明的壞人雖然可能貪污摸魚,但deadline前至少會把問題搞定,而愚蠢的好人只會越幫越忙,把事情搞砸,卻讓你不忍心苛責。

不愧是身經百戰的CEO,說的還真是他馬的有道理啊。

【圖說】

「我有空啊,請進!」本圖來自我很喜歡的一個漫畫家網站Toothpaste for Dinner,他的漫畫裡,有很多上班族才懂的辛酸無厘頭。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看到這個標題,請不要以為我改行推銷第四台壯陽藥「勁哥」或是「虎立亞補(HO-LI-UP)」。小女子我只是想要分享一招個人萬試萬靈、化解沈默尷尬、打破兩性冰山的絕招。

話說在一個陽光普照的早晨,飢腸轆轆的懶女人照例搭計程車去公司,上車前買了一罐蕃茄汁和7-11御飯團當早餐。雖說在計程車上大啖食物不甚雅觀,但餓的半死的我哪管這麼多,先吃了再說。

抹掉沾在嘴角的三粒飯粒、撿起掉在座位上的兩小片鮪魚屑,我這才從後視鏡中瞄到,這位四十來歲左右的司機老大正滿臉兇光、眼神中透著殺氣。(妳這個不知死活的笨女人,不知道在我車上不能吃東西嗎?沒有吃相也就算了,還掉了滿地?)雖然他沒有說出口,但我從他的眸中讀到這幾句狠話。

說時遲、那時快,竟然來了個不知是故意還是不小心的緊急煞車。最後一口御飯團,就這麼把我噎著了。

(水、水、我要水!)

我故做鎮定,實際上卻慌了手腳,反射性地拿起我的愛之味鮮採蕃茄汁,死命轉、轉、轉、扭、扭、扭。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壞男人:「就跟妳說啊,我身邊有無數乖乖牌變成monsters的例子。因為他們出軌都是天外飛來一筆,所以傷人傷的最重。但如果妳老公之前就遊戲人間,而妳知道,那麼只要有進步,妳就會覺得好多了。」

笨女人:「你說的好像很有道理,但我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感覺被唬。」

壞男人:「我認識很多乖乖牌,他們上好學校、拿好成績、找到一個好工作,大家都覺得他們超完美。And suddenly, shit come out.」

笨女人:「很誇張嗎?很普遍嗎?」

壞男人:「普遍。」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壞男人:「記得我曾經跟妳說過,我有個朋友終於和他的前女友結婚了嗎?他們中間分手了五年,發現厭倦尋覓另一個適合的對象。」

笨女人:「說不定到最後,你也會跟你前女友這樣喔?你有想過嗎?」

壞男人:「事實上我想過啊,而且我也覺得沒什麼不好。省時又安全。如果我們都累了的話。結婚突然變的好簡單。」

笨女人:「也對。不過蠻可悲的。是因為找不到更好的,所以只好認命了嗎?」

壞男人:「只要確定你在結婚前玩夠了(make sure you have all the fun before getting married),就沒什麼好留戀的啦。這就是為什麼那些乖乖牌婚後都變壞。」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25歲的笨女人在MSN上碰到老友,一個所謂的「壞男人」。壞男人33歲,剛跟交往三年的女友分手,忙著和各式各樣的20來歲美眉約會。)

笨女人:「其實我覺得你很可惜。從女性觀點,如果你不是這麼愛玩又貪心,應該算是個好老公的人選。」

壞男人:「妳在說什麼?我本來就是啊!」

笨女人:「好老公的定義包括:不會想東想西的,要乖。」

壞男人:「那妳為什麼覺得我應該是好老公的人選?」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嗨,是我,F。在忙嗎?」昨天晚上將近十一點,手機那頭傳來熟悉的法國腔英文。
「是啊。還在辦公室加班。」明明早回家了,謊言卻脫口而出。 


F是個法國中年男子,來台灣很多年,單身,不會講中文。兩年多前我們因為在某個工作場合認識,就一直維持兩三個月才偶然見面吃一次飯的淡如水關係。他有個人人稱羨的頭銜,光是繳的稅搞不好就是我薪水的十倍多;他很風趣,上通天文下知地理,對世界政經局勢到台灣總統大選都能發表長篇大論,別墅裡蒐藏了無數東方古董,是西洋文學的忠實愛好者。F說他每天睡前都看一小時的書,在餐桌上非常講究紅酒的年份,第一次見面就對我批評昨晚和他吃飯的知名鋼琴家(啊,好像在電視上看過)對拉赫曼尼諾夫其實瞭解不夠深入。他不想結婚,熱愛一個人的生活,女人對他而言就像必勝客達美樂,餓的時候一通電話過去熱騰騰送到家,隨時都能享受。

但天曉得,兩年前和他上高級餐廳時,我連紅酒杯該怎麼晃都不清楚,緊張地連麵條都差點捲不起來,有生以來第一次一盤麵吃了一個鐘頭;古典音樂我知道巴哈柴可夫斯基莫札特,拉赫曼尼諾夫要不是因為電影《鋼琴師》,還真的沒聽過;西洋文學我在大學時還修過幾門課,但法文我一個字不識,每次都得犧牲幾百萬個腦細胞,才能勉強用英文跟上他滿口的政治經濟文學藝術。最重要的是,我喜歡兩個人甜蜜廝守的生活,寧願在家吃我的陽春麵,也不叫達美樂。 

F和我不搭嘎的很微妙。我們的生活沒有交集,頂多是相切的兩個圓,只擁有共同的一個點。我們看似無話不談,對彼此世界的了解卻屈指可數:我知道他在哪裡工作,他也知道我的,就這麼多。我興奮地說隔天要去美國出差,他會隨口問問去採訪些什麼;他憤慨地指責哪位員工不好管打算請他走路,我理解地點點頭;他偶而輕描淡寫十四歲時和初戀情人拙劣的第一次、最近又有什麼豔遇認識了哪些新貨色,我抱怨男友出軌讓我心裡很不好受;我說我最近工作不順有點憂鬱,他立刻擺出「我吃過的鹽巴比妳吃過的白飯多」的長者姿態安慰我。「傻女孩,我也曾這樣。」他建議我要培養嗜好,展開心胸。

晚餐後我們揮揮手優雅地說再見,正常情況下有一兩個月都不會再聯絡。我還記得,剛認識時有一次晚餐約會隔天我在白天打電話給他。「妳找我有什麼事?」他的聲音聽起來錯愕。「沒有啊,只是剛好想起你,問候問候。」一盆冷水當頭,我有點尷尬。「喔,想起我?這樣我有點壓力呢。」他笑了。

從那次以後,我再也沒自討沒趣過。

F打電話邀我,從不約隔天,一定是隨口問我現在有沒有空。我說有空,他一派輕鬆:「喔,讓我看看......我現在要去健身房,兩個小時後在Wind吃晚餐吧?」好像提出邀請的不是他,而是我。

我喜歡他嗎?不。這幾年來我一直都有男友,即使後來分手,很顯然我對神秘兮兮的老外也沒興趣。但他充滿驚奇,霸道的太理所當然,讓人無法拒絕。大部分情況下,兩個小時後,我總會乖乖出現在餐廳。

有時候我真的沒空。F碰了軟釘子,也總能保持法國式隨時隨地的優雅,優雅地說他剛從巴黎出差回來,優雅地問我是否還在同一家公司工作,優雅地說他剛下班,只是想問我要不要喝一杯,優雅地說「記得要保持微笑面對人生,下次再聯絡!」

不知是什麼理由,這半年來,蹺蹺板高的那一頭換了人坐。一向優雅的F不知道是不是被我婉拒太多次,從以前兩個月,變成一個禮拜一通熱線追蹤。而這些來電,從原本只在晚上隨機出沒,到如今下午兩三點,他的辦公室電話號碼也會出現在我手機螢幕。

說也奇怪,對方愈是急迫,我愈顯輕鬆,他愈熱情,我愈清醒。「男人都這麼賤嗎?吃不到的比較可口?」前兩天,我忍不住問我一個留戀花叢間的男性好友。「是啊,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妳死不上鉤就是最強烈的挑逗,性感指數一定破表。他還算有君子風度,換做我,一直被拒絕,早就精蟲衝腦衝到妳家門口…」這位經驗豐富的花花公子好友開始發表演說。 


「現在已經快十一點了!妳什麼時候要回家?」電話那頭充滿疑惑與擔心。
「我也不確定。寫完這兩頁稿吧。」我躺在床上昏昏欲睡,幻想自己在編輯室裡猛敲鍵盤。

「我昨天打給妳,妳好像掛了我電話......」F小心翼翼地說,試探裡帶點埋怨。
「喔,是嗎?」我不置可否。

「妳公司在哪裡,要不要我去接妳回家?」高姿態不再,語氣有點受傷。
「呵呵,真難得耶。」我竟然覺得好笑。

「還沒說妳公司的地址?我去接妳!」他好像下定決心。
「或許下次吧。晚安!」我語氣溫和,但很堅定。關機,熄燈,睡覺。

是啊,下次吧。我不是達美樂也不是必勝客,休想一通電話就叫我送到門口。

還有,沒想到你也會寂寞,也有不優雅的時候。

【酪梨壽司碎碎唸】

這算什麼類型的文章呢?我也不知道。隨便寫寫,也隨便看看就好。拜託法國佬和他的朋友們不要對號入座啊!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和一票同事相約吃日本料理。這家日本料理曾經是我的最愛,不知不覺卻有半年沒有光顧。沒錯,就是曾經有壽司師傅遞小紙條留email給我約我看電影的那一家。

「唷!妳好久沒來啦!」老闆娘一看到久違的「酪梨壽司小姐」我,立刻熱情上前招呼。這票同事,很不巧,都知道酪梨壽司在網路上活躍的秘密,也都讀過那篇「酪梨壽司,你在哪裡?」的花痴日記。

「老闆娘,請問你們以前那位壽司師傅去哪裡啦?」看我眼神飄忽,扭扭捏捏,雞婆的同事甲搶先發難。「啊,不是在那邊嗎?」慢半拍的老闆娘沒會意,指了指吧台一位師傅。

「不是啦,是做酪梨壽司很好吃的那個!我們都好~~喜歡吃他做的酪梨壽司喔!」甲用一種極度誇張曖昧的語氣,在那個「好」字上面拖長了音。我把頭低得很低,唯恐老闆娘和旁邊的女服務生發現,其實一心一意想知道他下落的人,是正在角落耍孬的我。

「喔!他去了XX啊!」老闆娘豪爽地回答,絲毫沒有「同行相忌」的顧慮。「那家店在哪裡?」整桌人眼睛一亮,異口同聲地追問。「OO街!」神經有點大條的她,似乎真沒察覺這些無聊上班族打的鬼主意。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經常有人問我,妳對另一半的條件是什麼?妳要的是什麼樣的愛情?

我的答案很不浪漫:

一、他不用年薪百萬開雙B公司在新竹科學園區,但要認真工作認真生活,不准用應酬加班當作擺脫老婆的藉口。

二、他不用很會做菜,但千萬不能要求我當他的免錢煮飯婆。我靠腰的時候如果他在旁邊,至少幫我下樓買個排骨便當;不在旁邊,要願意在電話線上安慰唉唉叫的「餓女」。

三、他不用呼風喚雨,但要有在十秒內擊斃半夜在我耳邊嗡嗡亂叫蚊子的超能力。要不然至少要效法二十四孝吳猛餵蚊,不會在我半夜搖醒他時大吼「幹嘛啦!」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6) 人氣()

絞盡腦汁,今天的我寫不出日記。

原因很簡單,因為我今天很幸福。我吃得很飽、穿得很暖、睡覺睡到自然醒、稿子全部都在昨天趕完。平常工作被老闆壓榨的怨氣、失戀的哀愁、對未來的茫然、對大環境的不滿、被白目男騷擾敢怒不敢言的悶,經常讓我下筆有如神,寫起刻薄話,是寫工作稿件速度的二十倍。

難怪人家說「悲劇是文學之母」。自古以來,哪一位偉大的作家是一路順遂,還能成就偉大的作品?三島由紀夫在寫完《豐饒之海》第四部《天人五衰》最終章後,在眾人面前切腹自殺。事實上他小說《憂國》的主角武山信二就曾經以思想演練過切腹;川端康成在三島自殺後一年半,躺在床上將瓦斯管直接塞在嘴裡,追隨愛徒的腳步結束生命;芥川龍之介一輩子都神經衰弱,在後期作品《齒輪》中描述自己一直看到類似齒輪的幻覺,最後服用大量安眠藥自盡;以《老人與海》榮獲諾貝爾文學獎的海明威,在說完「我們都欠上帝一死,今年死了話明年就不必再等死了」後,把獵槍含在嘴裡扣扳機,子彈貫穿頭顱;三毛在廁所用絲襪上吊、老舍跳湖自盡…

我上網鍵入「作家自殺」這個關鍵字,發現後面跟著一長串名字:除了我剛剛想到的,還有捷克‧倫敦、齊威格、太宰治…大概幾十個。最妙的是還有一篇菲利克斯‧波斯特博士(這是誰啊?)按照現代精神病理學分析方法寫的心理學報告,研究了人類歷史中300名具有重影響力的人物,得出的結論是:政治家有17%的人有嚴重精神疾病,科學家中有18%,作曲家中有31%,小說家比率超高,竟有46%!

為什麼偉大文人這麼容易抓狂呢?這篇報告歸納原因,從事創作的人通常「敏感易衝動,容易壓抑、容易狂傲、也容易絕望」。至於現在作家自殺的人為什麼沒有以前的多?波斯特博士下了一個有趣的結論:「現代文人藝術家精神不健康者明顯減少,原因是他們都變的很現實,不再像19世紀或20世紀上半的同行們那樣為理想而奮鬥,因此也就少了許多苦悶和煩惱…」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