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311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嘩。水龍頭逆時針方向扭到底,想要洗去兩天來趕稿的鬱窒窒。很過癮,但總好像有哪兒不對勁。

原來是浴簾。白底塑膠浴簾上紅的藍的綠的黃的小甲蟲、小鳥兒、小鱷魚、小兔子,今天顯的點狼狽。

我想起媽媽前幾天來看我,臨走前隨口提起幫我洗了浴簾,大概是丟進洗衣機裡洗的吧,近看顏色都斑駁了。洗滌標示果然不能隨便相信。

去年這個時候,你見我家浴室地板總是濕漉漉,硬拉著我去IKEA買了它。我笑你幼稚,學小朋友買什麼可愛小動物圖案,心頭還是喜孜孜的。回家後發現浴簾空有吊桿,卻沒有附浴簾環。我心頭直犯嘀咕:小氣的IKEA,連這麼一點小錢也要A!

但我有強迫症,你知道的,買了新東西就非當場用不可。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頸上不戴項鍊、腕上沒有手鐲,從來沒買過一只戒指。沒穿耳洞,當然也沒有買耳環的必要。更別說腳鍊、頸環、肚臍環、舌環那些錦上添花的玩意兒。

但生日、情人節有時難免收到項鍊、手環當禮物,喜孜孜地讓它在手上、頸間風光了幾天,總莫名其妙在一週內消失。驚慌失措地搜尋記憶資料庫:到底是隨手放在廁所洗手台、趕車時鍊子鬆脫、掉進櫃子和床的夾縫中、或是和其他所有失蹤的隨身物品一樣,都被吸到某個異次元空間的神秘黑洞裡去?

此時此刻,它正在被打掃的阿婆把玩、被計程車司機的小女兒拿去當辦家家酒的道具、還是孤伶伶地躺在滿佈灰塵的角落? 

偶爾會有善心人送還給我,但我太迷糊,隔沒兩天它又跟我玩起捉迷藏。

找的太累、擁有片刻後再失去的感覺太糟。從此以後,我把這類禮物都收回當初包裝精美的盒子裡,打入抽屜冷宮。逛街時看了目眩神迷,收到禮物時也心花怒放,但我就是和美麗的東西無緣啊。

留在晶亮亮的櫥窗內遠觀,或是把玩後收進緞帶盒子裡,總比莫名其妙弄丟、還惦著它下落的懊惱結局要好。

有些人也是。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Toothpaste For Dinner
「對不起,我明天下午有個會耶。」
「那後天呢?」
「不好意思,我後天下午有兩個會,後天早上行嗎?」
「可是我們公司後天上午有會耶!」
「........」

電話兩端陷入五秒鐘的僵局,沒有共同的時間,不過有共同的理由:開會。

曾幾何時,我的生活已經「會會相連到天邊」,時間被各種名目召開的大小會議分屍支解。光是這週,週一兩點有個我負責的跨部門專案會議、緊接著四點有個部門內進度檢討會議,在長官口沫橫飛下,莫名其妙地就開到了八點半。週二下午一點半到四點又有個公司月會,進行精神講話。精神講話完畢,另一個小組會議又來接棒開到六點。

回到座位上,好不容易想要喘口氣,處理火燒屁股的正事,就發現信箱裡躺著兩封熱騰騰出爐的會議通知:週四下午又一個跨部門專案會議、週五早上有採訪路線會議。喔,還有一封,別忘了,老闆上週突發奇想要我們開的「讀書會」,要請大家推薦書目。我關掉電腦,想暫時當隻鴕鳥,部門助理卻追在屁股後問:「下禮拜一早上十一點,你方便跟老闆約談工作進度嗎?」

全世界唯一比負心漢說「我愛妳」更不能相信的,就是一種叫做「議程」的東西。我其實沒那麼討厭開會,但痛恨歹戲拖棚,漫長無際的等待。如果會議通知上明文寫著兩點到四點,很有可能,代表的是兩點半到五點半。這還是你平常有燒香拜佛的結果。有時候,會議主持人被上一個延遲的會議困住,可能會讓原本四點就應該結束的會議,五點才正式開始,一路理直氣壯地拖過晚餐時間,讓明明在減肥的你,一天到晚被迫吃宵夜。

「到底要開到幾點?」三不五十,總有幾位勇士膽敢效法荊軻,掏出這柄短劍妄想表演「十步一殺」。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C:

禮拜日妳打電話給我,我看到妳家的來電顯示,任它響了十幾聲,沒接;禮拜五妳在上班時間打來我公司,我說「我在開會,晚點再打給妳」;禮拜二妳在網路上傳訊息給我,好像掉進無底深淵,連聲「噗通」都沒有。

其實,妳的電話和訊息我都看到了,妳打來辦公室時,我也沒我說的那麼忙。

「那為什麼不理我?」妳看到這裡,一定會哀怨地問。

因為,我已經不知道要跟妳說什麼,才能讓你開心,而我不動氣。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早上9:40,我跳上計程車直奔公司。

「小姐,妳現在才上班,不嫌太遲嗎?」理小平頭、操著台灣國語的中年司機劈頭就用這句道早安。

「ㄟ ...我們是彈性上班制啦,頂多我晚一點下班。」我很有禮貌地回答,其實心裡有點惱怒。啊老娘幾點上班關你屁事,問這麼多幹嘛?

「妳薪水應該不錯吧!」他哪壺不開提哪壺。

「我…賺得很少。」我被問到痛處,羞愧地說。重點是還很辛苦,只是我不想多說,因為這種白目大叔我很熟,萬一說了什麼引起他一點兒興趣,保證沒完沒了。

「有沒有五萬?」司機大爺開計程車太可惜,臉不紅氣不喘單刀直入的犀利問話風格,當個明星記者絕對不成問題。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樣,除了藍色星期一,還有個黑色星期日?

禮拜天晚上,是猛爆性憂鬱症最容易發作的時機。就像巴伐洛夫的狗,一搖鈴就口水直流,星期日的太陽一下山,星期一要上班的陰影就漫天蓋地而來。週日晚上,我總是在看電視、暴飲暴食、上網亂逛、或是躺在床上胡思亂想、自怨自艾中度過,就是不肯做正事。說穿了是逃避,不想面對隔天太陽升起後的現實世界。

用鼻毛想也知道,這種症狀在一覺醒來後,不會憑空消失,只會更嚴重。

緊張大師如我,常在壞事還未發生以前,就先把自己嚇個半死。但世界上真有什麼不能解決的問題嗎?

先想想我焦慮的主因。嗯,未完成的工作,還有申請學校的進度仍然掛零。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約末兩年前,我和一個記者朋友,隨便挑了一家連鎖日式餐廳吃午餐聊是非。「請先上附餐的紅茶!」點菜時我們特別提醒服務生。「沒問題!」她一口答應。

過了15分鐘,茶還是沒來。「可不可以先上飲料?不然至少幫我們倒杯茶吧?」小姐拿起倒扣桌上的帳單瞄了一眼,說:「馬上來!」

又過了半個小時,在我們屢次提醒下,又有四位不同的服務小姐分別看過帳單,說過「幫你們看一下!」「ok!」「稍等一下!」「好!」我的盤底已經朝天,應該在餐前上的茶還是不見蹤影。

「請你們店長來!」一向孬種的我不知哪來的勇氣。紮著馬尾、清麗可人的店長姍姍來遲。

「我的帳單上是有註明『我是澳客請不要給我茶』嗎?」「啊?」店長聽不懂,愣住了。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有一種人,遠比白目男還惹人厭,永遠不把別人的時間當時間。

有一種人,開會遲到兩個小時也不臉紅,自己一到就大聲嚷嚷「時間不夠了,你們還在等什麼!」好像再等兩分鐘就害他皺紋多長兩條。等什麼?當然是等你這個遲到大王。

有一種人,喜歡佔用別人的下班時間猛講廢話。當你說「我今天晚上七點半約了朋友吃飯」急著要走,他還能窮追猛問「你跟誰約?是公事嗎?」我下了班跟誰吃飯幹嘛跟你報告?我也沒派徵信社跟蹤你今天晚上去哪家pub找誰上床。

有一種人,和你約禮拜五下午談公事,連續放兩次鴿子沒出現也就算了,事後還敢理直氣壯問「那你禮拜六有沒有空?」別人都沒有週末的嘛?你自己沒人緣閒的發慌,可以買菜自慰打毛線插花刺繡,或是去健身房pub誠品書店KTV,聽說有本雜誌叫做「Taipei Walker」,7-11就買得到,應該不用我教。

有一種人,當對方回答「我禮拜六要回老家」,也聽不出意思是「老娘就算有空,也不想把下班時間奉獻給你,」竟然還問「那禮拜日呢?」請問你有付我加班費嗎?年終獎金給幾個月?我加班加到十點已經仁至義盡,週末腦袋要暫時關機,寧願皈依佛門敲一整天木魚或是去教堂作禮拜禱告,也不想看見你的豬頭豬腦。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