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310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妳的email信箱爆了,麻煩刪一下信!」一大早,公司資訊部打來警告。

怪了,我什麼時候變的這麼紅,連超大容量的公司信箱都能被我撐爆?我煩躁之餘有一點小小得意。興沖沖地連上公司內部網路,打開信箱,想找找看有沒有愛慕者或是重要的公事訊息,卻只看到成千上萬封垃圾信。

平常我一定二話不說,一股腦兒殺個片甲不留。(請參考「聽好囉:轉寄信,我不愛你!」)好死不死,最近我負責接收公司一項重要活動的報名信件,冒不起遺失任何相關訊息的風險。

耐住性子,我一封封慢慢瀏覽,有些標題還真讓人匪夷所思。「連飯島愛都自認不如的做愛高手」(當然,賣的是AV或是色情網站)、「夏日快樂瘦身法大公開」(都10月底了誰還跟你在夏日!)、「BB槍低價大特賣,還有BB彈喔」、「沙發修理訂作」(真的有人看了就產生上網買BB槍訂作沙發的衝動喔?)

這些至少還有一點實用性。我最怕收到的,莫過於那種強調賺大錢的神秘廣告信,主旨在於激起你的羞恥心與前途焦慮。「你在找機會嗎?或許這是你唯一的機會!」好像在暗示如果你不打開,以後窮苦潦倒就別怪他。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大家都以為白目只限於20-35歲的年輕男性,錯!這是一個急需糾正的刻板印象!事實上,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成為白目,或者是說,只要「無心」,白目不分男女老幼。現在才想到上回寫過的白目男特質,我忘了加上「哪壺不開提哪壺」。每個人都有不想被人家看到的窘狀,例如頭髮蓬亂穿著藍白拖鞋去7-11買東西、一身鬆掉發黃的T恤慢跑完滿頭大汗氣喘噓噓、在電梯鏡子裡看到熬夜造成的滿臉痘痘有一顆快要火山爆發的時候。白目的人兒們,偏愛在此時趁虛而入。

話說昨天,我為了趕在公司關門前進公司拿資料,蓬頭垢面地跳上計程車進公司再回來。好不容易回家在一樓等電梯時,碰到一個平常只有點頭微笑之緣的鄰居大叔。

我一向有點排斥跟人單獨共乘電梯,因為大眼瞪小眼既尷尬又累人,如果是鄰居更得客套地寒暄。於是電梯來了故意不進去,轉身去翻早就空空如也的我家信箱。或許是基於鄰居的熱心,或是識破我的假動作,大叔進了電梯卻按住「Open」,不管我怎麼轉身揮手對他說「沒關係沒關係,你先上去吧!」他都堅持要等我「共襄盛舉」。

剛去了7-11,我已經買了滿手東西,如果假裝要出門也未免太故意。原本想乾脆爬樓梯上去,可是出門前誤穿高跟鞋的我實在不想爬個暗摸摸的十幾層樓後,還發現我家那層的安全門是關上的。我別無選擇,只好硬著頭皮跟隨大叔的腳步。

一進電梯,我很自然的低頭裝忙,假裝翻找皮包裡的鑰匙,避免和他四目相接,不過這套陳年把戲顯然不管用。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今晚出來唱歌吧?」
「我很忙耶,可能不去了。」
「要不然吃個午餐?」
「謝謝,不過我真的很忙。」

每當逼近工作deadline,我就搖身一變成「一秒鐘幾十萬上下」的那種大忙人。

是啊,我很忙。人家忙著看盤、忙著打報表、忙著帶小孩、忙著買菜洗衣服;我忙著焦慮、忙著提不起勁、忙著裝爛泥癱在床上、忙著看電視吃東西。

把我焦慮的時間分出個十分之一,完成工作搞不好都綽綽有餘,還能順便出去逛個街看個電影。偏偏劣根性讓人鑽牛角尖,胡思亂想毫無建設性。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最近發現我在網路上寫日記的熟人成等比級數成長,先是我之前想要殺他滅口的男同事(見「殺人滅口是你逼我的!」),再來是第二個同事、第三個同事、已經離職的別部門同事(他好像只待了三個月?我們沒說過一句話)、國中同學、高中同學、前男友的學弟(在「路人甲乙丙丁」中跑過龍套的路人丁)、大學學長、學弟學妹…

更誇張的是,這份落落長的族譜中,還包括了前男友在與我認識初期追過的女生A小姐。有一天「路人丁」先生打電話給我,告訴我A小姐寄給他我的新聞台網址,所以他按圖索驥尋到「酪梨壽司的日記」。聽說A小姐還是日記的忠實讀者。

「妳說的那個路人丁是我沒錯吧?」路人丁對號入座。

「ㄟ…被你發現了。」事到如今,我只能尷尬無比地招認。

「等等,A怎麼知道我是誰?」我問。沒錯,真是見鬼了,她怎麼會知道?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酪梨壽司為什麼別號「蘭花」,在「蘭花脖子上的大餅」一文中已做過說明。壽司不幸沒有大餅師傅當老公,所以週末常常在家餓到頭昏眼花,只能卯起來睡覺。

很多人都問,既然週末總逃不了餓肚子的宿命,為什麼不趁有空時到家樂福買些戰備糧食儲存,以備不時之需?老實跟大家報告,這個辦法並不可行。壽司不只懶惰,還是一個有暴食症的電視冠軍級大胃王。一兩千元的泡麵餅乾麵包零食,都有辦法在買回來當天清的一乾二淨。不但週末照樣沒有食物可吃,還提早肥了自己。

另一個重要原因,是壽司非常鐵齒。平日逛超市有機會囤積食物時,總是自以為「這個週末我一定會過的多采多姿、充滿朝氣!根本不會待在家裡」而作罷。到頭來,嗯,果真是「自以為」。

比如說今天,我的早午餐就是一碗乾麵、晚餐還是一碗乾麵,配菜只有香菇和海帶和肉鬆,連一顆雞蛋也沒有。以上幾樣,還是壽司的媽上個月來台北「空投救援物資」時,僅剩可長期保存的乾燥食品。

兩碗乾麵豈能塞滿大胃王的牙縫?但是我週末自閉症發作,說什麼就是不想下樓買東西。天無絕人之路,翻箱倒櫃後喜見一包綠豆,於是用電鍋煮了一大鍋綠豆湯;盤算著如果再不飽,連冰箱裡面那塊僥倖還沒過期的中華豆腐也一起幹掉。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很多人都說壽司長的很有「異國風情」,知道我是在美國出生的「ABC」後,都會問:妳在美國待了五、六年,小時候應該是「外黃內白」的香蕉一條吧?

恰好相反。我五歲那年的新年禮物,是一套爺爺從台灣寄來的「漢聲中國童話」。一套十二冊有精美插圖的硬皮精裝本,一冊代表一個月份,裡面全部都是女媧補天、夸父追日、荊軻刺秦王之類的中國民間故事,一天一則,總共365則。

「小壽司(當然實際上寫的是我的小名),就算在美國,你還是中國人,不能忘本,要會讀中文、說國語喔!」爺爺在我出生的二月那一冊封面裡,用心良苦地寫下這幾個字。就這樣,因為在家規定只准說中文,假日又乖乖上中文學校,看著注音和圖畫也讀的不亦樂乎,五歲的我完全被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洗腦,從來沒覺得自己是美國人。一回台灣唸書,完全沒有適應不良問題,立刻將所有的英文字彙還給美國幼稚園老師。

一直到讀小學,我都還對這套中國童話愛不釋手,每一篇故事都至少讀過上百遍,倒背如流。瘋狂迷戀鬼故事的我,在「鍾馗嫁妹」、「老鬼與新鬼」這幾篇的標題前,都用藍色原子筆畫上歪歪扭扭的「鬼故事」三個大字,當作個人專屬的快速索引。

但我最鍾愛的一篇,非懶女人「蘭花」的故事莫屬。話說蘭花原本是個楚楚可憐、美麗纖細的女子,嫁給一個做大餅的師傅。大餅師傅很寵愛蘭花,所以她也就茶來張口、飯來伸手,最後變成喪失了行動能力的肥母豬。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2) 人氣()

開完會,雨勢開始轉大,一個人隨手攔了輛計程車回家。

懶得下廚,晚餐交給好鄰居7-11張羅。在真飽便當、御飯團、牛肉麵前陷入長考,十九分鐘後選了宮保雞丁燴飯。結帳前再加了一個杜老爺「曠世奇派」巧克力雪糕和寶卡卡的新口味「燒烤牛肉扁豆脆片」。今天的菜單除了曠世奇派,其他兩個都沒嚐過。

這根本不是我的作風。看似口無遮攔膽大熱情的我,其實是故步自封的膽小鬼,去任何餐廳,只肯點過去吃過、或是絕對不會出錯的食物。大學住校四年,早餐都是「鮪魚蛋三明治+中杯冰奶茶」和「饅頭夾蛋+冰豆漿」兩種黃金組合,幫我買早餐的室友都懶得問我;還沒開口點餐,巷子裡小吃店的臭臉老闆娘就說:「今天要韓國泡菜炒飯還是牛肉炒烏龍?」;滷味攤只去靠校門口那家,只點高麗菜、粉絲、金針菇、百頁豆腐。

出了社會,我變成公司附近日本料理店老闆口中的「酪梨壽司小姐」,曾經在一個月內吃過20餐「半份酪梨壽司+紫菜湯」,次數頻繁到連壽司師傅都愛上我;NY Bagel店有不下二十種套餐,但我只吃「墨西哥辣鮪魚Bagel+Diet Coke」,座位都選同一個窗口邊的角落;逛遠企樓下美食街,我在「嫩牛肉河粉」之外,還會吃「加了很多豆芽菜的嫩牛肉河粉」;Burger King除了一號華堡餐,幾乎都沒碰過。

前男友跟我恰恰相反,不管去哪裡,都一定會點最新奇有趣的菜色,菜名越看不懂的,越能激起他的鬥志。十次有九次,他點的新菜色都讓我們倒盡胃口。「你看吧!就叫你不要點這個!」我在旁邊幸災樂禍、冷嘲熱諷。可是下一回,他仍會不顧我的極力勸阻,當餐廳裡的神農氏,百草嚐的不亦樂乎。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這兩天才知道,原來我一個出國唸書的女性朋友,正在跟一個小我們4歲的大學小男生交往。4歲?我掐指一算,21歲是「七年級生」耶!

吃幼齒補眼睛,我除了羨慕嫉妒,還有一點失落。

我在21歲時,一心幻想要在25歲以前確定結婚對象、27歲結婚、30歲以前生第一胎、32歲生第二胎。別小看我天真爛漫的人生藍圖,這可是深思熟慮的結果:25歲找到老公人選,這樣才能在交往至少兩年熟悉彼此後,在27歲結婚;27歲結婚,是因為我已經累積了一點工作資歷,而且如果要當媽媽,我想在30歲以前生完第一胎,免除當高齡產婦的風險,可是我又不願一結婚就得變成大肚婆,想先享受新婚生活玩個兩年;32歲生第二胎,是為了要喘口氣,然後給老大一個弟弟或妹妹,因為人家都說獨生子女容易變的孤僻。

不知道有多少路人甲乙丙丁曾自告奮勇幫我看面相或是算姓名學,都跟我說25歲就會結婚、婚姻幸福無憂無慮,我也一直很安心。可是轉眼我已工作3年、今年3月跟交往五年的男友黯然分手、明年2月就滿26、下個秋天就要出國唸書,真命天子的行蹤依然成謎。明知很俗氣,我床頭的軟木板上仍釘著一篇單身好友分享的剪報,標題是「好男人都死到哪去了?」

電視上陶主播正在津津樂道,黛咪摩兒和一個15歲的小男生瘋狂拍拖。咦,向下發展,或許是條出路。我向另一個25歲女同學A問起姊弟戀的可行性,她卻脫口而出:「跟一個20歲的男人在一起,他在10年內都不會想要結婚,很沒搞頭!」說的也是,因為陶子剛剛又說,黛咪姊姊最近因為極度缺乏安全感,每分鐘都打電話查勤,弄得小男友受不了跑去pub找年輕妹妹亂搞。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