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發表於《數位時代》2009年4月號「部落格地球村」專欄(部落格上刊登的是加長版)

在海外流浪過幾年的台灣遊子大抵都有經驗,午夜夢迴,流淚思念的不是家鄉的娘親,而是麻辣火鍋、珍珠奶茶和鹹酥雞。曾以為自己的台灣胃就算燒成灰也會對寶島美食此情不渝,很慚愧,嘴巴說不要,身體倒挺誠實,我的舌頭背叛了我的愛國心。

來日本的第一年暴肥五公斤,回台灣探親時引來鄉親父老關切:「日本食物不是都很清淡嗎?」害我費盡唇舌解釋,日本各地食物口味不盡相同,東京雖然較少熱油快炒和大量勾芡的菜餚,但能稱得上「清淡」的大概只有壽司或懷石料理之類的高級餐點。拉麵又油又鹹、和菓子甜死人不償命、更別說日式咖哩飯、漢堡排、可樂餅之類的和風洋食,樣樣熱量高到爆表,外食者可選擇的青菜,經常只有附餐沙拉裡的幾片葉子。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28) 人氣()

昨晚在電視上看到木村拓哉最新的GATSBY Body Paper系列廣告,我和大白當場傻眼,五秒後大笑出聲。

GATSBY的廣告向來都是走搞笑路線,但這支的機車程度遠遠超越以往境界,在噗浪上笑不夠,決定放上來給苦悶的部落格讀者同樂。(對不起我總主觀認定愛看本部落格的人都很苦悶)

今天上午跟日本的朋友討論,「身體濕紙巾」這種產品的廣告目標顧客到底是哪些人(行銷人職業病又犯),結論是在戶外東奔西跑狂飆汗的業務員,正確使用方式是「在人家公司樓下,先躲到巷子裡,邊扭邊擦好酥湖」。男子漢(?)大白正色說他絕對不會買,嫌這系列廣告娘味兮兮,但基本上我認為年輕一代的日本男人根本沒在管man不man的問題,否則也不會滿街都是把眉毛修得比我還乾淨、妝說不定也化得比我精緻的男人了。

題外話,記得之前讀過相關報導,2008年GATSBY Moving Rubber「關節炎」廣告是電腦合成,舞步靈感來自舞蹈高手David Elsewhere。今年這系列舞步感覺難度沒這麼高,不知道是不是木村自己跳的?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8) 人氣()

最近和上班族朋友聊天,話題中一定會出現「不景氣」這個關鍵字,好像不說就趕不上流行一樣。

景氣差老早就不是新聞,但很多事情光看電視不痛不癢,只有親身經歷或身邊親友遇上,才會意識到「原來真有這麼糟」。我有不少朋友都在金融風暴中心的投資銀行界,慘遭裁員的據我所知就有五個以上,被減薪或分紅獎金縮水的則不計其數,受害者遍佈台北、香港、東京、紐約。

在紐約某大投資銀行上班的好友跟我說,他的team原本有七個人,最後裁到剩他一個,他就莫名其妙升官了。朋友恭喜他因禍得福,他感嘆,這年頭大家都剉著等,誰知道下一個收拾書包回家去的不會是自己?

景氣愈糟,喜劇就愈受歡迎。我的母校紐約大學史騰商學院(NYU Stern School of Business),每年都有一個搞笑表演大會Stern Follies,學生自發性演出惡搞影片。以前我們那個年代(其實也不過三、四年前,幹嘛講的好像侏儸紀時代)都將影片燒成光碟珍藏。感謝YouTube流行,現在的學弟妹們會將影片上傳,讓老校友們也能上網緬懷MBA的青春歲月。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3) 人氣()

今早剛造的新鮮口業。

壽司:「大白今天休假。好討厭,他最近動不動就休假,而且前一天都不吭聲喔,就當天早上突然宣布。問他為什麼,就說因為上個週末有加班,今天補休。」

潔西卡:「可能男生都這樣吧?我老公昨天明明說不會回家,晚上我七點出去散步,回來他已經在家了。」

壽司:「對啊對啊,上次大白也是這樣,我傍晚去超市買晚餐的材料,路上他狂摳我,說歐多桑來訪,我們要一起去吃飯。但其實他昨天就知道了,搞屁啊。他很多事都不會跟我講,不是隱瞞,就覺得沒必要。」

潔西卡:「超恐怖的啦。」

壽司:「還有啊,他前天拿了新名片回家,照例壓一張在茶几的玻璃墊下面,也沒說什麼。我經過瞄了一下,幹,升官了。我問你怎麼沒跟我說?他說喔沒什麼,他覺得沒差。」

潔西卡:「還好不是換公司。」

壽司:「我問為什麼沒差?是因為薪水沒加,只有工作增加嗎?他說,喔,薪水也有加啦。我說,那是加太少不夠塞牙縫嗎?他說也還好啊,年薪加兩百萬。」

潔西卡:「噗。」

壽司:「幹幹幹幹幹。如果我沒問,他是不打算跟我說嗎?」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6) 人氣()

呼,終於寫完了!

【西洋文學】

真愛旅程★★★★/理查.葉慈

當一部作品同時有文字版和影像版,你會選擇先看原著小說,還是改編的電影/連續劇?

有些小說先看電影版後再閱讀,樂趣大減,有些則愈嚼愈有滋味。《真愛旅程》(Revolutionary Road)就是這麼一個讓我驚嘆著迷的好故事,看完電影版後又讀了兩遍小說。更難得的是,電影非常忠於原著,完美傳達書中意境,凱特溫斯蕾實在太會演了。

當平凡人不甘於平凡,當夢想和現實衝撞,會發生什麼事?婚後從紐約大都會搬到郊區的法蘭克和艾波不屑身邊友人膚淺的生活、厭惡一成不變的工作,渴望與眾不同,他們費盡心思逃離無望而空洞的世界,將移居巴黎當成遙遠的救贖,卻不清楚自己要的究竟是什麼,終究走上自欺欺人、自我毀滅之路。

中文譯名《真愛旅程》和封面上的唯美劇照,容易誤導讀者這是個浪漫輕喜劇,但正好相反,這是個無奈到極點的諷刺悲劇。作者理查.葉慈不只詰問愛情、婚姻、工作、人生的意義,更用放大鏡檢視無數中產階級家庭甜蜜糖衣包裹下的千瘡百孔。小說對白赤裸寫實到近乎殘忍,例如一開始就透過妻子艾波在社區劇團劇碼《石化森林》中的台詞,道出她內心深處的渴望:「有時候我感覺自己彷彿閃閃發光,我想到外面去,做些真正瘋狂、真正了不起的事......」(如果看過劇情簡介,就會知道作者以《石化森林》這齣戲開場的殘忍程度,不下於他讓主人翁住在「革命之路」上的諷刺。)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