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對電子產品產生莫名佔有慾,那衝動像我媽在美國懷孕時突然想吃台灣荔枝。想忍到八月殺去電腦展,一口氣把NB、燒錄機、印表機,數位相機、隨身碟全搬回家。

刷刷刷,會不會落得一個傾家蕩產?答案是想太多,因為我的卡額度只有五萬。

我是最不受銀行歡迎的客戶,在「普金同慶」時代仍只有一張普卡,還是工作兩年後逛微風一時鬼迷心竅才辦的;不使用循環利息,半年前額度還只有三萬,銀行偷偷幫我調高的。聯邦銀行你別白費心機了,我才不會上當呢。

我有一個埋藏在心裡多年的疑問:刷卡可以不用付錢嗎?為何大家簽名時都帥氣無比,好像待會管家秀大叔就會跟上來掏出一疊千元鈔把帳結清?

「我們少爺說不用找了!」秀叔畢竟在花輪家大場面見多了,氣宇非凡。

窮酸小丸子迫不得已要刷卡,只會湊近小姐耳朵旁低聲下氣地問:「麻煩你幫我試試還能不能刷?」眼神中還閃爍著盜用路上撿到的卡的緊張,手汗沾濕Betty Boop的頭。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昨夜夢裡,我開跑車呼嘯過街。

去年在零失誤的狀況下一試ok,還是手排,比我革命五次才成功的學姐足足厲害五倍。我幻想此後當追風女王,中華民國駕照卻沒提供上路滿意服務。跑車夢代表心中這個無法填滿的缺口。

其實不是沒上過路。第一次喜孜孜地開著爹的新車,約十公里後...

「嘿,爹,紅色的BRAKE小燈是煞車油用完了嗎?」BRAKE這個字是「煞車」我認得,沾沾自喜。

「靠邊停!」爹臉色發白大吼。

車門一開,撲鼻的燒焦味隨風飄散。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 Jul 20 Sun 2003 12:21
  • 黑洞

6公里,是開啟美好一天的魔術數字。

可惜走在路上,把我心愛的Nike運動帽給弄丟了,來回找了一次,帽帽竟然奇蹟似的蒸發,莫非這種不值錢的東西也有人會在路上撿?(搔頭不解貌)

好吧,既然公孫龍子中楚王說(是嗎?)「楚人遺弓,楚人得之」,我也想「我遺帽,人得之」好了。

老實說,我從小學三年級至今都懷疑,
我不告而別的成績單、聯絡簿、書包、水壺、雨傘...錢包、PHS手機、九張提款卡(沒錯,就是連續掉了九次)...還有今天掉的藍色Nike小帽帽,都被某個異次元空間的黑洞給吞沒了。我死掉的那一天,一定會與親愛的他們團聚。

深信不疑。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自從月初考完TOEFL,就覺悟自己並非「馬拉松式長考」的料。

TOEFL簡單,不過兩個小時,但才考到一半我就如坐針氈,每一題都寫的飛快,好像趕著投胎。也難怪自以為至少有兩個sections可以滿分,成績揭曉卻沒有想像的厲害。GMAT比TOEFL還要難上個十倍、考試時間更長,還有我最痛恨的計量和長篇閱讀,而我的耐心卻絲毫沒有進步,我‧死‧定‧了‧假簡直就是白請了。

最近常覺得心裡飄忽忽的。雖然在準備考試,心卻不知道飛到哪去了...

嘿,只剩不到兩個禮拜就要考試了耶!
考一次要台幣7000,沒事拿錢開什麼玩笑。

----------

今天晨跑,心臟沒力。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出走

最近突然想出走。最好是可以一直走一直走,把腦袋徹底放空的那種。

爬山、騎自行車、慢跑(可惜不會游泳),都是這種不用太多大腦、和自己心跳對話的運動。

我喜歡紮個馬尾,套上運動服,喝半杯水,五點鐘準時上路。六點半回到家,因為我的一天比別人早開始而得意。

◆酪梨壽司

下午超想吃酪梨壽司。

酪梨壽司,又稱California Roll,是種令人懷念的奇妙食物。明明只是酪梨條、醋飯和海苔的組合,好吃和不好吃的口感卻差這麼多。

有一陣子迷上一個禮拜至少吃三次,日本料理店的壽司師傅大概覺得我是個欣賞他廚藝的執著女孩,用牙籤和便條紙做成小旗子插在給我的壽司上。小旗子上沒有姓名電話或我喜歡你,只寫著他的email信箱。(原來現在連餐飲業都這麼e化。)

沒當一回事的結果,就是沒多久師傅居然離職了,從此酪梨壽司變難吃了,就專程到加州朝聖的都不對味。

嗚嗚,那個笑起來很靦腆、沒跟我說過一句話的可愛師傅,你在哪裡?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