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院傳來一陣淒厲的貓叫和鳥鳴,持續了將近一分鐘才平息。

獨自在娘家客廳看小說,我懶得起身察看,心想應該是貓叫春,鳥兒也來湊熱鬧吧?

媽媽回家後,說她拿信時赫見一隻氣絕的灰鷺鷥倒臥在信箱前的石板地上,細長的雙腿怵目驚心。這下我才恍然大悟,一定是最近常在娘家院子裡晃蕩的黃野貓,狠心謀殺了路過的灰鷺鷥。我差點就成了血案目擊證人。

母女倆都很孬,沒人敢碰死鳥。傍晚拜託回家吃飯的爸爸幫忙善後,爹說,乾脆在院子裡挖個坑把鳥埋了吧。

「那要埋在貓旁邊嗎?」我脫口而出。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9) 人氣()

週一下午,大白爹打電話給大白,說佐賀的阿嬤過世了,請我們趕快準備喪服,隔日搭機至佐賀老家奔喪。

佐賀的阿嬤,不是島田洋七那個赫赫有名的「佐賀的超級阿嬤」,而是大白住在九州佐賀縣的阿嬤。

大白家的佐賀阿嬤,生於明治45年(1912年)1月3日,只比中華民國小兩天;卒於平成24年(2012年)4月23日,享壽100歲。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6) 人氣()

寫email給壽司爹,大白請我順便問候岳父,夫妻倆共同署名「by 最近很肥的黑豬和苗條的白豬」。

爹爹回信:「何故春風吹,瘦了白豬,肥了黑豬?莫非有了小豬?」(信末還加一句「問候瘦白豬」)

黑豬答:「看完『莫非有了小豬』,心頭一驚,出門買菜時順便買了驗孕棒,結果只有一條線啊一條線。結論是黑豬在養腳傷期間吃太多又動太少,小豬還沒個蛋呢。」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5) 人氣()

週六上午,大白因為我把他的電子鍋塑膠飯匙染上週五晚餐焗烤肉醬通心麵的黃漬而大抓狂。

我說抱歉,真的洗不掉就再買一支吧;他大怒,說那支飯匙陪它十年了有感情,而且剛好可以卡進電子鍋的飯匙收納孔,不可能買到一樣的。

感情既然這麼深,你他媽的今晚抱著十歲的塑膠飯匙睡覺好了!

這句狠話,我只敢在臉書上靠夭,沒有當場說出口。禍是我闖的,趕緊認錯,和顏悅色提議要幫忙清理飯匙。

大白大吼「不用」,埋頭苦刷,我也惱羞成怒翻白眼,暗暗詛咒最好永遠都清不乾淨,心痛死算了。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8) 人氣()

辣炒筍丁甜豆肉末  

不只一次怨過日本超市賣的真空包裝筍軟軟爛爛還有股酸臭怪味,難吃的緊,春天才會出現的新鮮竹筍,我又懶得自己處理。(怪誰?)

上天大概是聽到貪吃懶婦的祈禱,最近竟然給我在附近超市裡找到每日清晨從鹿兒島現採直送的新鮮竹筍,又肥又大,還是去殼煮熟的,揪甘心。即使一支360克左右的水煮竹筍要價450日圓,我仍感激涕零地將它拎回家了。

昨日將筍切滾刀塊,沾岡山農家麻辣豆腐乳,吃得直打飽嗝;今天再買一支,決定換個花樣,切丁加辣快炒,滿足我每逢雨天都想吃噴香熱辣下飯菜的癮頭。

cwyu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3) 人氣()